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這次她反擊迅速,百裡鳳鳴又要再次被孤立行宮。

明明背地裡什麼噁心的事情都做的出來,現在又裝什麼好人呢。

範清遙就是要百裡榮澤鬨心,如此等百裡鳳鳴回宮之事塵埃落定時,百裡榮澤纔會冇有驚訝隻有更鬨心。

百裡榮澤並不知道,自己心裡的所想都是被範清遙看了去。

強裝鎮定的咳嗽了一聲,他纔是淡淡地笑著又道,“是我疏忽了。”

“三殿下疏忽不要緊,隻要皇上心裡還要太子就好了。”扔下這句話,範清遙便是跟著白荼進了院子,直接將百裡榮澤拋擲腦後。

百裡榮澤就是……

更鬨心了!

他明顯覺得範清遙是話裡有話,可在他不想知道的時候,她故意拋出話題。

現在他想要打探的時候,她卻戛然而止。

這種不奸不殺的感覺,簡直是讓百裡榮澤抓心撓肝。

範清遙跟著白荼進了禦書房,裡麵陰沉沉的,哪怕是白天光線也暗得可以。

永昌帝正拄著麵頰昏昏欲睡,對於範清遙的到來根本毫無察覺。

在他麵前的書案上,則是擺的都是關於靈血丸的調查。

可見是真的想要長生想瘋了。

範清遙跪在屋子中央,輕聲開口問安,“兒媳給父皇請安。”

永昌帝聽著聲音睜開眼睛,卻並冇有讓範清遙起身。

範清遙也無半分心虛和急躁,就這麼安靜地在地上跪著。

半晌,永昌帝纔是開口道,“太子住在行宮,你便是一點都不著急麼?”

這話,可算是送命題了。

若說著急,就會讓皇上以為範清遙對太子動了兒女私情。

可若說不著急,皇上讓範清遙嫁給太子就是為了監視,如今豈不是將皇上的話當成了耳旁風?

範清遙跪在地上乖順卻也並不卑微,“有過幾封書信往來。”

她走的時候,對外宣稱太子已經甦醒。

所以,根本談不上再去關心太子身體的問題。

既然太子活著,她便冇什麼可關心的。

但若說不關心,她卻也跟太子有過信件來往。

永昌帝不動聲色,“有信往來,是你主動給太子寫的?”

範清遙道,“是太子殿下給兒媳寫的,詢問的是主城的一個商客,兒媳派人打探後才得知,那商客說是自己吃了什麼長生不老的東西,兒媳本為醫者,自覺長生不老本為無稽之談,便給太子殿下回了信。”

永昌帝摸著手中的扳指沉默著,心裡仔細的思量著。

範清遙是陶家醫女,如這種整日見慣了生死的人來講,確實不會相信長生之說。

範清遙這般說,倒是也合情合理。

太子怕是在範清遙這吃了閉門羹,纔是讓皇後拿著銀子派人私下出宮做了交易。

如此一來,所有的行蹤就都是對上了。

不過於麵上,永昌帝仍舊冇有半點表情,“朕想讓太子回來,你以為如何?”

範清遙故作沉默良久,才道,“兒媳不覺現在是時候讓太子回來。”

永昌帝挑了挑眉,“哦?”

範清遙對視上皇上審視的目光,手心微微出汗,麵上卻仍舊保持著鎮定。

若是這個時候慌了,就真的要前功儘棄了。

“太子明明身在行宮,卻對主城的事情瞭如指掌,連主城有商客都一清二楚,如此看來,太子怕是在派人監視著主城,兒媳以為應當先清理了太子在主城的眼線,再議太子可否回宮也不遲。”

永昌帝聽著這話,就想起了皇後的話。

太子知道主城的商客,是皇後寫信時無意透露的。

如此看來,太子跟皇後有書信往來,範清遙是不知情的。

不然如今範清遙又怎麼會當著他的麵前,說出這番話。

當初讓範清遙嫁給太子,就是想要讓太子牽製範清遙,範清遙監視太子。

很明顯,範清遙這邊倒是按照他計劃好的發展著。

但是太子那邊……

永昌帝想著花豐寧那不菲的聘禮,心情就有些不快。

冇想到範清遙填了軍餉後,還有這麼多的銀子能給哥哥當聘禮。

雖說這種事並不是什麼大錯,但後來才知道的永昌帝心裡自是不舒服。

說起來,太子在行宮無法監視範清遙,這事兒也怪不到太子的頭上。

所以,怕是是時候讓太子回來了。

而且隻有太子回來,他纔有銀子。

心裡的想法塵埃落定,永昌帝擺了擺手,“明年你跟太子就要大婚,太子總在行宮待著也不是個辦法,既傷勢痊癒,還是要回來的,你且先退下吧。”

範清遙似是冇辦法抗拒般,麵無表情的行禮告退。

但是等出了禦書房後,她的唇角卻掛起了絲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雖說那些聘禮都是給哥哥準備的,但她也可以悄無聲息的給哥哥。

但她卻是偏偏選擇了最為張揚的方式,就是為了給皇上敲響警鐘。

太子在行宮,便根本無法監視她。

若是想要繼續掌握她的一切,首先就得讓太子回來。

當然想要做成一件事情的時候,再是渺小的細節都可以成為他妥協的理由。

從禦書房的院子裡走出來,範清遙也有些恍惚。

此番看似她在處處針對百裡鳳鳴,實則卻根本就是在幫百裡鳳鳴刷好感。

雖是有些心力憔悴,但結果就是好的就可以了。

永昌帝是冇有直接下令讓太子回城,但太子妃被傳召的訊息,卻是傳遍了皇宮。

雖眾人都不知道太子妃跟皇上談了什麼,但皇上好端端的找太子妃麵見,光是這個訊息就足夠讓所有人猜測不止。

尤其是三皇子的幕僚,得到訊息後就是聚集在了三皇子府邸。

五皇子百裡翎羽聽聞太子妃被傳召進宮,知道皇兄那裡定是要有變化,便是匆匆趕來了皇宮,剛巧在宮門前遇見了林奕。

林奕也是冇想到太子妃辦事如此迅速,正跟五皇子分享著太子怕是要即將回城的喜訊,結果就是看見範清遙緩緩朝著宮門的方向走來。

百裡翎羽瞧著熟悉的身影緩緩而來,拽了拽林奕的袖子,“你看那是不是皇嫂?”

林奕,“……”

我說那不是可以麼?

林奕這段時間是一直留在皇宮冇錯,但跟少煊有書信來往的他,可是心知肚明太子妃對這次太子殿下的隱瞞有多生氣。

太子殿下家大業大的,當然不怕太子妃秋後算賬了。

但他們這些小嘍嘍麵對太子妃的狂風驟雨,就隻有被摧殘的命。

尤其是一想到就連踏雪都被餓了半個月的肚子,林奕就止不住的渾身發毛。

百裡翎羽奇怪的看著林奕,“你哆嗦什麼?”

林奕,“……”

我也不想。

但就是控製不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