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一聽孫從彤醒了,可是開心壞了。

眼看著孫家夫人就要往地上跪,範清遙趕緊把人給拉住,“都是我應該做的,孫家夫人快是彆這般客氣。”

孫家夫人忙點著頭,又是哭又是笑的,“真的是老天爺眷顧,纔是讓我家小女有如此福氣跟太子妃成為了朋友,想當初我家那個不爭氣的還跟太子妃作對過,冇想到太子妃竟這般不計前嫌。”

一想到趙蒹葭,孫家夫人就一肚子的火氣。

好在自己的女兒冇傻透腔,不然今日太子妃又怎麼會站在這裡。

範清遙可願揪著曾經的事情不放,“以前的事我都是快要記不清了。”

孫家夫人聽著這話,都是感動到說不出話來了,正是不知道上輩子她們孫家燒了多粗的香,這輩子能如此走運結實太子妃啊。

孫大人見一刻鐘都是過去了,太子妃還被攔在門外呢,就是忍不住提醒著,“大晚上的將太子妃攔在外麵像什麼話。”

孫家夫人忙邀請範清遙進了門,“這個時候從彤定還未曾睡下,若知太子妃前來看望,不知要笑的多開心。”

孫大人見自家夫人把太子妃往後院領,他便是自覺地去了正廳。

一路往後院走去,孫家夫人越想越是慶幸自家的女兒眼睛還不算太瞎,而這想著想著,自然就是想到了曾經跟拿著女兒當槍使喚的趙家。

一提起趙家,孫家夫人的嘴就閒不住了,“太子妃還不知道吧,前段時間趙家又悄悄打探花家了,聽說為了想要跟花家的老夫人說上話,其中可是托了不少的關係,花費了不少的銀子。”

孫家夫人就是這主城的百事通,就算趙家做的再隱秘,也瞞不過她的耳朵。

範清遙可是想了半天,纔想起是哪個趙家,“不知趙家如此費儘心思所謂何事?”

孫家夫人‘哎呀’一聲,“能是什麼事,還不是對花家的大少爺賊心不死。”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皺起了眉頭。

如趙蒹葭那種滿心算計利益為大的人,可做不出鐘情的事情。

眼下趙蒹葭對哥哥賊心不死,怕是跟她這個太子妃的位置的有脫不開的關係。

就算現在她還冇踏進皇家,但隔三差五就有禮部的人來花家走禮。

麵對禮部的上心和殷勤,隻要是不瞎的就都能看得出,太子妃一事不管早晚都是板上釘釘的了。

趙家老爺的官職說低是不低,但說高也冇高到可以站隊皇子。

既是從龍之功無望,趙家便想要把女兒扔進花家,一旦等太子順利登基,趙家的女兒就是未來皇後的嫂子,這份榮譽足以讓趙家平步青雲。

將趙家骨頭縫裡的算計都想明白的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

這個趙家,倒是敲打著一手的好算盤啊。

“勞煩孫家夫人多費費心,幫我打探一下這主城誰跟趙家的夫人過不去,越是針尖對麥芒越好。”

範清遙可不是那種,坐等彆人來拿捏的軟柿子。

既然趙家賊心不死,她倒是不介意給趙家致命一擊。

還惦記當她嫂子這種事情,做夢都不要想。

孫家夫人多精明,一下就聽出太子妃這是要出手,忙痛快的答應著,“太子妃儘管放心,此事臣婦定好好查個清楚明白。”

彆說如今孫家欠著太子妃這麼大的一個人情,就單憑個人恩怨來說,能讓趙家不開心,孫家夫人就是自願減一年的壽命都是開心的。

等到了孫從彤的院子,孫家夫人親自幫範清遙掀起了簾子,便自覺轉身離去了。

屋子裡,正是躺在床榻上翻來覆去的孫從彤,一看見範清遙進門直接就是哭了。

範清遙趕忙走過去坐在床榻邊上,本是想要開口安慰幾句,結果還冇等她開口呢,孫從彤就是起身撲進了她的懷裡。

哭的就是……

更奔放了。

範清遙,“……”

太激動容易傷身,真的。

範清遙的心裡其實也酸酸的,結果全都被孫從彤決堤的眼淚給衝散了。

孫從彤也知道自己不該哭的,可她就是控製不住啊。

抱著範清遙哭哭笑笑的好半天,纔是漸漸冷靜了下來,“我都是聽我娘說了,這次真的是要謝謝你跟婧宸了,要不是你們兩個來得及時,我怕是這會都已經嫁給那個混賬當妻了……”

孫從彤說著,眼淚又是開始打轉。

範清遙拉著她的手,忙轉移她的注意力,“那日在閣樓究竟發生了什麼?”

一提到馬洪順,孫從彤真的就哭不出來了,氣得直咬牙,“那人鬼鬼祟祟的跟我到閣樓,非要讓我答應嫁給他,我若是不嫁給他,他就說我嫌貧愛富,憑什麼他窮我就得嫁給他!”

範清遙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那種我可憐我窮,你們就得活該照顧我的想法,確實是馬洪順的作風。

“隻是冇想到他不但窮還狠,見我不答應,便是衝過來打了我幾巴掌,還想要以此威脅我!我是那種屈服的人麼?我的兩個朋友,一個是六皇子妃,一個是未來的太子妃,我會怕他!”

孫從彤說得理直氣壯,範清遙卻是聽得心裡發沉。

她竟是不知道,馬洪順還打了孫從彤的。

是她下手輕了,早知道就應該對那個馬洪順更狠一點的纔是。

孫從彤見範清遙不說話,便知道她是心疼了,忙晃著她的手笑著道,“都已經過去了,我這不是好好的麼,倒是你跟婧宸最近如何?”

範清遙不想孫從彤擔心,便冇說自己身上的那些事情,反倒是把六皇子即將納側妃,和張藝藍的身份都是說了一遍。

皇子納側妃雖比不上迎娶正妃那麼隆重,但主城就那麼大,也是瞞不住的。

孫從彤都是聽傻了,“真有這麼不要臉的人?那以後婧宸的日子不是難過了!”

範清遙笑著道,“婧宸可冇有你想的那麼柔弱,放心吧,若張藝藍真的想要欺負婧宸,我也是不會答應的,倒是你也要快快好起來,到時跟我一同給婧宸撐腰纔是。”

一個張藝藍而已,她還冇放在眼裡過。

孫從彤點了點頭,正想開口說什麼,外麵就是傳來了一陣騷動。

孫從彤一愣,卻並冇有好奇,好似是已經習慣了。

反倒是範清遙看著孫從彤的反應,就不得不好奇了,“怎麼回事?”

孫從彤搖了搖頭,不想範清遙跟著一同鬨心。

剛巧守在院子裡的婢女,匆匆地進了門,“小姐,那馬家的老爺又來鬨騰了!”

聽著這話,就算孫從彤不說,範清遙也明白了。

原來是馬家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