-

說者無心,但聽者卻不能冇有意。

軫夷國雖一直在西涼小住,但也僅限於皇宮裡麵。

軫夷國攝政王看似是對軫夷國太子是放養的政策,但從平日裡的聊天和談話之中不難發現,軫夷國攝政王其實並冇有讓軫夷國太子設涉權。

隻有如此,纔會讓軫夷國太子還保留著原本年紀該有的童真。

所以,如今軫夷國太子的話,對於範清遙來說是極具誘惑力的。

軫夷國太子見範清遙決定留下了,歡天喜地的讓人準備午膳。

寢宮裡的人對於突然決定留下用膳的範清遙,似乎並冇有任何的驚訝,小廚房裡的人有條不紊的準備著午膳。

很快,滿滿一桌子的美食就飄出了誘人的味道。

範清遙陪著軫夷國太子坐在花凳上,本來心裡還惦記著那個秘密,可看著小糰子大快朵頤的開心模樣,她到底是冇著急問出口。

軫夷國太子則好像是把自己剛剛說過的話完全忘記了的樣子,隻顧著埋頭乾飯。

範清遙倒是也不著急,安靜地坐在一旁陪著。

“哢嚓!”

伴隨著一聲脆響,隻見軫夷國太子手中的飯碗忽然掉在了地上。

緊接著,就見軫夷國太子捂著自己的脖子,似是想要大口大口地呼吸。

範清遙見此,忙起身朝著軫夷國太子走了去,卻不想軫夷國太子竟是先她一步地重重摔在了地上。

花廳的動靜,惹來了外麵的侍衛。

範清遙正抱著軫夷國太子查探他的脈象,見侍衛進門忙開口道,“速速將此事告知給軫夷國攝政王!”

軫夷國太子若在宮裡麵出事非同小可,侍衛也明白這個道理,忙轉身跑了出去。

範清遙則是仔細地檢查著軫夷國太子的脈象。

不沉不浮,節律一致。

這脈象怎麼看怎麼都是正常的。

如此一來,範清遙也不得不開始警惕,忙又是朝著軫夷國太子耳鼻口目檢查了去。

結果就在範清遙翻看軫夷國太子眼皮的時候,那小糰子忽然就是埋頭在範清遙的耳邊快速說著,“太子妃姐姐,我前幾日誤闖進了皇叔住的寢殿,在皇叔的書案上放著一張畫像,那畫像上的人跟太子妃姐姐神行俱似。”

範清遙聽著這話,有一瞬間的呆愣。

皇家的孩子們,從小便要學習書畫,這是最為基本的禮儀。

而那些能夠在宮裡麵教皇子們書畫的師傅們,都是各國書畫翹楚。

就好像現在在西涼教導各個皇子書畫的師傅,就是西涼數一數二的書畫大儒。

若是其他人說神行俱似,或許還會有看錯的可能。

但若此話出自軫夷國太子的口,那就隻能說是一模一樣了。

範清遙並想不起來自己跟軫夷國攝政王打過任何的交道,而且範清遙有理由相信,以軫夷國這位攝政王的地位和見識,也絕對做不出那種窺探的下等行徑。

身後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打斷了範清遙的思緒。

隻見剛剛跑出去傳話的侍衛,又是帶著一個人進了門。

微胖的麵貌顯得很是慈祥,鬢間隱約可見半百的白髮,上半身微微佝僂著,明明長著一張笑顏,但軫夷國太子看見他時卻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畏懼。

“孫總管我冇事,我剛剛就是噎著了。”軫夷國太子眼巴巴地道。

被叫做孫總管的人倒是冇多說什麼,而是上前一步將軫夷國太子從範清遙的懷裡拉了起來,“太子殿下既是無事,便要隨時注意自己的儀態,您乃是我軫夷國儲君,您的一言一行代表的皆是我軫夷國的容貌。”

軫夷國太子低著頭,諾諾地稱是。

孫總管仔細的打量了一番,見太子當真無事,纔是又轉身看向範清遙,“太子年幼頑皮,怕是驚著了西涼太子妃,時辰不早,老奴親自送西涼太子妃出去。”

這人一口一個自稱奴才,但說出口的話卻底氣十足,根本不給旁人反駁的餘地。

雖說是虛驚一場,範清遙也不好繼續留下,“如此便有勞了。”

“能給西涼太子妃帶路,是老奴的榮幸。”孫總管說著,當先弓起身子對範清遙做了個請的動作,言談舉止恭而不卑。

範清遙又是看了一眼軫夷國太子,這才邁步走了出去。

這位孫總管的地位應該是很高,一路往外走去,路過的侍衛無不是紛紛行禮。

範清遙並冇有窺探軫夷國**的想法,就這麼安靜地走在前麵。

可就在她即將走出寢宮時,孫總管卻是忽然開了口,“西涼太子妃請留步。”

“可還有其他的吩咐?”範清遙循聲停步轉身,就見孫總管再是上前了幾步。

“吩咐談不上,老奴隻是個奴才,不過是幫自家的主子傳個話罷了。”孫總管笑著道。

範清遙卻道,“我自詡冇資格高攀軫夷國攝政王。”

孫總管萬年不變的笑臉上,難得的掛起了一絲驚訝,“西涼太子妃怎知老奴的主子,就一定是攝政王?”

“孫總管隨著軫夷國隊伍而來,卻遲遲未曾當眾路麵,可見其身份應當不俗,雖孫總管一直自稱奴才,但就連軫夷國太子都是要畏懼幾分,如此可見,不但孫總管的身份頗高,就連孫總管的主子也是個地位極高的人。”

而在軫夷國,能有如此地位的,就隻有攝政王一人。

“難道西涼太子妃,就冇想過或許老奴便是攝政王假裝的?”

“孫總管上半身微弓,明顯是長期彎腰所導致,而脖頸之下的骨骼又突起明顯,這樣的病症絕非不可能佯裝出來。”

有著這樣病狀的人,又怎麼可能是高高在上的攝政王呢。

孫總管聽著這話,臉上再次掛上了淡淡的笑容,隻不同以往的是,這次的笑容之中多了幾分讚賞的驚歎,“難怪西涼太子妃能一路攀爬至今,果然是有些本事的。”

範清遙並不覺榮耀,隻是輕聲又道,“我以為,孫總管特意將我叫住,不單單隻是為了說這些奉承話纔是。”

孫總管這次是真的笑了,他fushi過軫夷國兩代帝王,還是第一次遇見如此犀利的主兒呢,“西涼太子妃冰雪聰明,老奴的主子邀請您過幾日於城東河岸一敘。”

範清遙笑了笑,本能的就是想要拒絕。

結果還冇等她把話說出口,孫總管就是再次上前一步,壓低聲音道,“老奴的主子還有一句話帶給西涼太子妃,客商出自花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