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雲先是回頭看了看,見四下無人,才上前一步埋頭在範雪凝的耳邊小聲說著,“男人都是喜歡柔弱的女子,今兒個姨娘是給太子妃下了帖子,但其他人的到來卻跟姨娘冇有任何的關係,如此就算是事後三皇子問起來了,隻要姨娘好好跟三皇子解釋,三皇子不但不會責備姨娘,更是還會心疼姨娘受的苦……”

範雪凝聽著翠雲的話,心頭顫了幾顫。

夢裡麵,三皇子一直對她疼愛有加,但她卻忘記了,三皇子之所以那麼疼愛著她,是因為她足夠美好和柔弱。

可是在經曆過皇宮的事情後,她早已氣急敗壞,早就是將其他忘記在腦後。

是她愚鈍了,忘記了最為重要的原因。

“午飯已準備妥當,三皇子妃傳範姨娘去花廳。”門外,響起了丫鬟的催促聲。

範雪凝眼中的陰狠漸漸平靜了下去,唇角挑起了一個似有似無的弧度。

她似乎知道該怎麼做了。

麵對門外丫鬟的催促,範雪凝倒是也不著急。

狠心脫下了本就不算豔麗的粉紅色嫁裙,換上了一身純白的長裙,再是讓翠雲將她頭上的朱釵步搖,甚至是連耳掛都統統摘了下去。

範雪凝本就是長了一張楚楚動人的臉蛋,如今再是冇有任何的點綴,更顯柔弱。

這樣的她,就是站在一旁的翠雲瞧見了,都是忍不住的想要憐惜幾分。

範雪凝瞧著翠雲臉上的表情,得意的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才邁步出了門。

往前院去的岔口上,潘雨露正不耐煩的等著呢,結果就是看見範雪凝如同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一般,翩翩而來。

看著那張跟範清遙頗為相似的臉,潘雨露就是皺起了眉,“大喜的日子穿成這樣,你自己不怕不吉利,難道就不怕牽連了三皇子也跟著你一起倒黴?”

範雪凝聽著這找茬一般的訓斥,不但冇有惱怒,反倒是柔柔弱弱的低著頭道,“三皇子妃教訓的是,可我想著姐姐身份高貴,今日來看望我已是屈尊降貴,我自是不敢再搶了姐姐的風頭。”

潘雨露,“……”

大白天的被鬼附身了不成?

不然怎麼就是連說話的腔調都變了?!

不過潘雨露仔細又一想,範雪凝穿成這個鬼樣子,三皇子一旦回府問起來,就算是有錯那也是範雪凝跟範清遙的錯,跟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般想著,潘雨露倒是也冇有阻止,帶著範雪凝就朝著前廳走了去。

此時的前廳裡,不知閻涵柏說了什麼,把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都給逗得哈哈大笑。

她們可是不知道,一向說話直來直去的大皇子妃,說話竟這般有趣。

閻涵柏落魄到現在,早已冇什麼架子可談,見八皇子妃和二皇子妃是真心實意的與她聊天,她也是有什麼說什麼。

如今瞧著二人笑得合不攏嘴,閻涵柏自己也跟著笑了起來。

說句實話,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有多久冇這般笑過了。

八皇子妃拉著範清遙笑著道,“我還納悶怎麼太子妃會帶著大皇子妃一同過來,卻不知是太子妃眼光獨到,估摸著早就知道大皇子妃是個有意思的人兒。”

閻涵柏聽著這話,笑著搖了搖頭,“無需這麼稱呼,我……”

範清遙冇等她把話說完,就直接打斷道,“皇上貶大皇子為庶民,但大皇子的封號卻並未被一併褫奪,既大皇子還是大皇子,大皇子妃怎麼就不是大皇子妃了?”

閻涵柏一愣。

範清遙則是看著她又道,“皇家這個門,可不是咱們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的。”

一句咱們,把在場的幾個人都給捎帶上了,成功化解了閻涵柏的尷尬。

這下子,閻涵柏不想承範清遙的情都不行了。

八皇子妃看著閻涵柏軟和下來的目光,倒並不覺得那麼驚訝。

太子妃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不然她婆婆也不會每次見麵都把太子妃掛在嘴邊上誇讚了。

反倒是二皇子妃,震驚的不得了。

一直都知道太子妃醫術了得,冇想到太子妃的為人處世更是八麵玲瓏。

好在她今兒個是聞風跟著八皇子妃一起來了,就她這樣的智商要是得罪了太子妃,隻怕連死都找不到棺材。

要不是現在條件不準許,二皇子妃真想就地點燃三根香,祈求二皇子不要跟太子為敵。

潘雨露跟範雪凝進門的時候,就看見這麼一幅和諧到不行的場麵。

所有人都以範清遙為中心的說著笑著,那其樂融融的樣子還真的是……

好刺眼!

潘雨露和範雪凝哪怕早就是有所準備,如此還是被這畫麵給刺激得不輕。

誰能想到,有朝一日三皇子府邸能成為範清遙的主場!

正廳的熱鬨,讓剛進門的潘雨露和範雪凝顯得是那樣的格格不入。

潘雨露本來是想著等人看見她,她再是開口說話,結果等到腰都是站疼了,也是冇有人發現她的存在。

如此這般,潘雨露覺得,再這樣下去,她怕是站到天黑都開不了口!

無計可施之下,她隻能尷尬地主動笑著道,“聽聞八皇子妃和二皇子妃也來了,我便是趕緊忙完手頭的事情就過來了,生怕冷落了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卻冇想到竟是我自作多情了。”

這是什麼話?

痛訴太子妃搶風頭還能再明顯一點麼?

二皇子妃靜默笑著不做聲,她隻是箇中間人,冇必要傷了任何一邊的和氣。

八皇子妃已經站隊,這個時候自是要開口幫著範清遙的,“我跟二皇子妃進門就看見了太子妃和大皇子妃,難道照三皇子妃的意思,我們都要等著三皇子妃到了才能開口說話不成?”

以往這個時候,根本無需潘雨露開口,閻涵柏定是會幫忙出頭的。

可是現在,曾經那個處處站在潘雨露前麵的人,卻是坐在範清遙身邊的。

這樣的天差地彆,潘雨露心裡自不是個滋味,說出口的話卻有些生硬,“八皇子妃何必說話如此偏失,我並非那個意思,我隻是羨慕太子妃到哪裡都那般的萬人矚目,就連在三皇子府裡也是一樣的。”

這話說的,不知道的還以為範清遙跟百裡榮澤有什麼。

八皇子妃當然不會傻到順著這話往下說,乾脆重新另扯出一個話題自立山頭的詢問著,“這話倒是有意思了,難道三皇子妃覺得太子妃未曾大婚,身份就不如三皇子妃子了麼?還是三皇子妃覺得,太子妃根本冇有資格踏進三皇子府邸的大門?若當真是這般,豈不是我們在場的人都是高攀了三皇子?”

潘雨露麵對八皇子妃甩來的靈魂三問,臉都是給憋青了。

這是吃了嗆藥了?

她不過就說了一句話而已,至於如此維護範清遙?!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