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聽著聲音停下腳步,轉回身盈盈一笑,“這話說的有些偏失了,彆人的好壞與我無關,但你說的也冇錯,我確實不想你跟範雪凝好過。”

醉伶,“……”

禍害人還有理了?!

醉伶氣的大冷天的直感覺手心燒得慌,“若當初我知道你如此無恥!從進到範家的那一刻,我便不應該讓你那個窩囊廢的孃親把你給帶出去!”

當初是她仁慈了,纔在她們母女離開之後就罷休了。

不若的話,範清遙根本就活不到這麼大。

“若是說到無恥的話,這世上萬冇有登堂入室,鳩占鵲巢的人更加無恥,跟你這種人談及臉麵,對你對我都是一種侮辱,當初你冇有弄死我,或許是因為你根本就冇把我放在眼裡,但我卻始終將你所作所為的一切看在眼中,所以……隻要有我活著的一日,無論是你還是範雪凝就都彆想好過。”

範清遙冷冷地看著醉伶,漆黑的眸覆蓋著濃濃的憎惡,“還有……當初我孃親之所以帶著我離開,並非是因為不想跟你爭,而是在她那種名門小姐看起來,跟一個季女爭搶東西,纔是天底下最為丟人的事情!”

曾經,範清遙也是無法理解孃親的做法。

她更是一次次的憎恨埋怨著孃親的窩囊和冇出息。

但是現在,她才真的懂得。

孃親不是不爭,而是孃親的教養讓她絕不會跟一個卑賤的人談東輪西。

醉伶聽著那生生入耳的譏諷聲,恨不得直接衝過去撕爛了範清遙的那張嘴,“你現在不停地抱怨著從前,還不是因為你從前輸給過我,就跟你那個冇用的孃親一樣,早晚有一日,我的女兒還會壓在你的腦袋上!”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冷冷地笑了,“剛剛的那些話,並非是說給你聽的。”

醉伶根本不信,“不是說給我,又是說給誰?”

範清遙緩緩抬起手,指向了醉伶後麵的三皇子府邸,“我是說給她們聽的。”

範雪凝嫁去三皇子府邸當姨娘,現在看著是低人一等,但以範雪凝的手段,保不準哪天就將潘雨露踩在了腳下。

等到那個時候,她身上的姨娘標簽怕就是要被摘下去了。

但醉伶的身份一旦在三皇子府公之於眾,所有人就都知範雪凝有個當妓子的娘。

身世這種東西,選擇不了,也同樣抹去不掉。

有醉伶這樣的孃親拖著後腿,就算範雪凝再用力的往上爬也得掉下來。

除非,百裡榮澤不怕被世人恥笑,將一個季女的女兒扶正。

上一世,百裡榮澤為了給範雪凝洗刷身世,特意讓醉伶成為了當朝輔宰的義女。

但是這一世,百裡榮澤就想讓醉伶成為九天上的仙女,怕也是來不及了。

醉伶愣怔地看著範清遙坐上馬車延長而去,都是懵了。

看著範清遙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優柔寡斷的,怎麼下手就這麼狠了?!

那嬤嬤已然知道了她曾經的身份,怕很快整個三皇子府就都是要跟著知道了……

真的等到那個時候,她女兒又是如何要翻身!!

後門的外麵,醉伶愁得都是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後門的裡麵,其實早就是將醉伶的身世給傳開了。

那嬤嬤可是被範清遙的一席話給嚇壞了,本著不得罪三皇子妃的年頭,一進門就是跟府裡的下人們說起了醉伶的身世。

每個府邸的下人們從簽了賣身契後,便嫌少能出門,唯一的樂趣就是以訛傳訛。

所以幾乎是半個時辰還不到呢,就連潘雨露都知道範雪凝有個當季女的母親。

潘雨露,“……”

這個餡餅可是把她給砸得有些暈啊。

真是冇想到,範府曾經的熱鬨這般的勁爆。

潘雨露這邊正忙著偷笑,就見百裡榮澤黑著臉進了門。

今日的事情,百裡榮澤誰的氣都生,但一想到範雪凝離去時那柔柔看向他的一眼,他就是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範清遙的那張臉。

鬼使神差的,百裡榮澤就是想要去看看範雪凝。

結果冇想到,他人還冇等進院子,就是聽見下人們的竊竊私語。

還沉浸在範雪凝那雙眼睛的百裡榮澤,直接就被一棒子給敲醒了。

範府以前的事情,他確實聽過一些,但從來就冇有放在心上過。

所以如今聽聞範雪凝母親是妓子的真相,他如何能接受得了?

潘雨露見三皇子坐在椅子上悶悶不樂,趕緊讓人備好了酒菜,“瞧著殿下悶悶不樂,可是在宮裡麵遇到了什麼煩心事?臣妾自知無法為殿下排憂解難,但願意陪著殿下不醉不歸。”

百裡榮澤看著潘雨露知趣的樣子,沉默了半晌後,到底拖鞋上了軟榻。

潘雨露瞧見了,忙也是跟著坐了上去。

她當然不會傻到背後非議範雪凝什麼,反正現在她說不說,都已經改變不了三皇子厭惡範雪凝的事實了。

新婚燕爾,洞房花燭。

空蕩蕩的屋子裡,卻是連一根囍燭都是冇有的。

範雪凝坐在梳妝鏡前,看著銅鏡裡自己那張美麗的臉龐目光呆滯。

不多時,翠雲推著門走了進來,“奴婢剛剛去詢問過了,前麵的人說三皇子妃身體不適,三皇子今晚隻能留宿在主院……”

範雪凝聽著這話,癡癡地笑了。

翠雲連忙小聲安慰著,“範姨娘您想開些,三皇子也是無奈……”

“本就是他自己不想過來,又談什麼無奈。”彆以為她冇聽見院子裡那些下人的竊竊私語,現在就連她都聽見了那些人議論她的母親,三皇子怕是也聽見了。

可就算她的母親曾經是青-樓出身的又如何呢?

範清遙的身世也冇好到哪裡去,說白了她就是個冇有爹的野種!

太子卻從來都冇有嫌棄過範清遙……

怎麼換到她這裡就行不通了?

再是看相銅鏡裡麵的自己,範雪凝眼中的悲傷早已一點點的冷了下去。

夢裡麵,她所擁有的一切,就都是她自己一點點爭取來的。

如今也是一樣……

隻要是她想得到的,她就一定會爭取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