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夜漫漫,永昌帝的心久久無法平靜。

雖然狐疑此事太過荒謬,但他卻仍舊在莫名心動著。

路上,忽然有兩個人影鬼鬼祟祟的。

永昌帝順勢防備的停住了腳步,想著那日刺客的事情,下意識的喊人護駕。

白荼卻是先一步疑惑地道,“那兩個人好像是鳳儀宮的宮人啊。”

永昌帝一愣,“你說他們是皇後身邊的?”

白荼再是仔細地看了看,很是篤定的道,“奴才也是經常去鳳儀宮幫皇上傳話的,自是不會看錯,那兩個小太監正是侍奉在皇後孃娘跟前的人。”

如此大半夜鬼鬼祟祟,實在是讓人不得不多想。

永昌帝再是想起上次鬨刺客的事情,心裡就是愈發的不安。

雖然他表麵從不說什麼,但愉貴妃跟皇後並不和睦他是清楚的。

難道真的是皇後所為?

永昌帝皺了皺眉,留下shen後跟著的人,隻帶著白荼走了過去。

那兩個小太監一路走進鳳儀宮,便是拐進了小廚房。

此時的小廚房正炊煙裊裊,裡麵似有人在忙碌著什麼。

永昌帝王仔細一看,竟是看見皇後也在其中!

百合看著麵前正沸騰的鍋,輕聲詢問著,“娘娘,真的不告訴皇上嗎?”

甄昔皇後道,“皇上日夜操勞,這點小事便無需他再費心,隻是冇想到那人竟如此的不中用,隻辦了一次的事兒就跑了。”

百合安慰著,“娘娘放心,既他拿了娘孃的銀子,嚐到了甜頭就總會回來的。”

甄昔皇後歎了口氣,“希望如此吧。”

“皇後希望什麼!”

永昌帝的聲音,忽然就是響起在了身後。

甄昔皇後連同百合二人震驚地回過頭,就見永昌帝大步而來,一把掀起了鍋上的蓋子,臉上的怒容在燭光下清晰可見。

隻是那鍋子裡,隻有煮沸的白水。

反應過來的甄昔皇後和百合,連忙跪在地上請安。

永昌帝看著隻有白水的鍋子好半晌,纔回頭看向皇後,“大半夜的,皇後這是……”

話還冇說完,就見甄昔皇後抬起了頭。

就是這一眼,讓永昌帝直接呆愣當場。

這纔是多久冇見,印象之中滿是疲憊和滄桑的麵孔,竟變得容光煥發!

甄昔皇後在永昌帝震驚的目光中,一副認錯的樣子,“臣妾隻是想給皇上一個驚喜,卻冇想到竟會變成這樣。”

“驚喜?”

“臣妾聽聞主城內傳聞有人返老還童,便是跟太子寫信時閒聊提起,不想太子卻是有心,讓臣妾去東宮將他這些年攢得俸祿都是拿了出來,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商客買冰荒雪原奇珍異獸的屍體,不想臣妾派人去花了幾十萬兩,隻買到了一滴血,臣妾擔心是騙子,便想著自己先試試,冇想到卻是有效的。”

甄昔皇後越說越是懊惱,“如此,臣妾便是想著繼續派人去買,再是拿給皇上看看,誰知那人竟是走了,隻給臣妾派去的人留下話,說是過段時間再來交易。”

永昌帝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皇後,沉默良久。

他以為隻有他在意這長生不老,冇想到卻是有人也同樣想到了。

再是仔細的想了想,皇後的話跟他打探的訊息所差無幾,審視的目光就漸漸變得柔和了。

永昌帝忽然想起皇後剛嫁給自己時,他不過還是個王爺,無權無勢,皇後卻也是如今日這般小心翼翼,更是與他說,無論他身處在什麼位置上,在皇後的心裡,他永遠都是她的天。

甄昔皇後看著皇上那一臉緬懷追憶的樣子,心裡就是一陣惡寒。

想當年將她騙到他的身邊,是她太單純了,以為倆好嘎一好,結果卻是將他慣得完全不拿她當個人看,說摒棄就摒棄,說冷淡就冷淡。

死渣男!

就你這德行還想長生不老?

真當老天爺瞎眼了麼!

想起曾經,永昌帝看著皇後的目光難得的柔和,更是親自把人給扶了起來,“你一直都是跟太子有書信往來的?”

甄昔皇後回答的坦然,“太子醒來後,便是一直住在行宮,難免是要心慌的,臣妾知道皇上忙,便私自做主給他寫了信。”

永昌帝點了點頭,如此六神無主的樣子,倒像是他印象之中太子的模樣。

可就是這麼一個冇有主見膽小懦弱的孩子,卻在聽聞皇後提及長生不老時,想的是拿銀子給自己買藥。

幾十萬,怕是太子這些年所有的俸祿了吧。

正想著,就是聽見甄昔皇後又道,“臣妾聽聞皇上派人去了行宮,可是愉妹妹的身體又不舒服了?將紀院判傳召回宮其實也是對的,太子如今已經甦醒,有紀院判在宮裡麵,皇上的龍體也是有所保障的。”

永昌帝尷尬的咳嗽了一聲,“皇後說的冇錯,朕也是如此想的,想來太子那般的通情達理,定是會明白的。”

明白你大爺!

甄昔皇後瞧著皇上借坡下驢的樣子,心裡就是更冷了。

同樣都是你的女人,你卻是一碗水端不平,同樣都是兒子,你卻偏心到了姥姥家。

現在你還有臉跟本宮提通情達理?

本宮冇有拎著二十米的大刀將你祖墳都刨出來,就已經足夠通情達理了!

永昌帝看著燭光下柔柔而站的皇後,心裡就是愈發的期盼和嚮往著。

聽聞皇後的意思,她不過就喝了一滴血而已,便有如此成效。

若那個商客真的能帶著一具奇珍異獸的屍體回來,那他豈不是真的要長生不老?

永昌帝越想越是心動,也是冇空再繼續留在皇後這裡,又是簡單的叮囑了幾句,纔是帶著白荼轉身離去。

皇上一走,百合失了力氣,連站都是有些站不穩了。

“當真是嚇死奴婢了。”百合到現在還記得皇上剛進來的樣子,那一身的殺氣,彷彿殺了皇後孃娘都不解氣。

甄昔皇後冷冷一笑,“本宮既是有膽子把狼引過來,自有辦法捋順他嗆著的毛。”

愉貴妃這些年一直得寵,除了靠著那張臉,靠著的不就是勾-引男人的手段麼。

同樣都是女人,愉貴妃能做的,她也能做得到。

百合卻是有些擔憂的道,“可是奴婢聽皇上的意思,並冇有鬆口讓太子回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