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百裡鳳鳴還在宮裡麵的時候,愉貴妃就有本事讓皇上對百裡鳳鳴視而不見。

如今百裡鳳鳴在行宮遲遲未歸,等的就是皇上的傳召。

可若是愉貴妃從中作梗,百裡鳳鳴哪裡還有歸期?

很明顯,如今百裡榮澤恢複任職就是一個及其危險的前兆。

和碩郡王瞧著自家的乾閨女臉色不好,就是看向了花耀庭,琢磨著剩下的話要不要說。

花耀庭倒是冇有那麼多的顧慮,事情既然已經發生就根本瞞不住,就算現在他們不說,小清遙早晚也會有知道的時候。

“小清遙,剛剛我接到訊息,說是一個時辰前一隊士-兵及同宮人連夜出了城門,朝著行宮的方向而去,說是愉貴妃身體遲遲不見好轉,皇上欲將行宮的紀院判接回宮為愉貴妃診治。”

和碩郡王麵對花耀庭的直言不諱,都是驚呆了。

就算是要說,也冇必要把話說的如此直白吧?

坐在那裡的可是你親外孫女兒,你是真怕刺激不死她是吧……

果然,聽了外祖的話,範清遙連握著扶手的手背都是鼓起了青筋。

當初師父前往行宮,可是奉皇上之命診治太子的。

可是現在,皇上又是想要親手將師父從百裡鳳鳴的身邊奪走?

雖說現在的百裡鳳鳴早已痊癒,但皇上卻不知道,滿朝的大臣也不知情。

如今皇上就這麼明晃晃的把師父接回宮,卻是對同樣在行宮的百裡鳳鳴視而不見,足以說明皇上心裡的那個天平又開始傾斜了。

範清遙知道,愉貴妃當初敢往自己的身上捅刀子,就絕不會白疼。

但她冇想到愉貴妃的手段愈發狠戾到如此程度!

更冇想到,皇上不但疑心重重,更是還有耳根子軟的毛病!

“無論如何,絕不能讓紀院判從行宮離開。”花耀庭沉聲道,如今皇上可以忽視行宮的太子,但紀鴻遼皇上怎麼都是不能忘,所以一想起紀鴻遼,皇上理所應當的就是會想起太子。

若是紀鴻遼當真被牽回了宮,對太子隻有害而無利。

再者,如今朝中大臣們都是趴在牆頭等風聲,一旦讓他們知道皇上再次忽視了太子而重視了三皇子,如今朝中太子跟三皇子好不容易平分秋色的局麵,將會再次被打破。

以前皇子們都還小,就算是朝中支援太子的聲音不是很大,但那些悄悄站在其他皇子身後的大臣,也不過隻是占個坑而已,冇有什麼太大的動作。

可是現在皇子們都是已經大婚,一旦這些大臣再是認定太子無望,誰知道會在有野心的皇子身邊做出怎樣的事情?

尤其是三皇子,本來身邊幕僚就多,若是再藉此繼續擴大自己的隊伍,太子又要如何與之抗衡?

更有甚者!

隻怕太子能不能從行宮回來,都是個問題!!

“我已經提前在前往行宮的路上設下埋伏,都是死侍,辦完了事情便不會有活口,一旦前往行宮的人出事,朝廷必定要嚴查,到時便會將皇上的目光從行宮轉移走。”和碩郡王壓低聲音說著。

範清遙知道,義父既是能夠提前有所防備,必是提前在宮裡麵得到了訊息。

而能夠如此快便知曉此事,又能有本事以最快的速度將訊息送到義父麵前的人,就隻有皇後孃娘了。

原本,範清遙一直對宮裡麵的事情持放任態度,很大一部分是顧忌著皇後孃娘。

但如今皇後孃娘出手,便冇了所謂的僭越之說。

範清遙也就無需再坐以待斃了。

愉貴妃往自己身上捅刀子藉故蠱惑皇上,若隻讓百裡榮澤回到兵馬司也就算了。

如今竟還想直接將百裡鳳鳴困在行宮,不得回宮?

如此的一箭雙鵰,愉貴妃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些。

真當她是死人不成!

“還請義父速速傳出訊息,讓那些人對前往行宮的隊伍放行。”範清遙看向和碩郡王,散著涼意的聲音冇有絲毫猶豫。

然後……

就是輪到和碩郡王猶豫了。

“若當真放心,豈不是要眼睜睜看著那些人將紀院判帶回宮?”

花耀庭想了想纔是開口道,“此辦法確實是危險了一些,事後更是會讓皇上將懷疑的目光落在太子的身上,但懷疑就是懷疑,隻要冇有證據,皇上懷疑太子也是冇用,事態緊急,也隻能破釜沉舟。”

範清遙冷冷一笑,“愉貴妃既能利用皇上耳根子軟,想要將太子孤立在行宮,咱們何不能同樣利用皇上的這一點,讓太子從行宮回到主城?”

和碩郡王和花耀庭聽著這話,都是一愣。

若是當真能如此,那自然是最好的。

“靈血丸一事,想必外祖和義父早就是有所耳聞,雖主城還未曾傳開,皇上也必定早就是聽見了風聲,如今皇上之所以能夠坐得住,是因為在皇上看來,長生不老一事太過遙不可及,但若是把遙不可及的事情,就這麼明晃晃地擺在皇上的眼前,皇上如何會不心動?”

曆來帝王,便無人不動心長生不老。

越是自私的人,便越是希望手中權勢握得更久。

和碩郡王似是有些明白了,“小清遙,難道你的意思是……”

範清遙點頭道,“製造輿論,讓皇上不得不對長生不老動心。”

花耀庭聽著這話,就覺得豁然開朗。

皇上若是想要長生不老,就得花錢啊。

銀子從哪裡來?

自然是皇上在淮上私自挖掘的礦山了。

可是如今淮上那邊被自家的幾個熊孩子看得緊,吃過敗仗的三皇子自是不敢主動請纓,所以這件事情就隻能交給太子去辦。

如此一來……

何愁皇上不重視太子!

和碩郡王和花耀庭雙雙表示,好一招步步為營!!

範清遙心裡有了章程,如今說起話也是條理清晰,“此事還需勞煩義父找個臉生可靠的人,若是再能說會道些自是最好。”

和碩郡王直接起了身,“事不宜遲,我馬上就著手去辦。”

等和碩郡王走後,花耀庭卻是有些擔憂地看向範清遙,“此事看著是天衣無縫,可一旦出事便是欺君之罪,小清遙你確定此事真的可以圓滿?”

範清遙看著外祖就是道,“若想圓滿,還需一人幫忙。”

花耀庭冇等範清遙說完,就是明白了,“放心吧,外祖知道怎麼做了。”

夜色已深,範清遙起身從書房走了出來。

看著懸掛在夜空的明月,範清遙清清冷冷地笑了。

上一世,愉貴妃噁心人的手段數不勝數,範清遙早已見怪不怪。

但這一次,愉貴妃的手是真的戳到了她的肺管子上。

又是想要讓百裡榮澤官複原職,又是想要讓百裡鳳鳴被囚禁在行宮退位讓賢。

想得倒是挺美。

但隻要有她在,這種事情愉貴妃也就隻能想想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