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家夫人見範清遙忽然出現,先是一愣,隨後纔是又道,“太子妃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公然辱罵我女兒不成?”

“明明是孔家坐地起價在先,如今又是趁火打劫在後,孔家夫人談辱罵未免言重了一些,我說的隻是事實而已。”

孔家夫人臉色發青,盯著範清遙嘴皮子直哆嗦。

就算她再怎麼無賴,也不敢真的在未來太子妃的麵前放肆。

大兒媳淩娓見孔家夫人敗下陣來,忙開口勸說,“清遙啊,你哥哥早就是過了娶親的年紀,如今好不容易看上了孔家小姐,你怎能如此狠心拆散?若真的是錯過了孔家,你哥哥怕是一輩子都再難娶親啊。”

這話,分明就是在拿著忠孝仁義壓著範清遙。

範清遙卻根本不吃這一套,“大舅娘如此說,難道是覺得花家給的聘禮不夠多?”

大兒媳淩娓一愣,正琢磨該如何回答,就見範清遙朝著身後的荷嬤嬤示意了一下。

荷嬤嬤跟著過來,是男方迎親,男方的長輩必須要在家中坐鎮,但花家為了顯得重視未來的親家,陶玉賢就是將荷嬤嬤給差遣了過來。

可花家給孔家臉麵,孔家是怎麼回報的?

同樣一肚子火氣的荷嬤嬤當即就是上前一步開口道,“聘金二十萬兩,聘餅五十斤,三生四果,銀盆十個,綢緞一千,玉器八百……”

當初範清遙將聘禮送到主院,一切都是由荷嬤嬤在幫忙打點的,如今荷嬤嬤根本不用照著禮單,方可一一道明。

在場的賓客們早就聽聞花家此番娶親出手闊綽,但絕冇想到會闊綽到這個程度。

隨著荷嬤嬤的聲音起起落落,眾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心裡隻剩一個字,豪!

這是真的豪啊,就光是這些聘禮,就是娶個仙女怕是都足夠了。

而麵對闊綽的花家,再是看看堵在門口坐地起價的孔家夫人,眾人的目光就不覺有些微妙了。

花家可謂是給足了孔家顏麵,結果孔家卻還惦記著獅子大開口。

當真不怕吃多了把自己給撐死?

孔家夫人頂著眾人的目光,如坐鍼氈,“那,那些聘禮送來時就收入庫房了,到底數目幾何,我也冇有仔細清點過。”

這是打算打馬虎眼了?

荷嬤嬤端著肩膀字正腔圓,“孔家夫人不清楚沒關係,聘禮既是我們花家送來的,我們花家自也是要留一份禮單的,若孔家夫人當真想不起來,老奴現在派人回花家將禮單取過來當麵跟孔家夫人覈對。”

孔家夫人臉色難看的咬死,自知理虧隻能轉頭盯著範清遙說道,“太子妃不愧是太子妃,確實是能言善辯,或許在太子妃的眼裡,任何事情都要談論價值,但是在民婦的眼裡,自家的女兒卻千金難買。”

說不過,就打算自降身段,暗指範清遙仗勢欺人了。

花豐寧攥緊袖子下的一雙手,緊緊咬著自己的牙關。

今日孔家的嘴臉有多無恥,他早已是司空見慣,但冇想到孔家如今為了自己的謀算,將臟水往清遙的身上潑。

眼下禮部那邊確實是在走六禮,但清遙卻到底是還冇跟太子大婚。

若當真因為今日的事情傳出他的妹妹仗著皇家威嚴欺負主城百姓,他妹妹的名聲必然會受損,屆時皇家一旦追責,他妹妹又該怎麼辦?

心口一團惡氣欲噴湧而出,花豐寧本能的就是上前一步。

大兒媳淩娓趕緊一把拉住了兒子的手臂,死咬著嘴唇無聲地威脅著。

看著母親那因為用力而泛出血絲的嘴唇,花豐寧瞬間僵硬住了身體。

賓客滿門的院子裡,刹那間安靜如雞。

所有人都在等著太子妃的回話。

隻是如今孔家夫人已是將自己的身份降到最低,太子妃怕如何迴避都難以回答。

這廂,眾人正想著太子妃會不會直接緘默其口著。

那廂,範清遙的聲音就是清清冷冷地響了起來,“既是如此的話,孔家夫人何不將我花家的聘禮如數退還?”

眾人,“……”

這話,怎麼不但聽不出退讓,反倒是頗有咄咄逼人的味道?

孔家夫人都是驚呆了。

說她胖,她反倒是喘上了?

難道這範清遙當真不怕事情傳出去後,自己的名聲有汙,皇家威嚴受損不成!

皇家的威嚴受損,範清遙當然是怕的。

但現在坐在宮裡麵的那位,還指望著她大婚之後監視太子,又怎會輕易責罰她。

隻要皇上都是睜一眼閉一隻眼,其他人又敢多說什麼。

再者,孔家想要牽著她的鼻子走,未免太異想天開了些。

孔家夫人隱隱覺得範清遙敢如此理直氣壯,怕是又要放什麼大招。

就在她正要開口把話題牽扯回來時,結果就是見範清遙當先發出了聲音,“我聽聞前段時間孔家似是做生意賠了,冇想到今日孔家夫人就堵在自家女兒的門前獅子大開口,這世上之事均講因果,孔家夫人覺得我說的可對?”

孔家夫人臉色發白,迴避範清遙的目光,“民婦不,不知太子妃為何意。”

“孔夫人不知道沒關係,我相信主城百姓們的眼光卻是雪亮的,既是做過的事情就必然會留下證據,我現在就把話放在這裡,有誰聽聞了前段時間孔家做生意的事情,大可以直接來我的麵前把知道的說出來,一個字一兩銀子,知道的越多越仔細的便翻倍。”

所有人,“……”

太子妃這是要瘋啊!

如果真的是孔家做生意賠本了,纔想著靠今日的大婚從花家的身上撈回本,那麼彆說花家完全可以無視孔家的坐地起價,就是花家當場退親,孔家也無話可說。

不得不說,太子妃這招是真的太狠了!

若一旦真是孔家的問題,那麼花家是全身而退了,可孔家的小姐以後怎麼嫁人?

誰還敢要!

孔家夫人驚得都是開始氣喘了。

萬萬冇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正是坐在屋子裡的孔箐盈,將手中的帕子都是捏到了變形。

本來以為花豐寧是個好難捏的,她才默許了母親的提議。

結果卻獨獨把難纏的太子妃給忘記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