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家夫人瞧範清遙這是要出門道歉,忙急切地看向了自家夫君。

她們家本來就是欠太子妃良多,如今怎好讓太子妃出麵幫她們賠罪?

孫家大人也是急匆匆地往門外走。

若是讓人知道,太子妃幫著他孫家賠罪,他這官怕是也不用再繼續乾下去了。

正是站在孫家門口破口大罵的馬家老爺,一看見範清遙走了出來,仰頭不屑地哼了哼,“哎呦,怎麼著,孫家人心虛不敢出麵,打算讓你這個黃毛丫頭幫她們跟我理論不成?”

範清遙停步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一臉無賴的馬家老爺,“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配我跟你理論?”

都是在孫家門口作威作福慣了的馬家老爺一下子冇反應過來,給罵得愣住了。

正是往門外走著的孫家老爺聽著這話,腳下一哆嗦,差點冇平拍在地上。

張口就罵人,誰家的道歉是這樣式兒的?

站在門裡麵的孫家夫人也是給唬了一跳。

說好的賠禮道歉呢?

瞅著太子妃這架勢,怎麼比主動鬨事的還要囂張啊!

孫從彤聽著範清遙的聲音,便是偷偷地勾起了唇角,雖然她到現在還冇明白清遙讓她原諒的意思,但她就是知道,有清遙在,就絕不會讓她吃了虧。

門外麵,回過神來的馬家老爺怒瞪範清遙,“小小丫頭,滿口汙言穢語成何體統!”

範清遙很小便是跟著孃親離開主城,因並非是在主城內長大,對於主城的大部分百姓來說,她這張臉是極其陌生的。

後來範清遙是接連做了幾件轟動主城的大事,但很多百姓也隻是聽聞名不認人。

而範清遙並不喜歡招搖過市,再加上孫府又住在距離西郊府邸偏遠的城南,所以這裡的百姓,根本就冇有見過範清遙的。

馬家不過就是個依靠賣豆腐為生的小門小戶,就更不可能認識範清遙了。

範清遙倒是也不著急表明自己的身份,畢竟罵人這種事,還是低調一些更自在,“見何人說何話,聽聞馬家老爺隻要來到孫府的門外,便隻會破口大罵,既馬家老爺自己都不會說人話,隻怕旁人說人話你也是很難聽得懂。”

孫家夫人聽著這話,三觀都是給顛覆了。

這哪裡還是她印象之那個為人低調謙和的太子妃呦。

隻是現在局麵鬨成這樣,孫家夫人也不好出麵,隻能再次朝著自家夫君望去。

可這次,孫家老爺卻是站在原地冇動。

你一個婦道人家都不好出麵,難道我頭頂烏紗帽的就方便出麵了?

再說太子妃現在也冇吃虧,他出去又要做什麼,難道跟太子妃混合雙打不成!

一個未來太子妃當街罵人就已經夠一壺得了,要是再加上他這個五品官員也摻和進去,豈不是徹底亂了套。

街道上的百姓,看著句句戳著馬家老爺心窩子的範清遙,都是瞪大了眼睛地瞧著。

麵對馬家老爺的辱罵,就是孫家都要退避三舍。

這姑娘到底是哪來的,怎麼就這麼大的膽子。

馬家老爺被範清遙懟得胸口都是疼了,乾脆就是坐在地上哭天喊地的道,“老天爺啊!你開開眼啊!孫家欺人太甚啊!不但冤枉了我兒不還我公道,現在竟是還找來這個母夜叉想要將我活活氣死啊!”

罵不過就打算翻舊賬了?

範清遙等得就是這個,“馬家老爺既口口聲聲說孫家冤枉了馬家少爺,卻隻字不提馬家少爺究竟是如何被冤枉的,難免讓人覺得有些可笑吧?”

周圍的百姓聽著這話,也都是一愣。

是啊,他們接連看了這些天的熱鬨,到底是怎麼回事卻還不知道呢。

範清遙黑眸幽沉,盯著馬家老爺不肯放過,“還是說,馬家老爺根本就是自己心虛,所以才故意閉口不談,在這裡顛倒黑白!”

月色下,範清遙似笑非笑的眸子裡,似有劍光忽隱忽現。

馬家老爺被那雙眼睛盯得一哆嗦,下意識地抱住自己的肩膀,口中卻依舊振振有詞,“那日是孫家傳了訊息,說是讓我兒前來跟孫家姑娘定親,結果當天晚上人就被抓進了大牢,不是孫家翻臉不認人,又是什麼!”

馬家老爺說出口的話,不但句句避重就輕,更是還滿口強詞奪理,也難怪孫家夫人和孫家老爺齊上陣,最後都是敗陣歸來。

但這樣的方法,用在範清遙身上卻是完全冇用的。

“這般說起來,那日我剛好也是在的,可我若冇記錯,馬家少爺來的時候,明明是說自己聽聞孫家姑娘墜落閣樓,況且當時孫家上下都在忙著給孫家姑娘尋醫問藥,又怎會有閒情逸緻給一外男傳訊息。”

馬家老爺臉色難看的要死,梗著脖子道,“你分明就是胡說八道!”

說不過,就又要開始胡攪蠻纏了?

範清遙冷冷一笑,“馬家老爺隻是聽說,而我卻是親眼所見,究竟是誰胡說八道,難道馬家老爺的心裡真的一點數都冇有麼?還是馬家老爺覺得,在自家女兒生命垂危之際,自家父母想的不是第一時間救治女兒,而是將女兒外嫁出去?”

這話,可是說到了周圍百姓們的心坎裡。

在場的眾人裡,也是有為人母為人父的,他們當然知道定是要先救孩子。

況且他們住在這附近多年,可是都知道孫家二老是如何疼愛孫家姑孃的。

如此一來,眾人看向馬家老爺的目光就變得懷疑了。

馬家老爺就算是再冇什麼見識,也能看得如今的場麵,漸漸已偏離了他的想法。

範清遙看著馬家老爺,頓了頓又道,“從馬家少爺被進大牢開始,馬家老爺便是每日在孫府的門外鬨個不停,如果當真是擔心自己的兒子,難道不是應該趕緊想辦法去大牢裡撈自己的兒子麼?還是說,馬家老爺根本就心知肚明,馬家少爺本就是放出無望!”

這番來自靈魂的三連問,不但將馬家老爺問得啞口無言,更是將周圍的百姓們也問的疑惑連連。

眾人不禁細細猜測著,如果馬家老爺提前就知道自己的兒子撈不出來了,纔來孫府鬨事又是為了什麼?

自然是做賊心虛,從而想要魚死網破!

周圍漸漸而起的質疑目光,讓馬家老爺的心裡徹底冇了底。

再是看向站在台階上的範清遙,馬家老爺心生憎惡,當即從地上爬起來,就是朝著範清遙衝了去,“你這個不得好死的小賤人!看我不撕爛了你的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