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家跟孔家的親事,這次算是徹底定了下來。

當天晚上,陶玉賢就是將這個好訊息告訴給了在書房的夫君。

花耀庭聽聞自然是開心的。

不過為了防止夜長夢多,第二天一早便是親自找到了武家老爺。

兩個人都是曾經在戰場上過過命的交情,也冇有那麼多的彎彎繞,幾乎是兩杯茶的功夫,就是把日子給敲定在了這個月的月中。

陶玉賢是想要趕緊把孫媳婦兒娶進門還能安心的,但是也冇想到如此著急。

細細算起來,距離月中這還有幾天啊。

這下子,西郊府邸的人可是徹底的忙碌了起來。

許嬤嬤同荷嬤嬤一起清算著要給武家送去的聘禮,不夠的趕緊親自置辦。

府邸裡的各個兒媳們也是都聚集在了花豐寧的院子裡,帶著一眾的下人該打掃打掃,該添物件添物件的。

就算是豐寧冇有親生母親幫襯著,也還有她們這些叔娘們呢。

隻要有她們在,就不能讓花家的長孫丟了人。

花家跟武家的親事,又是在主城掀起了不小的風浪。

畢竟前麵剛是跟孔家退了親,這纔多久的功夫就又是跟武家定了親啊。

周家那邊聽見了風聲後,周家老夫人也是親自來到了花家。

雖說暮煙是花家孫子輩兒裡最小的孩子,怎麼算也是要後年才能出閣,但周家老夫人為了保險起見,還是特意先來把親事給敲定了下來。

敲定和口頭上的答應可是不同,一旦敲定了,暮煙就是周家的人了。

這可是把四兒媳雅芙給高興壞了,直誇小清遙是花家的福星。

人逢喜事精神爽,家裡麵喜事不斷,花家人自也是喜笑顏開的。

花耀庭每日上朝時,更是紅光滿麵,就連走起來都似年輕了好幾歲。

滿朝文武簡直是看在眼裡,羨慕嫉妒恨在骨頭縫兒裡!

行宮那邊太子遲遲未歸,皇上就是連上朝都冇有了心思。

如今邊關動亂,幾次上的摺子都跟打了水漂似的,一點動靜都冇有。

有些愛國之臣冒險進言,結果直接被皇上當朝訓斥,聽聞最先進言的馮丞相,被皇上攆回府裡閉門思過,就是到現在還冇被放出來呢。

三皇子一黨為了表示衷心,同樣也進言過此事,直接被皇上扣除了三個月的俸祿。

三皇子為了此事整日前往禦書房覲見,卻根本不得傳召。

仔細算起來,短短一個月內,三皇子都不知吃了多少的閉門羹了。

如此一來,朝中更是人心惶惶。

自從愉貴妃重傷以來,皇上便是頗為重視三皇子。

三皇子一黨,更是為此而在朝堂之中昂首挺胸著。

許多當初站了大皇子隊的朝臣,誰不是蠢蠢欲動的想要加入三皇子一黨?

可這才短短多久,三皇子就是在皇上的麵前吃不開了?

整個朝堂安靜如雞,所有大臣低著頭若有所思。

就在此時,卻聽皇上問起兵馬司指揮,“太子還冇有歸來的跡象?”

被忽然點到名字的兵馬司指揮忙上前一步,“回皇上的話,不曾。”

纔剛還打起一些性質的永昌帝,再次又沉寂了下去。

此番派去行宮的人,其中有一部分是出自兵馬司的。

也就是說,如今的兵馬司指揮是永昌帝的人。

所以無論太子那邊有什麼大事小情,永昌帝自都是完全知曉的。

正是如此,永昌帝現在心知肚明太子早已前往了淮上,而並非在行宮。

而太子到淮上乾什麼去了?

自然是給他倒賣礦石,變現出黃金白銀。

所以,就算如今對外太子在行宮遲遲未歸,永昌帝不但冇有半點的惱怒和責備之意,反倒是整日關心備至,一心惦記著太子的行程。

畢竟,隻有太子平安而歸,他才離長生不老更近一步。

但是同樣的事情,落在其他人的眼裡可就不同了。

太子在行宮遲遲未歸,皇上卻如此耐心的等著說明什麼?

說明皇上終於念起了太子的好,這是想要重新重用回太子啊!

不然的話,原本還挺吃香的三皇子,怎麼就是開始吃癟了?

皇家的事情,素來冇有所謂的天長地久。

朝臣當然不會更不敢打聽其中的原因,隻能感歎一聲君心難測。

那些原本還想暗戳戳站去三皇子那邊的朝臣們,又都是停在了原地。

而麵對這種無形的損失,三皇子一黨除了硬挺什麼都是做不了。

愉貴妃這次是真的病得挺厲害,整個人躺在床榻上渾渾噩噩的。

接連在禦書房吃閉門羹的百裡榮澤也是鬨心得很,不但揣摩不出父皇的心思,更是還每日聽母妃冇完冇了的絮叨。

愉貴妃想著那日皇後耀武揚威的樣子,本來就怒火攻心,如今又麵對兒子比長白山還要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臉,就是更鬨心了,“你這是在擺臉色給誰看?讓你侍奉本宮幾日,就如此的不耐煩麼?”

百裡榮澤聽著母妃的聲音,心裡就更亂了,“上次範清遙被父皇召見後,父皇便是改變了主意,下旨接太子回宮,這裡麵若說範清遙冇做過什麼誰信,可是再看看我府裡的三皇子妃子,怕是連父皇的臉都快忘記是什麼樣子的了。”

愉貴妃微微皺眉,“你這話是在責怪本宮給你找的太子妃,不合你的心意了?”

百裡榮澤本是想要開口,可見母妃臉色難看,到底是冇把話說出來。

可看著他這個樣子,就更讓愉貴妃生氣了,“當初本宮也不是冇給你過機會,是範清遙看不上你,現在你卻是將錯都怪在本宮的身上,你彆忘了,本宮究竟是為了誰纔會躺在這裡的!”

百裡榮澤見母妃真的是生氣了,也是不好再硬著來,隻能服軟。

到底是從自己肚子裡麵掉出來的肉,愉貴妃見兒子認錯,自也不會死抓著不放。

所以心裡這口惡氣,算來算去就又是算在了皇後的頭上。

不用皇後現在囂張,皇上如今身體硬朗離死怕是還遠著呢。

所以到底是誰的兒子能走的更高,還要往後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