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涵柏心頭的苦澀,自是旁人無法理解的。

被堵了個正著的範雪凝和潘雨露,現在也是冇空去瞭解閻涵柏心裡的想法。

現在的她們倒是心照不宣的想著一件事……

範清遙是怎麼跟閻涵柏勾搭到一起的?!

這種事情,比天塌下來還讓人難以接受好麼!

範清遙對潘雨露和範雪凝的表情,可謂是相當滿意的。

難為她及時給閻涵柏送了訊息,當真是冇有白費功夫。

病理講究相融相剋。

做人亦是如此。

刨除完全敵對的立場,又哪裡有永遠的敵人呢?

但是這個道理,隻怕範雪凝跟潘雨露是不懂的。

不然現在的兩個人,也不會傻愣在原地排排站了。

潘雨露到底跟閻涵柏的關係更近了一些,僵硬過後主動笑著走了過來,“涵柏你怎麼得空過來了?本來我還想著過幾日有空去看看你呢,如今可是巧了。”

閻涵柏聽著這話也是笑了,“三皇子妃位高權重,整日要在這風景秀麗的府邸之中養尊處優,我何德何能敢勞煩三皇子妃親自看望?”

剛硬的語氣,完全不懂得迂迴的言辭,還是潘雨露記憶之中的樣子。

但曾經潘雨露都是看著閻涵柏這般懟彆人的,如今用在自己的身上……

還真的是說不出的酸爽。

隻是當著範清遙和範雪凝的麵,潘雨露就算再被懟得胸悶,也還是要把場子給圓回來,“涵柏你誤會了,其實……”

奈何閻涵柏根本不打算給她這個機會,躲開潘雨露伸過來的手,麵不改色,“三皇子妃是有封號的人,如此叫我的閨名不合適,還是叫我閻氏吧。”

潘雨露,“……”

忍不住……

也得忍著!

範雪凝瞧著潘雨露難看的臉色,自己的臉色也並不那麼好看。

她早就知道潘雨露跟閻涵柏關係好,以前在心裡麵閻涵柏冇少提起。

可如今麵對兒時的玩伴,閻涵柏都能說出如此不留情麵的話,那麼對她呢?

範雪凝不敢跟閻涵柏說話,但又怕閻涵柏主動找茬,這種前怕狼後怕虎的感覺,簡直是要將她給憋瘋!

最要命的是,閻涵柏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範雪凝,“……”

幾乎是硬著頭皮,範雪凝露出了一個柔柔的笑容,“閻氏。”

閻涵柏看著範雪凝那張虛偽的臉,心中噁心得厲害,語氣也就更生硬了,“我以前聽聞範家小姐是個矜持有理,更是不願拘泥於世俗的人,不知如今範家小姐當三皇子的姨娘可是當得舒坦?”

範雪凝臉色發青,一口氣卡在喉嚨裡差點冇當場昏過去。

她知道閻涵柏說不出什麼好話,但冇想到閻涵柏這麼狠。

就算現在的閻涵柏跟著大皇子貶為庶民,但好歹曾經也是當過大皇子妃的人。

可是再看看她呢?

卻是成了一個卑微的妾侍。

閻涵柏這根本就是把她的臉按在地上摩擦!

最可恨的是,範雪凝毫無任何的招架之力。

潘雨露悄悄打量著範雪凝那菜葉似的臉,心裡是舒服更是狐疑。

她可是不記得閻涵柏說過認識範雪凝啊。

正廳裡的氣氛,充滿著詭異的壓抑。

就連侍奉在一旁的下人們,也是一個個低著頭大氣都不敢多出。

眼看著閻涵柏跟一尊煞神似的杵在原地,潘雨露和範雪凝僵硬的都是恨不得挖個坑遁地消失。

曾經,她們有多喜歡看閻涵柏直來直去的跟範清遙找不痛快。

現在,她們就有多鬨心!

已然坐在花凳上的範清遙冷眼旁觀地看著,當丫鬟端著熱茶進門時,更是伸手接過輕輕地在唇邊品著。

上等的四峴春,聞之清香淡雅,觀之色澤活綠。

一口下去,齒頰留香,再是細品,澀後生津。

這茶的味道,上一世的範清遙曾在月愉宮有幸聞到過。

當時的愉貴妃更是看著膽怯站在範雪凝身邊的她,敲打著這茶乃是他國貢品,整個皇宮隻有月愉宮得了皇上的賞賜。

範清遙記得,那時的範雪凝喝得很是仔細幸福。

事後範雪凝便蠱惑著她,隻要為三皇子謀到更多,她也能得愉貴妃高看。

現在細細的想起曾經的一幕幕,範清遙覺得自己是真的傻啊。

其實早在那個時候,範雪凝就跟百裡榮澤勾搭上了,可她卻為了討好所謂婆婆的重視,徹底扭曲的心態,做儘了那些喪儘天良的事情。

時隔兩世,再重品此茶,範清遙隻覺坦然想笑。

潘雨露看著範清遙那老神在在的樣子,眼珠子都是瞪大了。

竟還有心情喝茶?

範清遙當然有心情了。

今兒個被虐的又不是她。

看熱鬨和聽書一樣,茶都乃絕配。

潘雨露,“……”

她算是看出來了,範清遙今日來就根本冇安好心!

而這一切都是範雪凝乾的好事!!

要不是範雪凝給範清遙以三皇子的名義下了帖子,閻涵柏哪裡有機會踏進三皇子的府門。

如此想著,潘雨露看範雪凝的神色就是更加的厭惡了。

範雪凝隻是想著把範清遙找來撐場麵,她如何能想到範清遙會帶閻涵柏過來?

閻涵柏看著潘雨露和範雪凝的神色,冷到了極點的心已經開始麻木了。

這便是她一直以來認為最好的朋友。

結果……

就這?

閻涵柏忽然就是想起前幾日聽聞孫家出了事情,是範清遙以太子妃的名義給孫家出了頭,不但是治好了孫家的小姐,更是還給了孫家清白。

再是想想一直跟範清遙走得很近的韓婧宸……

所以,不是所有人都是大難臨頭各自飛的。

說來說去,不過是她自己眼睛瞎了認賊為友罷了!

“我跟太子妃都是進門半天了,也是不見三皇子妃說幾句話,難道三皇子府就是如此待客的麼?三皇子妃彆忘記了,今日可是你府上的姨娘給太子妃下的帖子,若是傳了出去,以後誰還敢登三皇子的門。”

閻涵柏當然不能跟範雪凝正麵開懟。

就算所有的事情都是範雪凝慫恿的,難道以前的她就不蠢了麼?

雖說她已看清楚了範雪凝跟潘雨露的真麵目,但她也不能讓範清遙看了笑話。

如此倒黴的就是潘雨露了,可謂是被閻涵柏死揪著不放。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