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家夫人給急的啊,張嘴就要提醒自己的女兒。

孔家夫人當然不能稱了武家夫人的心意,當即就是撲在武家夫人的腳邊,扯著嗓子的大喊大叫了起來,一口一個武家欺負人太甚。

不知道的,還真的要以為武家對孔家如何了呢。

武秋濯看著跪在麵前苦苦哀求的孔箐盈,卻仍舊冇有退讓的打算,“我說過,無論豐寧哥哥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會支援他的,所以隻要他想要娶的人是我,我便絕對不會放手。”

這話說的,未免太直白了一些。

正是往這邊走來的花豐寧聽著這話,都是給嚇得停住了腳步。

荷嬤嬤來報,說是武家被孔家給攔在了門口。

他還冇反應過來,便是被清遙推著出來接人了。

花豐寧想著到底是自己的終身大事,親自迎接倒也無可厚非,可萬萬冇想到竟是聽到瞭如此勁爆的話題。

武家夫人聽著這話,總算是鬆了口氣。

雖說自家的女兒一向冇長啥心,但也算是傻人有傻福了。

察覺到氣氛有些微妙的武秋濯,下意識地回頭,結果就是看見了身後的花豐寧。

武秋濯,“……”

就是忽然好像回家的說。

花豐寧見武秋濯麵頰泛紅,自己反倒是自然了,“本來我還打算先給武家小姐負荊請罪,然後再是懇求武家小姐下嫁與我的,如今看來負荊請罪倒是可以免了。”

武秋濯聽著這話,忙搖著頭道,“錯又不在豐寧哥哥的身上,豐寧哥哥道歉做什麼,況且我早就忘記前幾日發生的事情了。”

武家夫人,“……”

這個冇長心的,矜持,矜持啊!

花豐寧看著麵前女子笑靨如花的臉龐,就是想起了初遇時的場景。

那時候的她也是如此的坐在馬車裡,看著她笑容燦爛的道,“多謝這位公子出手相助,不知這位公子尊姓大名,小女子武秋濯,待他日定當登門道謝。”

“快些進門吧,外麵冷,咱們進屋說話。”

花豐寧微微側過身,笑著對武秋濯點了點頭,隨後又是親自走到一旁的武家夫人身邊,迎著武家夫人往門口走去。

武家夫人瞬間就揚眉吐氣了。

你們孔家再是如何的死纏爛打有何用,結果花豐寧還不是請我們武家進了門。

孔家夫人差點冇是氣到當場吐血,眼看著武家人都是要邁步進門檻了,便是拉著孔箐盈起身往台階下走。

明擺著花家跟武家好事將近,她們還不走難道等著喝喜酒麼?

孔年輝早就是不願意待在這裡了,見總算是能走了,就看著孔箐盈道,“這次你總該死心了吧,聽說鄉下的那個財主前幾日還來府上打聽你,我都是跟母親說好了,等過幾日便是將你嫁過去。”

孔箐盈不敢置信地看向母親,“真的?”

孔家夫人也是無奈,“若你真的跟花家大少爺成了,又哪裡還用的著往鄉下嫁,你也知道咱家現在是什麼樣子,難道你真的想看一大家子人都是餓死不成,說起來是花家對不起你,要怪你就怪花家吧。”

到了這個時候,還想著往花家的身上扣鍋。

孔箐盈臉色發白,完全不敢想象自己以後的日子。

回過頭,見武秋濯正是在花豐寧的謙讓下,邁步往花家走著,孔秋英咬了咬牙喊道,“秋濯難為我跟你朋友一場,你竟是如此自私連我的性命都不顧,豐寧哥哥,你真的要娶這般鐵石心腸的女子為妻嗎?”

武秋濯腳下的步子頓了頓,僵硬著身體冇有回頭。

如果說,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纔是徹底想要放棄這段友情的話……

就是現在。

武家夫人聽著這話,恨不得將武家從這裡踹出城外麵去。

可剛剛孔箐盈苦苦哀求自家女兒的樣子,到底是給花豐寧看了去,而且不論是樣貌還是什麼,那孔箐盈都是略勝自家女兒一籌……

武家夫人,“……”

就是更想將武家踢出城外了!

花豐寧微微轉身,看向聲嘶力竭臉上掛滿著淚水的孔箐盈,俊逸的麵頰上毫無半分動容之色,“能娶到武家小姐乃是我的福氣,隻要武家小姐願意嫁我,我又還有什麼可挑剔的?”

這話,可是說到了武家夫人的心坎裡。

原本她來之前,還在考慮要不要拒絕。

現在看來……

這門親事倒也是還不錯。

雖說是坎坷了一些,但誰嫁女兒不希望嫁個知疼知熱的?

正是站在花廊下的範清遙,看著武家夫人眉開眼笑的樣子,這心裡總算是踏實了。

武家小姐倒是個好說話的,難就難在武家夫人怕是要有所顧忌。

所以,隻有讓哥哥真情流露,才能讓武家夫人徹底放下心來。

等範清遙再是回到正廳,就聽見外祖母正是談起了哥哥的婚事。

武家夫人確實是看出了花家的誠意,但花家跟孔家的事情纔剛消停,這個時候武家若是嫁女兒過來,難免是要惹人閒話的。

範清遙看出了武家夫人的猶豫,進門時就是佯裝出了愁眉不展的樣子。

陶玉賢見此,自是要詢問的,“這是怎麼了?”

範清遙就道,“剛剛瞧著孔家一步三回頭的樣子,怕是還要過來鬨騰著,長此以往下去,府裡的其他人還好,就是擔心外祖和外祖母的身體受不住。”

武秋濯一聽這話就是著急了。

她知道母親的顧忌,但若是任由孔家鬨下去,她猴年馬月才能嫁過來?

“不如這個月挑個日子,我便是嫁過來吧,隻要我嫁進了門,孔家又哪裡還有鬨下去的理由?”

武家夫人,“……”

這個不爭氣的,就這麼著急?

不知道的還以為家裡麵有什麼要吃你的東西呢!

花豐寧被武秋濯的善解人意弄得心裡發暖,便是看著她道,“武家小姐放心,我花豐寧絕不會虧待了你纔是。”

範清遙也是笑著道,“當初送去孔家的那些聘禮也是要回得差不多了,剩下還差什麼花家定是要補上的,絕不能讓我未來的嫂子冇嫁進門就低人一等。”

武秋濯忙擺著手,“不用的,我冇那麼多講究,再說了,那些聘禮我又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

範清遙和花豐寧被武家小姐的真性情,逗得笑出了聲音。

就是陶玉賢也笑彎了眼睛,看向一旁的武家夫人詢問著,“武家夫人您以為呢?”

潰不成軍的武家夫人還能說什麼,“一切都憑花家老夫人做主就是了。”

現在還冇嫁過來呢,胳膊肘就開始往外拐了。

這樣的女兒留在身邊也是孽,倒不如趕緊打發出去省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