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看著趙家夫人手中的銀子,還是有些動搖的。

趙蒹葭連忙開口道,“這位小哥有所不知,我跟花家大少爺原本是青梅竹馬,卻不曾想到,如今竟是有人想要捷足先登,還請這位小哥可憐可憐我。”

小二聽著這話,拿過銀子就道,“容我去櫃檯問問,你們在這裡等著就是。”

趙家夫人麵色一喜,連忙點頭答應著。

等那小二一走,趙家夫人纔是拉著女兒的手又道,“我可是花費了好多的銀子,纔打聽到今日花家老夫人在這裡給花豐寧相親的,若是今日這事兒成了,你便是徹底冇希望了。”

趙蒹葭點了點頭,臉色並不是很好看。

她本是想著定要找一門比花家還好的夫家,結果選來選去,卻是冇有一個能看得上眼的,眼看著她的年紀越來越大,若是過了今年,等明年便是主動給人家當妾,怕都是要給人家嫌棄年齡大。

可是再看看如今的花家,範清遙馬上就要嫁進皇家的人,等範清遙真的跟太子禮成,花家必定是要水漲船高的。

趙家夫人安撫著自家的女兒,“等咱們一進去,你便謊稱自己已經是花豐寧的人了,反正你跟花豐寧定過親,這事兒說出來也是順其自然的。”

趙蒹葭咬了咬唇,“就怕範清遙壞事。”

上次若非不是範清遙,她現在早就是花家的大少奶奶了。

“這是花豐寧和你的事情,就算那範清遙懂醫又如何,到時咱們隻要放出訊息,說是花家故意顛倒黑白,城中的百姓自是有所懷疑的,那範清遙馬上就是要成為太子妃的人,又怎麼敢在這個時候把事情給鬨大。”

“如此一來,範清遙就得硬著頭皮認下我這個嫂子。”趙蒹葭隻要想到範清遙見自己時,無論如何都要稱呼一聲嫂子,心裡就是順暢得不行。

正是站在樓梯上的範清遙,看著趙家母女那得意的笑容,噁心的想吐。

真是難為趙家母女為了擠進花家,連女兒的名譽都能豁得出來。

範清遙當然不能眼睜睜看著趙家母女詭計得逞,趁著趙家母女還在竊笑的時候,輕手輕腳地回到了三樓。

正是守在門口的凝涵,見自家小姐臉色不好,忙走了過來,“小姐這是怎麼了?”

範清遙若想成事,便要趕在趙家母女之前,好在今日的雅間是以孔家小姐的名義定的,就算是小二有心去查,也要花費一番的功夫打聽。

“你從後門出去,記得不要驚動任何人,馬上去一趟孫府麵見孫家夫人,告訴她趙家母女也是在這裡,剩下的事情她便是明白了。”範清遙仔細叮囑著,好在這裡距離孫家並不算太遠,若是抓緊時間還是來得及的。

凝涵也是冇想到趙家母女也在這裡,雖然小姐冇有把話說明,但她也膈應的要命,今兒個可是給大少爺說親,趙家母女好端端的來這裡還能是為了什麼?

如此想著,凝涵哪裡敢耽擱,忙匆匆下樓往後門走了去。

範清遙再是順著樓梯掃了一眼一樓的方向,才佯裝若無其事的往雅間走去。

趕在哥哥說親的當日前來攪渾水,趙家母女當真是頂好的算計。

可趙家母女想要成事,也要看她給不給她們這個臉麵。

雅間裡,武秋濯一改剛剛的悶葫蘆,正跟陶玉賢交談的歡。

範清遙進門的時候,正見武秋濯不知跟外祖母說了什麼,把外祖母逗得眉開眼笑。

陶玉賢是出自書香門第,可她嫁進門的花家卻是武將之家。

自家的夫君兒子連同孫子,都是直來直去,一言不合就舞槍弄棒的性子,早就是已經習以為常的陶玉賢,當然不會排斥武秋濯的直爽。

陶玉賢更是覺得,如這樣心性的女子,才更適合嫁進花家當兒媳。

若真找箇中規中矩的,就家裡麵那些莽夫橫衝直撞的樣子,還不要將人給嚇死。

如此一來,剛剛很是活躍的孔箐盈,反倒是有些插不上話了。

幾次想要開口,都是被範清遙給直接打斷。

眼看著陶玉賢麵前的茶盞空了,孔箐盈就又是要主動倒茶。

範清遙瞧見了,便是直接將其手中的茶壺接了過來。

孔箐盈口中一空,臉上的笑容也有些僵硬,“這些粗活,怎勞煩太子妃動手。”

範清遙卻是道,“對於外人,自是無需我出手,但侍奉外祖母本就是我分內事,孔家小姐既是客,我花家的事情自不好讓孔家小姐插手。”

本來今日的主角就是武家小姐,既是陪襯就該有個陪襯的樣子。

連她都是不好宣兵奪主,自也輪不到旁人反客為主。

孔箐盈,“……”

太子妃說話都是這麼直接的麼?

這根本就是舉著拳頭直接往臉上招呼,躲都躲不開!

武秋濯見此,忙想要幫忙打圓場。

陶玉賢卻是先一步看著武秋濯道,“聽聞武家小姐也喜歡習武?”

武秋濯連忙不好意思地笑了,“不過就是自學而已,我母親說女兒家就該有女兒家的樣子,不好整日上躥下跳。”

陶玉賢就是笑著道,“我們豐寧的武藝倒還說得過去,等以後成了一家人,便讓豐寧教你便是。”

武秋濯聽著這話,眼睛都是冒起了金光。

真的,如果可以的話,她現在立刻馬上就想嫁去花家。

這邊的武秋濯完全冇陶玉賢吸引了注意力,那邊的孔箐盈看根本冇有人幫她打圓場,隻能訕訕地閉上了嘴巴。

範清遙聽聞見窗外傳來馬車聲,循聲望出去,就見一輛馬車停在了瓦舍的後門。

等車門被打開,竟是孫家夫人從裡麵走了出來。

範清遙是真的冇想到孫家夫人本人親自到場,也是給唬了一下。

畢竟,今日可是要跟趙家當麵撕破臉,這種惡人的行徑可不是人人都喜歡乾的。

孫家夫人走到後門,就覺得有人看著自己。

她下意識的抬頭,就看見了三樓窗戶邊的太子妃。

四目相對,孫家夫人便是給予了一個肯定的眼神。

上次太子妃請她打探跟趙家有間隙的人家,她隻顧著點頭答應,倒是忘記其實她本社那就是跟趙家有間隙的。

如今有當麵將趙家母女的臉麵撕下來按在地上踩的好事兒,她當然要親自動手,絕不能便宜了彆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