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昔皇後一直拖到很晚,纔不得不坐上了回宮的馬車。

結果一進了鳳儀宮,就看見了正等的有些不耐煩的皇上。

這位可是稀客。

甄昔皇後既驚訝又鬨心。

不過人都是來了,甄昔皇後也不能把人給攆出去。

“本宮聽聞愉貴妃還病著,本想著等明日親自過月愉宮看望皇上和愉貴妃,未想皇上卻是來鳳儀宮了,是臣妾的疏忽,早知定要提前回來的。”彎膝請安,語氣之中帶著母儀天下該有的大度。

永昌帝伸手將皇後拉起來,纔是道,“太子妃可是有太子的訊息?”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就好一陣反胃。

就算是渣男還知道裝上一裝呢,結果這個死豬皮卻連裝都是懶得裝一下。

甄昔皇後不如意,自然就不想讓皇上如意,“說起來也是愁人,雖太子妃對本宮恭恭敬敬的,可一提起太子就冷漠的很,本宮倒是問了問太子妃可有太子的訊息,但太子妃隻說最近忙著自家哥哥的親事。”

永昌帝聽著這話,就皺起了眉頭。

如果連太子妃那邊都是冇有訊息的話,那他就隻有等了。

甄昔皇後看著皇上愁眉不展的樣子,心裡那叫一個痛快。

當初不是你設計讓太子妃跟太子之間互相監視和壓製的麼,如今又是做出這麼一副苦大仇深的德行給誰看?

拉出去的粑粑哪有往回坐的。

就算你是皇上也不行。

永昌帝雖然心裡憋悶,但也明白這些都是按照他算計著來的。

隻是他心裡明白太子就算跟太子妃是表麵恩愛,但對於皇後是真的孝順。

為了能第一時間收到太子那邊的訊息,永昌帝乾脆就是留宿在了鳳儀宮。

甄昔皇後,“……”

隻怕今夜是個無眠夜了。

所謂的感情,早就是在一次次殘忍的洗刷之中衝冇了。

如今甄昔皇後對於這個躺在自己枕邊的男人,除了厭惡就隻剩下恨了。

但皇上要留下,甄昔皇後表麵上還是要感激涕零著的。

在這個皇宮裡,能留得住皇上就是留住了寵愛,鳳鳴跟小清遙的路還長,她就算不為了自己,也要為了孩子們繼續爭下去。

皇上接連留宿鳳儀宮的訊息,很快就傳遍了皇宮。

愉貴妃的怒火可想而知。

可就算再是怎麼生氣,也隻能眼睜睜看著皇上每日往鳳儀宮走。

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三皇子和六皇子納妾的日子。

愉貴妃為了留住兒子,更是躺在床榻上整日不起身。

如此一來,本應該是三皇子先納妾,結果卻變成了六皇子的妾侍先行進門。

範清遙得知訊息後,將韓婧宸約在了茶樓裡。

多時不見,韓婧宸的氣色還是不錯的,隻是在神采奕奕的背後,卻是在現實磨礪之中不得不沉澱的氣息和穩重。

韓婧宸也不希望範清遙擔心自己,便笑著道,“反正早晚都是要進門的,倒是不如早早的進來,我也好趕緊接受現實,不過六皇子也是答應了我,就算是妾侍進門,也絕不會冷落了我。”

範清遙可是冇想到六皇子還做了保證,但一想到張藝藍的手段,卻還是小聲叮囑著,“張藝藍看似柔弱實則滿心算計,六皇子雖是疼你不假,卻怕有人見縫插針,等妾侍進門,你也是要小心纔是。”

韓婧宸點了點頭,“放心,我知道了。”

範清遙看著韓婧宸的樣子,還是很擔心。

但皇子迎娶妾侍並不需要大肆操辦,而她現在的身份,也不好在當日前往。

不過在六皇子納妾這日,範清遙還是命人給韓婧宸送去了能夠緩解疲勞的同心結,隻是這個同心結係起來相當繁瑣,正常來說青囊齋的客人購買後,都是需由月落親自上門佩戴的。

但給韓婧宸送去的時候,範清遙卻是故意冇讓月落露麵。

韓婧宸一下子就是明白了範清遙的意思,拉著六皇子給自己佩戴。

六皇子就算是在兄弟之中不得寵,好歹也是個皇子,哪裡又做過這些事情。

可是看著妻子期待的樣子,他就不忍心讓她失望。

硬著頭皮係吧。

係成啥樣算啥樣。

結果這一係,就係到了兩個時辰後。

韓婧宸瞧著六皇子滿頭大汗的樣子,也是心疼了,正想開口說算了,結果就是聽見門外的丫鬟跟人起了爭執。

如今擋在門外的是韓婧宸的陪嫁,自是要極力幫著自家小姐的,“六皇子妃跟六皇子這個時候怕是已經睡下了,有什麼事情等明兒再說也不遲。”

隻是張藝藍派來的人同樣也是陪嫁,想著自家的小姐還在獨守空房,不但冇有轉身離去,更是上前一步道,“我纔剛還聽見六皇子的聲音呢,怎麼姐姐卻說六皇子睡了?就算我家小姐嫁進來的身份不如六皇子妃,六皇子妃也不該這般獨寵,若等事情傳了出去,六皇子妃的名聲怕也是要受損的。”

纔剛進門,就拿著名聲說事兒?

這是要做什麼!

彆說是門外的丫鬟氣得不行,就是屋裡韓婧宸的臉色都是沉了下去。

六皇子看著妻子陰沉沉的臉色,就覺得後背有些發黏。

聽著門外丫鬟的爭吵不斷,六皇子就是諾諾地看向妻子道,“要不然,我先過去看看,等一會我再回來?”

一直這麼吵下去,這成何體統啊?

韓婧宸一眼掃過去,眼底紅紅的,“殿下前幾日是如何答應我的?難道忘了不成?還是說殿下覺得有新人進門了,我這箇舊的就不順眼了不稱心了也不值錢了?”

“你這是什麼話……”六皇子覺得妻子好像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就想著解釋一下,可是看著妻子滾落麵頰的淚珠,還冇說完的話就全都嚥了回去。

自從成親以來,無論是遇到什麼事情,他都是冇見過妻子哭的。

如今看著妻子落淚,六皇子心疼……更心虛啊!

到底是相處了半年的夫妻,怎麼會冇有感情呢,所以六皇子也是有些急了,走過去就想幫忙擦拭妻子臉上的眼淚,“好端端的哭什麼,要不我就不去了。”

韓婧宸想著被一個奴才指桑罵槐,氣就不打一出來,一把推開六皇子就道,“殿下可千萬彆為了我委屈自己,人家既是有意,殿下還是去看看的纔是,不然明兒個我怕真的就要成了人人喊打的妒婦了!”

六皇子腳下一個趔趄,後腰狠狠地撞在了桌角上,疼的臉都是輕了。

看著又是怒又是哭的妻子,他卻還是冇忍住心虛地詢問著,“所以,我是去還是不去,是不去還是去啊?”

要打要殺,你到是給個準話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