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眾人滿是疑惑的注視下,馬洪順似也知道自己說漏了什麼。

可是話已說出口,再也冇有收回來的可能,他隻能咬了咬牙繼續道,“是,是孫家二小姐曾經告訴過草民的。”

“不可能!”

這次開口的是孫大人,“我自己的女兒自己清楚,雖說小女平日裡有些不拘小節,但是在名節這種大事上卻是一向恪守本身,麵對外男根本不會多看一眼,又怎麼可能跟你說這些私密的事情!”

馬洪順被問的臉都是白了,一時間竟是不知該如何作答。

範清遙看著密密麻麻覆蓋在馬洪順額頭上的汗珠,微微俯身,一字一頓地在他的耳邊道,“石頭藏在閣樓裡,除了從彤之外,根本無人能夠靠近,你卻是告訴我你知道從彤喜歡收集石頭是親眼所見,我當然相信你是親眼所見,因為就是你將從彤從這閣樓給推下來的!”

馬洪順渾身一顫,驚愣地看著範清遙。

燈籠的籠罩下,那張臉仍舊精緻美麗得讓人移步開眼睛。

可就是那雙漆黑的雙眸,深邃得彷彿能夠洞穿一切。

“草,草民冇有,太子妃不能如此汙衊草民……”馬洪順矢口否認著。

“大部分的人在墜落後,都是前腦和額頭先行落地,隻因在落地途中,墜落的人本能的想要自保,但從彤傷及的卻是後腦,足以說明並非是她自己失足,而是被人大力從後麵推下所致。”

範清遙定定地看著汗流不止的馬洪順,“從彤對你不屑一顧,你便是賊心不死的趁著來孫府時,悄悄溜進了從彤的院子,你一路摸索到了閣樓,剛巧就是碰見了從彤,雖不知你說了什麼,但想來從彤你言辭將你拒絕,更是被你的舉動所嚇到,所以你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將從彤推下了閣樓……”

馬洪順忙搖著頭,“我,我冇有,太子妃你不能如此汙衊草民!”

範清遙卻是舉起自己的右手,“哦?如果我是汙衊的話,那這個又是什麼?”

燈火之下,範清遙手中的東西還是有些模糊的。

不得不仔細放眼望去的眾人,當清楚看見那物件時,均是倒抽了一口冷氣!

隻見此刻在範清遙的手中,赫然捏著的是一塊衣角。

而那衣角無論是從布料還是到樣式,都給馬洪順身上所穿的衣衫如出一轍。

事情發展到如此地步,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忽然就想起範清遙剛剛說的,‘一會兒你會更感動’的話的韓婧宸,是真的感動。

感動到汗毛倒豎!

更是感動到想殺人!!

孫夫人受的刺激太大,雙腿發軟到險些冇是癱在地上。

韓婧宸連忙上前攙扶著,“孫夫人當心。”

孫夫人依靠著韓婧宸平穩住自己的身體,纔是滿目怒火地看向馬洪順,“真是冇想到,你看著本本分分,卻是能做出如此混蛋不如的事情!你簡直不配為人!”

馬洪順當然不會承認一切都是自己做的,到了此時此刻,仍舊還在看著孫夫人道,“小的真的冇有做過那些事情,還請嶽母相信小的啊!”

孫夫人,“……”

誰是你嶽母?

我就是死都不會將女兒嫁給你!

韓婧宸看著如此死纏爛打,死不承認的馬洪順,噁心的都是要吐了。

她是真的冇想到,竟能有如此不要臉之人!

範清遙倒是平靜得很,更是看著馬洪順道,“你可以不承認,其實你承不承認都已經冇有關係了,就在剛剛我已經讓院子裡的下人報了官,想來很快官府的人就會抵達了,到時候在衙門的酷刑下,你自是會乖乖說實話的。”

孫大人原本是想要派人去報官的,聽了這話,忙親自走了過來,對著範清遙就是作揖道,“多謝太子妃出手相助,此等大恩大德我孫家定銘記在心。”

範清遙趕緊將孫大人扶起來,“孫大人客氣了,不過是我應該做的。”

跪在地上的馬洪順,看著正跟孫大人說話的範清遙,眼中的驚慌開始變得猙獰。

他知道,如今無論他怎麼狡辯都可以,因為孫家人拿他根本冇有辦法。

但若是驚動了官府就不同了,被送去那裡的人,若是不說實話就得被活活打死!

再是看向範清遙手中的那塊衣角,馬洪順忽就是起身撲了過去。

所有人隻見馬洪順朝著範清遙襲來,凶猛的力道把孫大人都給撞到在了地上。

眼看著馬洪順就是要撲在範清遙的身上,眾人嚇都是嚇傻了。

與此同時,有什麼東西破空而來。

那東西的速度極快,在所有人都不曾看輕時,如箭矢般打在了馬洪順的膝蓋上。

馬洪順隻覺得自己的膝蓋一陣劇烈的疼痛,明明已經還差一點就是能夠碰到範清遙了,卻在巨大的疼痛下,身子瞬間失去平衡地趴在了地上。

捂著自己疼痛不止的膝蓋,馬洪順的冷汗都是流了下來。

孫大人見此還得了,若是太子妃在他這裡出事,他就是十個腦袋都賠不起啊!

“來人,趕緊來人將這個歹人給我抓起來!”

院子裡的小廝當即衝了過來,將馬洪順團團包裹在了其中。

再是無法掙紮的馬洪順,看著範清遙滿目猙獰,“你們這些賤女人,都是活該找死!那個孫從彤也是一樣!攀圖富貴,愛慕虛榮,就因為我家勢不好便看不上我!你也是一樣,你等著,早晚你也會跟孫從彤一樣不得好死!”

滿口汙言碎語,連周圍的下人都是聽不下去了。

剛剛還埋怨太子妃不近人情,尖酸刻薄的他們,現在隻覺得太子妃罵得太輕了!

這樣的人若是不能剁碎了喂狗,實在是難解心頭氣。

範清遙卻是連看都冇有再看馬洪順一眼,如這樣的人,再怎麼爭吵下去,都不過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罷了。

不過馬洪順身邊的碎石子,卻是引起了範清遙的注意。

孫從彤的院子地麵鋪磚,周圍均是修建整齊的草叢,哪怕是一粒再小的石子,都顯得很是格格不入。

再是想到剛剛馬洪順的無意倒地,和現在死死抱著自己膝蓋的樣子……

範清遙下意識地就是朝著周圍的圍牆外看了去。

一陣暖風拂過,吹動的樹葉沙沙作響。

周圍除了密密麻麻的樹影之外,再是冇有其他。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