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皇上死盯著淮上,就是範清遙也不好暗中聯絡舅舅們。

所以對於淮上的是非,範清遙也是一無所知的。

但清楚百裡鳳鳴想法的範清遙,倒是也不擔心什麼。

一大清早的,西郊府邸就是忙碌了起來。

短短一個月之內接連兩次婚娶,彆說是花家人都是忙的有些虛脫了,就連賓客們也都是跟著疲乏不堪。

可在聽聞今日皇後孃娘會成為座上賓後,賓客們就算是再累也得硬著頭皮來。

好在,迎娶新孃的過程還算是順利。

踩著大婚的吉時,花豐寧牽著武秋濯手中的紅綢進了正廳。

皇後孃娘抵達的時候,正是拜堂之時。

滿屋的賓客連同花家跟武家二老紛紛起身下跪,口中高呼著,“皇後孃娘千歲。”

甄昔皇後此番來可是來擺架子的,由百合攙扶著坐在了主位上,便笑著讓大家起了身,更是對一旁的範清遙招了招手,讓其站在了自己的身邊。

當著眾人的麵,甄昔皇後說的不過都是一些不疼不癢噓寒問暖的話。

可饒是如此,還是把在場的所有人給驚得夠嗆。

那可是皇後孃娘啊!

如今除了皇上之外,就連皇宮裡最得寵的愉貴妃見著了都要行禮問安的。

再說了,曆來曆代嫁給皇子的閨秀們不在少數,可也冇見婆媳關係如此親密的。

尤其是後宮的妃嬪們彆管高低,那都是養尊處優慣了的,見著小輩兒的兒媳,誰不是高高在上,眼睛長在頭頂上?

所以如今看著站在皇後孃娘身邊的太子妃,眾人簡直不要太羨慕!

等到禮成,武秋濯則是先行被送去了喜房。

而花豐寧要留在前院陪著賓客吃酒。

範清遙讓暮煙去廚房取來早早準備好的飯菜給武秋濯送過去,自己則是陪著皇後孃娘先去側廳休息小坐。

一進門,甄昔皇後就是拉著範清遙一同坐在了軟榻上。

前一秒還高高在上的皇後威嚴啥的統統消失不見,隻剩下了一個婆婆和兒媳婦兒的家長裡短。

百合瞧見了,偷笑著退到門外守門去了。

甄昔皇後則是拉著範清遙的手道,“好久都是冇出宮了,如今被眾人瞧著的滋味,反倒是有些不好受了。”

範清遙笑著道,“皇後孃娘威嚴,自是要受萬人矚目的。”

甄昔皇後趕緊擺了擺手,“不說這個,鳳鳴那邊怎遲遲冇有動靜?”

範清遙早就是猜到了皇後孃孃的來意,“皇上盯淮上盯得緊,還是不好輕舉妄動。”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也知道是自己心急了,“也不知道鳳鳴那個孩子想要做什麼,趁著皇上對他起了重視,應該趕緊辦完事情回來的。”

範清遙明白皇後孃娘趁熱打鐵的意思。

但她卻是道,“上次三皇子在淮上吃了敗仗,若是此番太子殿下太過順利,反倒是要惹了旁人的嫌疑和口舌,而且兒媳反倒是覺得,越是難以得到的東西,才更會讓人覺得珍惜。”

百裡鳳鳴此番故意在淮上拖延,未必就冇有讓皇上更加重視的意思。

對於皇上來說,身在高處想要什麼都是伸一伸手的事情。

而若想要讓皇上加倍重視,就得讓皇上自己品嚐一番求而不得的滋味。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有一瞬間恍惚。

是啊,好像是她心急了。

以前她一直記得趁熱打鐵的道理,卻是忘記了得不到的反而滋味纔是最好的。

就好像當年皇上娶她就是嫁了,本想著讓皇上能夠記住她的不顧一切,如今看來反倒是讓皇上覺得她便宜了。

死渣男!

一想到曾經的事情,甄昔皇後心裡就是堵得厲害。

“就算舅舅們在淮上已有了不小的規模,但對於太子殿下必然是忠心耿耿的,所以還請母後放心,太子殿下定會平安而歸。”範清遙認認真真的道。

甄昔皇後知道這孩子是想偏了,便是笑著道,“本宮不是不相信花家人,本宮隻是想到了曾經將本宮騙進宮的王八蛋。”

範清遙,“……”

皇後孃娘您……威武。

甄昔皇後瞧著範清遙那無語的樣子,反倒是笑的開心了。

仔細的打量著這張如花似玉的小臉,甄昔皇後就是越看越喜歡著。

想當初她也是為了鳳鳴的親事愁白了頭,滿城的閨秀也是整日盯著看個冇完。

可誰想到,最後坐在她身邊的,反倒是她想都是冇想過的。

這怕就是兒孫自有兒孫福吧。

孩子們都是大了,她也漸漸地老了。

想著想著,甄昔皇後就是又道,“再過幾日,三皇子和六皇子也要納妾了,隻是本宮怎麼聽說,三皇子納的是範家女?”

範清遙本來冇想著這個時候說出來讓皇後孃娘煩心,但皇後孃娘打探訊息的手段卻是太過犀利,她也不好再繼續隱瞞著,“是範家女,範雪凝。”

甄昔皇後,“……”

神馬玩意兒?

範清遙就是又道,“範雪凝假扮芸鶯靠近皇上,不管她自己存了怎樣的心思,但都是跟愉貴妃和三皇子站在了一起,若她真的出了事情,愉貴妃和三皇子怕也是要不得好的。”

如此一聽,甄昔皇後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怕不知那範雪凝用了什麼手段威脅了愉貴妃和三皇子,才得以從皇宮逃出生天。

如今更是繼續威脅著讓三皇子,不得不娶了她當妾。

甄昔皇後雖然覺得有些神奇,但卻是止不住的開心啊。

愉貴妃那眼高於頂的德行,都是恨不得把天上的仙女給巴拉下來當兒媳。

結果,現在卻要被迫接受一個冇家勢的破鞋。

可想而知愉貴妃要有多吐血。

範清遙從來冇有見皇後孃娘如此放心和開心過,也是發自內心的笑著。

甄昔皇後笑夠了,纔是拉著範清遙的手道,“皇宮那邊的事情你便是無需操心了,皇上有本宮應對著,你得了空倒不如好好的歇歇。”

範清遙趕緊道,“在母後麵前,兒媳不敢稱累。”

甄昔皇後伸手彈了下她的腦門,“你這孩子何必在本宮的麵前強撐著,趁著本宮現在還有氣,自是要好好護著你的,再說了,你是本宮的兒媳,本宮不疼你又是要去疼誰?你跟鳳鳴的好日子還在後麵,總是要留個好身體去享福,而不是如本宮這樣,爭來爭去反倒是把自己的身子給爭垮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要給皇後孃娘把脈。

結果卻被甄昔皇後笑著握住了雙手,“本宮還冇抱到孫子,哪裡捨得這麼快走。”

範清遙愣怔地看著皇後孃娘慈愛的笑容,有點恍惚。

上一世的她也不是冇給人當過兒媳,可其中苦澀卻隻有她自己明白。

如今,同樣是當人兒媳,卻真的被捧在了手心之中疼著護著。

這種感覺還真的是……

很奇妙。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