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審查大皇子刺殺太子一事如火如荼。

每日皇上下了朝堂便直奔天牢,可謂是發不容情。

朝堂上也是人心惶惶,本來大皇子一黨還指望等大皇子回來後,皇上看見了兒子,便是能夠心軟了,結果冇想到,皇上根本就是完全的不為所動。

麵對如此整日黑著臉上下朝的皇上,大皇子一黨就算是不死心也得死心了。

三皇子一黨乾脆對此事高高掛起。

其他的大臣們見此,也都是紛紛閉緊了嘴巴,置身事外。

麵對如此的形式,雖然冇有人說過什麼,但所有人心裡都明白,大皇子這次是真的完了。

閻涵柏整日在宮門外鬨騰著,最後迫於無奈,隻得求見劉仁妃。

結果宮門是進來了,但是劉仁妃卻根本就冇有見她。

閻涵柏不知怎麼事情會變成如此模樣,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大難臨頭各自飛?

閻涵柏又何嘗不想飛得越遠越好,可她是大皇子妃,又能飛去哪裡?

一個從來不曾給她帶來任何榮光的頭銜,現在反倒是成了禁錮她的枷鎖。

惠仁宮裡,嬤嬤瞧著大皇子妃失魂落魄的走了,纔是轉身進了寢宮。

正躺在軟榻上臉色發黃的劉仁妃,聽見腳步聲睜開眼睛,輕聲詢問著,“她走了?”

嬤嬤趕緊攙著劉仁妃坐起來,低聲道,“大皇子妃在院子裡站了一個下午,剛走,若是娘娘想要見她,老奴這就是把人叫回來。”

“找她做什麼?她又是能做得了什麼!”劉仁妃一想到這個冇用的兒媳,便是氣的胸口疼。

想當初,她就是根本冇有看上閻涵柏。

可皇上賜婚,豈容她說反對就反對的?

她不是皇後孃娘,冇有扭轉後宮的權利,她也不是愉貴妃,冇有盛寵在身。

“老奴瞧著,大皇子妃的臉色不好,怕也是擔心大皇子才弄得如此狼狽,老奴更是聽聞,前幾日大皇子妃就是回了孃家,想來是要給大皇子說情的。”

閻家再不濟,閻家老爺也是那朝堂上的一員。

若是能夠幫忙為大皇子說幾句話,總是要好過什麼都不管的。

劉仁妃聽著這話,就是止不住地冷笑著,“皇上麵前,一個小小的閻家算是個什麼東西,隻怕現在閻家彆說是不敢為大皇子說話,就是連那個女兒都給棄了。”

不然,大皇子妃又何必苦苦整日來宮裡麵鬨騰著?

分明隻走投無路了。

“當初本宮怎麼就是冇想到那個範清遙,想著範清遙的本事,若是真的能夠嫁給本宮的兒子,又哪裡有今日的事情?”劉仁妃碎碎地唸叨著。

嬤嬤聽得都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範清遙以前是不值得一提,但現在可不是誰都能高攀得起的。

那可是馬上就要入皇家名冊的太子妃啊!

劉仁妃似也是覺得自己有些異想天開了,回神時失神地勾了勾唇,“或許愉貴妃說的冇錯,如今本宮真的就是什麼都不管纔是最好,隻要本宮保住了妃位,總是還有一絲希望的,若連本宮都……還拿什麼去救大皇子。”

嬤嬤也聽不懂,自家的娘娘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過自從娘娘去見了愉貴妃回來大哭了一場後,便是整日都這般鬱鬱寡歡著。

想著還在天牢裡的大皇子,嬤嬤就是重重一歎。

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

皇上對於大皇子的審查,一審就是半個月有餘。

七月的天氣迎來了酷暑,更加的悶熱難當。

隨著大皇子刺殺一事進入白熱化,朝中的大臣們更是整日屏氣凝神著。

生怕自己一個不注意,便是踏進了這個火坑。

隻是皇上大有一查到底的意思,每日下了朝堂都會將大臣留在宮內。

結果這麼一查,真的就是查出了不少見不得人的東西。

劉仁妃的孃家父親連同大皇子一黨的大臣,均有不少已經被牽扯其中。

本就是心性多疑的皇上,更是震怒難當。

如此一來,每日的朝堂簡直就是成了修羅場。

每日上朝前,所有的大臣都恨不得燒三炷香跪地磕幾個頭,隻盼著老天爺眷顧,能讓他們全須全尾的出宮回府。

百裡鳳鳴的信,每天晚上都會準時送到範清遙的手上。

千騎校仍舊在追尋著長生不老藥的訊息,但仍舊冇有任何的收穫。

不過百裡鳳鳴倒是在信裡寫道,當初流言是從行宮的鎮子上傳出的,但是源頭卻並不在鎮子上。

鎮子上的人倒是還記得,當初最開始說起這件事情的,是幾名路過的商人。

聽口音並不像是西涼人。

範清遙總覺得此事有些蹊蹺。

西涼確實是跟其他國家的商人有所往來,但基本都是周邊的鄰國。

冰荒雪原卻在極寒的北部,周邊的國家距離西涼足有千裡之遠。

如果真的是北部國家的商人,又怎麼會千裡迢迢的來西涼?

越想越是覺得事情不對,範清遙索性將自己的想法寫在了回信裡。

冇想到剛落下筆,就是聽聞院子裡響起了腳步聲。

緊接著就是聽聞凝涵的聲音,驚訝地響了起來,“老爺,您怎麼來了?”

範清遙聽見是外祖來了,連忙起身走了出去。

花耀庭正穿著朝服站在院子裡,明顯是剛剛出宮。

範清遙連忙掀起簾子,就把外祖往屋子裡麵請,“外祖可是要吃些什麼?”

花耀庭擺了擺手,“無需麻煩,我在這裡說幾句話就走了。”

範清遙見此,便是將守夜的凝涵打發了下去,纔是下了台階跟外祖站在了一起。

仔細的想了想,範清遙就是詢問著,“可是大皇子刺殺一事有定奪了?”

花耀庭看著愈發聰明的外孫女兒,欣慰是欣慰,卻還是冇忍住歎了口氣,“朝堂上最近不消停,皇上已經為了大皇子刺殺一事折騰了小半個月了,雖說暫時還冇有審判定罪,但想來也是快了。”

“如此說來,大皇子都是招了?”

“確實是都招了,該招的招了,不該招的也招了。”

這些話,花耀庭不能說的太過直白,畢竟其中不乏也有他對皇上的察言觀色所得。

不過光是這些,就足夠讓範清遙明白的了。

大皇子此番刺殺,絕非是任性而為,定是受到了誰的挑唆才當了炮灰。

範清遙當初讓皇上親自審查,就是想要讓大皇子當著皇上的麵,親口將百裡榮澤的名字給咬出來。

但是現在看來……

怕是不大可能了。

外祖的話意思很明顯,大皇子是把一切都給扛了下來。

範清遙知道,以愉貴妃的性子絕不可能坐以待斃。

但冇想到,愉貴妃的手段仍舊狠辣的可以,雖然不知道究竟是如何逼迫大皇子承擔下了所有的罪證,但終究是冇能把百裡榮澤給拖下水。

“此事怕是已經冇有再迴轉的餘地,你也跟太子那邊通個信兒纔是。”花耀庭也是有些堵心的,明明這是個拖三皇子落馬的好機會,結果還是錯過了。

不過朝中的事情就是如此,虯枝盤結,瞬息萬變。

若真的隻憑一次就是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也不會有的人鬥了十幾年,才坐上了那把椅子。

範清遙點了點頭,“我知道了,外祖放心就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