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範清遙談不上失望,隻是有些驚訝的。

不過等她拆開信,看見那熟悉的字跡在宣紙上鐵畫銀鉤,就什麼都懂了。

百裡鳳鳴是帶著周仁儉直接前往了淮上。

此番前往行宮的人既是皇上欽點的,其中自是要有皇上的眼線。

皇上讓百裡鳳鳴回主城既是為了所謂的長生不老籌銀子,百裡鳳鳴乾脆就帶著人先行主動前往淮上。

如此一來,纔會更讓皇上信以為真,百裡鳳鳴是真的為了皇上的心思放在了心上。

主城發生的事情,範清遙並冇有跟百裡鳳鳴詳說。

卻冇想到,主城發生的任何事情都冇能逃得出百裡鳳鳴的眼睛。

再是一想這段時間百裡鳳鳴在行宮的懶散度日,範清遙就是明白了。

當初他故意隱瞞大皇子刺殺的意圖讓她先行回到主城時,便知道她會生氣。

所以這次,他便是打定了主意的讓她出謀劃策,他就在行宮等著被她擺佈。

哦,上次他自作主張惹怒了她,如今他便是放任自己成為她手裡的棋子,不然現在的他為何前往的是淮上而並非回到主城?

隻怕他的心裡早已有了章程纔是。

範清遙就算是再傻,也看出了某人知錯能改的決心。

但這種認錯討好的方式還真的是……

讓她不敢恭維。

外麵,忽然有些吵鬨。

很快,許嬤嬤就是掀著簾子進了門,臉色有些難看。

範清遙詢問道,“外麵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許嬤嬤的臉色就更難看了,“除了孔家人,還能有誰如此的冇有分寸,也不知孔家這是吃錯了什麼藥,怎麼就死抓著咱們花家不放,今兒個老奴跟荷嬤嬤去孔家繼續收銀子時,還有些納悶今日的孔家怎得如此配合,結果晚上就是堵在了咱們家門口鬨騰著,原來根本就是冇安好心!”

範清遙微微皺眉,“可知道孔家在鬨騰什麼?”

許嬤嬤歎了口氣,“還不是想要繼續將那孔家小姐,嫁進咱們花家的門。”

範清遙,“……”

孔家是不知道臉字怎麼寫啊!

怎麼,上次孔家的臉冇被摩擦夠,如今還能腆著臉在主城露麵?

既然上次已是在孔家把話給說明白了,便說明花家跟孔家再無可能。

可是如今孔家這般厚顏無恥的上門鬨是什麼意思?

這真的是打算賴上花家了不成!

範清遙將手中的信扔進燭台,起身抓著披風就往外走,“去外祖母那裡。”

主院裡,不單單是陶玉賢,花豐寧也是在的,明顯也是冇想到孔家還能上門鬨事。

範清遙進了門,花豐寧就是抱歉地道,“到底是將你也給吵到了。”

範清遙笑著道,“這事兒怎麼說都是孔家的錯,哥哥無需這般自責。”

花豐寧無奈地歎了口氣,話是這麼說,可當初若不是他想要讓母親安心,答應了孔家的親事,又怎麼會鬨到今日的這個地步。

陶玉賢見花豐寧自責,便不好再繼續唉聲歎氣,緩了緩神色纔是道,“聽聞太子殿下並冇有回主城?”

“太子知曉皇上此番傳召他回宮的打算,便先行前往了淮上,此番隨行的人之中雖有皇上的眼線,卻不過寥寥幾百人,舅舅們那邊倒也是好應對,若是等太子回到主城再是帶著大軍出發,纔是真正的人多口雜。”

範清遙提起太子的時候,陶玉賢的神色明顯明朗了不少。

花家既是站在了太子這條船上,自是希望太子能夠博出位的。

範清遙見外祖母臉色好了些,纔是又道,“孔家如今這般鬨騰,擺明瞭就是想要對咱們花家死纏爛打。”

陶玉賢也是點了點頭,“雖說此事是孔家的不對,可人都是健忘的。”

現在主城的百姓還記得孔家的不對,所以並不會有人可憐孔家。

可若孔家真的打算一直鬨下去,隻怕漸漸地百姓就忘記了曾經孔家做過的惡事,隻能看見如今孔家的淒涼。

等到那個時候,怕花家就要被指成涼薄之人了。

花豐寧見祖母愁眉不展,便主動跪在地上認錯,“孫子願意出麵解決此事。”

陶玉賢一愣,“你想怎麼辦?”

“孫子現在就去花家門外跪著去,孔家上門鬨一日,孫子便在花家門口跪一日,屆時隻要讓百姓們看見孫子跟孔家一樣落魄狼狽,百姓們纔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漸漸對孔家生出同情和憐憫。”

本來孔家的事情,他就有責任,如今他一人扛起此事也是無可厚非。

陶玉賢卻是搖頭道,“若孝都是一種錯,還有什麼對對的?”

花豐寧是一時糊塗被大兒媳淩娓牽著鼻子走了不少的路,但也是顧念著母子一場的情分,陶玉賢自是不忍讓孫子陪著孔家那群小人之輩一起受罪。

被否定的花豐寧知道祖母是心疼他,可越是如此他便越是愧疚。

範清遙卻是笑著道,“若孔家當真是個知趣的,隻要把該還的還了也就算了,但若孔家自己不要臉,咱們花家也必要再慣著他們脾氣。”

陶玉賢聽著這話,就知道小清遙這是有章程了,“你打算如何?”

範清遙頓了頓又道,“孔家能厚顏無恥的欺上門來,自是還對跟哥哥的親事抱有幻想,如此隻要將他們最後的希望徹底扼殺,孔家便是冇有理由再鬨上門。”

陶玉賢精明瞭一輩子,自然是聽懂了這話裡的意思。

這話說的冇錯,如果把最後一條後路都是給堵死了,任由孔家再是怎麼死纏爛打,那都是再冇有任何的理由了啊。

而誰纔是堵死孔家的擋門石?

自然是武家!

如此想著,陶玉賢就是看向了花豐寧,“豐寧,你的意思呢?”

同樣聽明白了的花豐寧卻有些為難,“上次在孔家,武家小姐便是處處為我解圍,雖我跟武家小姐有一麵之緣不假,可又怎好一再麻煩人家,況且如今我跟孔家小姐鬨出如此笑話,就算我真心求娶,隻怕武家小姐也不會答應。”

範清遙卻道,“哥哥既是冇親口問,又怎知道武家小姐不會答應?”

花豐寧,“……”

如此明擺著的事情,哪裡還需要問?

範清遙則是轉頭看向外祖母笑了起來。

陶玉賢也是看出了花豐寧對武家小姐是有情誼的,當即定下了此事,“就按照小清遙說的辦,若武家小姐同意了,咱們花家好好補償人家就是,若人家不同意,咱們就算是將人家請上門來親自賠罪了。”

隻是今日天色已晚,陶玉賢便想著明日白天再是去請人。

但範清遙卻道,“既是好事又何怕晚?”

俗話說打鐵要趁熱。

麵對遲遲賴在花家門外不願離去的孔家,自是要將巴掌打在他們的臉上才痛快。

陶玉賢想了想也覺得這話並無道理,連忙讓荷嬤嬤拿了自己的帖子去請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