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聽著這話,均是一愣。

馬洪順不明所以地看著麵前容貌靚麗的女子,眼中閃過了一抹不屑。

剛巧這個時候孫夫人就是走了過來,輕聲對範清遙道,“太子妃有所不知,此人雖容貌和家勢都是差了一些的,但奈何卻從彤卻是真心,如今我們孫府的情況太子妃也是知道的,我和老爺……隻盼著能找個對從彤好的。”

孫夫人其實心裡是感動的。

早就知道自家女兒跟太子妃交好,但冇想到太子妃竟真的待自己女兒如此看重。

馬洪順一聽麵前的人竟是太子妃,愣了幾愣後,忙又磕著頭道,“草民見過太子妃,草民自知配不上孫家二小姐,但草民貴在有一顆待孫家二小姐的真心,草民願發誓,這一生都會對孫家二小姐不離不棄!”

說話的同時,馬洪順又是繼續磕起了頭。

彷彿,剛剛那麵對範清遙時的不屑,隻是範清遙自己一人的錯覺而已。

孫大人倒是冇想到,因為自家女兒的婚事,將太子妃都是給請出麵了,心裡說不出的感激著,但如今卻隻想快快了結了此事。

不然,難道真的要昭告天下,說他的女兒以後都是再也醒不過來了嗎?

隻是根本不等孫大人開口,就是見範清遙看著馬洪順又道,“我聽聞你一直對從彤很是上心?無論大事小情均事無钜細?”

馬洪順忙點著頭,“草民自從見過孫家二小姐後,便是對其一見忠心。”

孫大人,“……”

忠心?

是鐘情吧……

範清遙像是冇有聽出馬洪順口中的語病,頓了頓又道,“以前,我倒是在從彤的口中聽聞過你的名字,可我若是冇記錯,從彤對你似乎並無好感。”

一旁的韓婧宸,“……”

啥時候的事情,她咋完全不知情?

可馬洪順明顯相信了範清遙的話,神色之中更見一抹慌張。

不過很快,他便是一臉誠懇地又道,“孫家二小姐身為孫家小姐,看不上草民也是情理之中,草民自知不配孫家二小姐,故每日都特意前來孫府,隻為了能讓孫家二小姐看見草民的真心。”

範清遙似是根本不相信馬洪順的話,譏笑著勾了勾唇,“真心?你的真心能值幾個錢,竟也好意思口口聲聲拿出來炫耀,就不怕笑掉旁人的大牙麼?”

“草民對孫家二小姐是真的全心全意,這段時間更是每日都仔細觀察著孫家二小姐的喜好,隻盼著孫家二小姐能夠知道草民的好……”

馬洪順像是生怕太子妃會阻擋婚事似的,再次重重地磕起了頭。

“草民早就是想好,無論孫家二小姐究竟喜歡誰,草民都會誠心祝福,卻不曾想到老天爺不長眼,竟是讓二小姐遭遇此不公,若孫家二小姐的意中人願意迎娶孫家二小姐,草民仍舊願意遠離祝福,但若是冇有人迎娶孫家二小姐,草民更願意陪伴在孫家二小姐身邊,一生一世。”

馬洪順的腦袋,一下下地重重磕在地麵上,不停地發出著悶響。

“砰砰砰……砰砰砰……”

在如此卑微而又誠心的對比下,站在原地的範清遙就顯得很是尖酸刻薄了。

院子裡,不乏站著很多孫府的下人。

他們看著從始至終都卑微請求的馬洪順,心裡是酸更是痛的。

明明馬洪順對自家的二小姐是真心實意的,可太子妃卻仗著自己有權有勢,便是如此將普通的馬洪順當做螻蟻。

韓婧宸見此,也是有些看不過去了。

可是她更多的卻是詫異。

畢竟在她的認知裡,範清遙可不是如此勢力之人。

孫大人和孫夫人對視了一眼,二人的眼眶早就是都紅了的。

他們是知道太子妃是為了自家的女兒好,可如此做法未免有些太多分了。

再一想到他們曾經或許也是如此對待馬洪順的,他們的心就更是自責和不忍了。

他們是要多糊塗啊,差點就是讓女兒錯過了一個如此真心的人。

孫夫人走了過來,輕聲道,“臣婦知道太子妃關心自家小女,可事情已經不可改變,還請太子妃高抬貴手,成全了自家小女的這門婚事啊。”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冷冷地笑了,“成全?我為何要成全,如這種豬狗不如的東西,根本就不配碰從彤的一分一毫。”

孫夫人,“……”

這話說的就過分了吧?

如此直白的話,就是把孫大人都是給整不會了。

感受到周圍下人愈發壓抑且憤怒的氣息,孫大人急的恨不能現在就親自把太子妃給抬出去送走,隻怕府裡的下人暴動起來,到時候怕他也是攔不住啊!

範清遙卻是不管不顧,看著卑微地馬洪順又道,“你說你喜歡從彤,你又是憑什麼喜歡她,她的一切你又是知道多少?”

馬洪順為了表示自己的心意,忙開口道,“草民自是瞭解孫家二小姐的,知道孫家二小姐喜歡吃甜不喜歡吃辣,更知道孫家二小姐喜歡晚上一個月靜靜地看著月亮發呆,還知道孫家二小姐不比主城其他的女子一般,喜歡金銀首飾,隻如同單純的小女兒一般,喜歡將各種奇怪的石頭當做珍寶,一顆顆的收集起來。”

此話一出,院子裡的人就都是驚愕住了。

就是連原本還要勸範清遙的孫夫人,都是安靜了下來。

馬洪順察覺到了院子裡的氣氛有些不對,下意識地回想著自己剛剛說的話。

奈何就在這個時候,範清遙的聲音卻再次響了起來,“不過是你紅口白牙,一麵之詞罷了,這種話也能當成自證說出來,當真是要笑死人了。”

馬洪順冇想到自己竟是被人接連否認,想都是冇想就再次開口道,“一切都是草民親眼所見,太子妃大可查證!”

麵對如此信誓旦旦的說辭,孫夫人可是聽不下去了。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馬洪順,聲音都是再跟著顫抖著,“我家小女兒是喜歡收集奇奇怪怪的石頭冇錯,但這些石頭卻一直都讓她寶貝的藏在院子裡的閣樓之中,那閣樓就是我這個當孃的都是冇進去過,你又是如何親眼所見?”

孫大人聽著自家夫人這番話,也是正色了起來。

院子裡的下人們也是奇怪地看向馬洪順,夫人說的冇錯,二小姐的閣樓可是其他人統統止步的,一個外男又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