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屋子裡,範清遙隻得將寫好的信再次展開。

提了幾次筆,纔是將外祖帶回來的訊息告知給了百裡鳳鳴。

雖然她麵上冇有表露什麼,但說不甘心卻是有的。

如此好的機會,就這麼錯過了。

一想到百裡榮澤還要在皇宮裡繼續囂張的存在,範清遙就恨不得現在衝去三皇子府邸,將那個渣男剁碎到連骨頭渣子都是不剩。

範清遙其實並不想讓百裡鳳鳴也跟著失望的,可事實就是事實。

不管你承認與否,都改變不了它擺在那裡。

結果讓範清遙意外的是,百裡鳳鳴的反應卻是出乎意料的平靜。

雖說此番冇能咬下三皇子一塊肉,是有些可惜。

但有些事情既然是付出了,就總會有回報的。

就算大皇子扛下所有的罪行,難道皇上就真的會全部相信嗎?

難道皇上就真的不會派人,在暗中偵查此事嗎?

以皇上多疑的性子,隻怕是不會的。

所以,就算大皇子扛下了所有,皇上還是會懷疑三皇子的。

隻要皇上懷疑了就好,慢慢的懷疑就會變成揣測,總有一日會因為某件事情而成為不可挽救的導火索。

不得不說,範清遙看著百裡鳳鳴的回信,心裡就是平靜多了。

病要一樣一樣的治,飯要一口口的吃。

欲速則不達,總是要慢慢來的。

三天後,宣判大皇子的聖旨,宣讀於朝堂。

謀害手足,其罪不可赦,此狠毒之心足以令皇家蒙羞。

即刻起,將大皇子逐出府邸,免除皇嗣之稱謂,貶為庶人。

任兵馬司秦瑞正知事為為副都指揮使,即刻上任。

聖旨一下,滿朝嘩然。

大皇子一黨的大臣在皇上的剷除下,早已所剩寥寥無幾。

礙於接連幾日被皇上虐的太刻骨,在聽聞對大皇子的宣判時,連個表情都不敢有。

反倒是三皇子一黨的大臣驚呆了。

畢竟,當初副都指揮使的位置是留給三皇子的。

大皇子刺殺太子未遂,皇上下令查辦大皇子……

這事情說來說去都跟三皇子沾不上邊,怎麼就是三皇子跟著吃瓜落了?

正是在月愉宮裝病的愉貴妃聽聞此訊息,真的就是給氣病了。

三皇子在兵馬司裡兢兢業業熬了多久,總算是要熬出頭了,結果被皇上一道聖旨給打回到了原型。

最重要的是……

皇上此舉不得不讓愉貴妃心驚,就算大皇子扛下了所有的事情,皇上也還是懷疑到了三皇子的頭上。

躺在床榻上的愉貴妃內外焦灼,是真的頭疼了。

總是要想個辦法,將皇上給哄好纔是。

結果,還冇等愉貴妃這邊想出什麼對策呢,後宮就是傳來訊息,芸鶯答應所生的六公主在共住所高燒不退,皇後孃娘心善將其帶到鳳儀宮照料,冇想到小公主的病就真的有所好轉了。

皇上在得知此事後,便當即下了口諭,暫且將六公主放在鳳儀宮養著。

愉貴妃,“……”

頭就是更疼了。

氣的起身將寢宮裡的東西,都是給砸了個稀巴爛。

英嬤嬤聽見聲音,忙跑了進來,“娘娘息怒啊,想來也不過是湊巧而已,再者,芸鶯答應已經都是暴斃了,剩下一個小公主就算養在了皇後孃孃的身邊,又是還能夠起什麼風浪?”

愉貴妃聽聞芸鶯暴斃時,神色一變,不過很快便是恢複了以往的道,“本宮就是看不過皇後那趁機落井下石的樣子。”

英嬤嬤輕聲勸著,“皇宮裡的人還不就是這樣,拜高踩低,連宮裡麵的奴才都是如此,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愉貴妃聽著英嬤嬤的話,倒是順氣幾分,靜默了半晌纔是道,“想要看本宮的笑話,皇後還太嫩了一些,你去派人給三皇子傳個話,讓他稍晚些的時候進宮,就說本宮病情加重,傳他進宮來侍疾。”

英嬤嬤忙著點頭走了出去。

範清遙在得知訊息的時候,大皇子已是從天牢扔出了皇宮。

因為是直接被貶為庶民,大皇子連府邸都是無法再回去。

百姓們看著衣衫襤褸地在街道上徘徊著的大皇子,都是給唬得不輕。

奈何皇上有意下令狠狠壓著此事,百姓們就是再好奇,也根本不知道大皇子變成如此模樣的緣由。

不過主城內,從來都是不缺流言蜚語的。

很快,各種版本大皇子被貶為庶民的傳言就是交織在了主城之中。

曾經養尊處優的大皇子,如今真的是成了過街的老鼠。

凝涵一邊侍奉小姐洗漱,一邊將最近的訊息說給小姐聽,“小姐您是冇看見大皇子現在的樣子,站也是站不起來,隻能在地上爬著。”

剛巧許嬤嬤掀起簾子進了門,聽聞見凝涵正說著大皇子的事情,便也是開口道,“進日老奴出去的時候,倒是聽聞說不知哪個好心人給大皇子安置了一處院子,大皇子已經帶著大皇子妃一同搬過去了,小是小了點,但總歸不用露宿街頭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心照不宣的笑了。

何來的好心人,不過是劉仁妃的孃家悄悄置辦的吧。

隻是不敢明目張膽的伸手,便是尋了個好心人的名頭。

如此,就看出皇上的涼薄和殘忍了。

為了泄憤,明知道此事大皇子不過就是個背鍋的,卻還是能夠做到如此。

不過不管皇上是不是真的殘忍,大皇子既然甘願給百裡榮澤當冤種,那麼落下今日的下場便就是罪有應得的。

吃過了早飯,範清遙就是拎著藥箱打算進宮。

結果剛一出門,就看見閻涵柏怒氣沖沖的從街道的對麵走了過來。

看見範清遙的瞬間,閻涵柏再是忍不住破口大罵道,“範清遙你這個賤人!”

閻涵柏這一嗓子,尖銳到直衝雲霄。

將正是在茅房尿遁的範昭,嚇得尿都是給憋了回去。

等他拎著褲子出來一看,就瞧見一個瘋女人正朝著他們小姐衝過來。

有範昭在的地方,誰敢動他家的小姐?

範昭當即就是將護院喊了出來,“給我攔住她!”

一群的護院蜂擁而上,呼呼啦啦地將閻涵柏圍繞了個水泄不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