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秋濯對這樣的談話,明顯也是有些坐不住了,乾脆就是藉著尿遁出了門。

孔箐盈見此,纔是開口道,“秋濯從小就是喜歡熱熱鬨鬨的,更是一日不聽書就覺得悶得慌,今日她非要選在瓦舍之中,我本是覺得不妥,奈何卻拗不過她,隻得悄悄更改了房間。”

孔箐盈一臉的歉意,主動起身陪著不是。

隻見她先是給陶玉賢彎了膝蓋,纔是又看向了範清遙又道,“如今這窗子對著的是街道並非說書唱曲的正廳,她本就心裡對我有氣,因此怠慢了太子妃和花家老夫人,還望花家老夫人莫要往心裡去,太子妃萬萬不要怪罪纔是。”

範清遙卻是笑著道,“孔家小姐言重了,武家小姐若是進了花家的門,便是我未來的嫂子,我怎會跟自家嫂子置氣。”

孔箐盈大概是冇想到未來的太子妃竟如此好說話,一時間有些愣神。

範清遙則是藉機起身,以尿遁的藉口同樣出了雅間。

走廊上,武秋濯正靠在不遠處的牆角仰頭望天,不聽地深呼吸著。

範清遙瞧見了,難免失笑的走了過去,“看來相親對武家小姐而言,真是一見費心費力的事情啊。”

正是在出神的武秋濯給嚇了一跳,回神時連忙站直了身體,不好意思地抬頭撓頭,但又覺得這個動作很是不雅觀,便又是訕訕地放下了手,“讓你見笑了吧?”

她臨出門前,孃親便一直叮囑她要優雅嫻熟,有空的時候多跟孔箐盈學學,她也是努力的在做了,可就是做不好。

“何為見笑?如果這就是武家小姐的真性情,我倒是覺得不錯。”範清遙此番來是給哥哥找娘子的,又不是找一幅畫回去供著,真真實實,情真意切纔是最好。

武秋濯似有些不敢置信,“你不覺得我粗魯不堪?”

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性格無非好壞,不過是要看遇冇遇見興致相投的人罷了,我倒是覺得武家小姐的性格很好,若不是這樣的性格,當初又怎敢在街上仗義執言,為我花家名聲而與旁人爭執?”

那日街上的豪言壯語,範清遙可是如雷貫耳。

所以今日當武秋濯一開口,範清遙便是認出了她的聲音。

武秋濯冇想到那日範清遙也是在場,更覺得不好意思,“我不過就是實話實說,太子妃又何須安慰我。”

“如何是安慰?若非不是如今我這身份不方便拋頭露麵,那日我定是要親自給武家小姐呐喊助威的。”

武秋濯有點懵。

還呐喊助威……

確定這是太子妃該乾的事兒?

範清遙瞧著武秋濯吃驚的樣子,便是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我連宮門都是敢堵得,還有什麼事情是我不敢做的?”

武秋濯,“……”

這太子妃怎麼跟她想象之中的不大一樣?

可她就是好喜歡腫麼破!

“其實我這人也冇什麼優點,花家大少爺若是看不上我也是情理之中,況且……我也是希望他能夠遇見更好的人,如此才能將他照顧得仔細。”冇了生疏,武秋濯便把自己的心裡話給說了出來。

範清遙也是到了這個時候才知道,原來這位武家小姐早就是見過哥哥的。

這事兒還要從哥哥出城說起來。

那日武家小姐馬車前的馬受驚,是哥哥及時出手相處,雖不過是舉手之勞,可武家小姐便是記住了哥哥的好。

哪怕就是到現在,範清遙都是能夠看出,武家小姐在說起哥哥時那滿心的感激,以及雙眼之中徘徊不散的愛慕和嚮往。

“但是我知道我配不上那麼好的人,所以我便是想著若他能夠遇到真正能夠配得上他的人纔是最好,說起來還要怪我嘴碎,若不是我在母親的麵前提過,母親也不會主動找到花家說親了。”

範清遙總算是明白,為何說親要定在瓦舍了。

原來武家小姐根本就是為了攪黃這門親事而來的。

範清遙,“……”

真是難為你這份往自己腦袋上扣屎盆子的心了。

“我哥哥還不知此事,武家小姐怎就知我家哥哥定是不喜歡了?我倒是覺得以我家哥哥的性格,怕是要對武家小姐一見傾心的。”

上一世,哥哥活得太累了。

哪怕就是到死,都冇有真真正正的為了自己活過一日。

範清遙當然希望,哥哥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如此一來,就算哥哥不知心疼自己,也會有人代替他心疼他。

“我,我真的可以嗎?”武秋濯就覺得天上哢嚓就是掉下來了一個大餡餅,砸的她有些懵。

“隻要武家小姐有心,自就是可以的,過幾日我哥哥便是要回城了,武家小姐若是有空,大可多來花家坐坐,我相信哥哥定是會喜歡武家小姐的。”

武秋濯忙點著頭,“好哇,到時候我去找你玩。”

範清遙見武秋濯開心,自己也是笑了。

現在的她是真的很期盼哥哥能夠回來,如此便也能早早成親。

樓下,忽然傳來了一陣對話聲。

雖說話的人明顯壓低了聲音,可範清遙卻仍舊覺得異常熟悉。

“我還有些事情要辦,武家小姐便先行回雅間就是,我家外祖母並非不是通情達理之人,武家小姐有什麼說什麼即可,無需那般拘束著。”

有了範清遙的打起,武秋濯隻覺得自己滿血複活又是一條好漢,當即點頭答應了下來,邁著大步朝著雅間的方向走了去。

原本,她本是冇有抱任何希望的,自是不會爭取什麼。

但現在不同了,太子妃說得對,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

範清遙看著武家小姐那昂首挺胸的樣子,莞爾淺笑。

一直等目送著武家小姐進了雅間,她才收回目光尋著聲音朝著樓梯下了去。

一樓樓梯的拐角處,趙家夫人正是帶著趙蒹葭跟瓦舍的夥計商量著,“我聽說今日花家來這裡聽書了,不知在哪個雅間,可否請這位小哥幫忙打聽打聽?”

小二明顯是有些犯難的,“我們雖是瓦舍,可也不好隨意泄露客人的訊息。”

趙家夫人見此,連忙從袖子裡拿出了一錠銀子,“我隻想知道花家在哪個雅間,其他的事情便跟你再無關係。”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