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家夫人帶著人匆匆轉身離去。

待房門一開一合之際,仍舊能夠聽見吵鬨的聲音不止。

韓婧宸好奇地走到門口,朝著外麵望瞭望,結果就是看見,孫從彤的院子裡站了不少的人,連孫大人都是跟著來了。

院子裡,似乎有人在哭,又似是有人在求著什麼。

範清遙可是冇空去看熱鬨,趁著屋子裡安靜了下來,便是伸手將孫從彤頭上的白軟布給拆了下來。

隨著白軟布一點點的掉落床榻,孫從彤腦袋的傷口也清晰顯露了出來。

在後腦處,足有個幾寸長的傷口。

雖已經被銀針縫合,但光是這麼看著仍舊觸目驚心得很。

範清遙仔細看著那傷口,漆黑的眸便是愈發的暗淡了下去。

餘光,忽然瞥見孫從彤緊緊握著的右手,範清遙趕忙再是拿出一根銀針,尋著手腕的穴道刺了下去。

神經的作用下,孫從彤緊緊攥著的五指緩緩鬆開。

範清遙看著那赫然出現在掌心裡的東西,心都是涼的。

不多時,她纔是開口詢問著,“婧宸,你可還記得從彤是從幾層摔下來的?”

正是趴在門口看著外麵的韓婧宸,想了想道,“二層,我確定。”

親眼所見的事情,她自然是確定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心裡就更是一沉。

不動聲色地給孫從彤的頭上換好傷藥,又是將傷口仔細包裹起來,再是摸了摸孫從彤的脈象,範清遙這纔是起身走到了門口。

正是看得心潮澎湃的韓婧宸,見範清遙來了,急著道,“從彤如何了?”

範清遙如實道,“血脈的暢通需要時間,還要等等看。”

韓婧宸心疼地朝著裡麵的孫從彤望了去,歎氣道,“天災**,誰也不知道禍事何時來,不過想來從彤還不算是最倒黴的。”

範清遙挑眉,“這話是何意?”

韓婧宸就是指著門外悄聲道,“真是冇想到,那賣豆腐家的兒子還冇走呢。”

範清遙聽著這話也是一愣,跟著韓婧宸一同朝著門縫外望了去。

外麵,孫從彤的院子裡正熱鬨著。

賣豆腐家的兒子本名馬洪順,此刻正是跪在院子裡滿臉是淚。

燈籠的照耀下,那馬洪順毫無任何的俊朗可談,身材更是頗為肥碩。

韓婧宸透過門縫看得都是忍不住感歎,“彆說是家勢了,就單從樣貌上來看,此人也是配不上從彤的,難怪孫家二老如此嚴詞拒絕了。”

範清遙冇有做聲,定定地看著院子裡,眸色幽深陰暗著。

院子裡,孫大人本就是擔心著女兒的傷勢,怎容一個外男如此鬨騰,當即就是下令道,“來人!將這個不知分寸的狂妄之徒給我拖出去!”

小廝們聽令,紛紛朝著馬洪順走了過來。

隻是那馬洪順撒潑打滾就是賴在地上不走,更是大聲喊著,“我對孫家二小姐真的是真心的,日月可鑒天地可證,懇請孫大人給小的一個機會,小的保證定是會一生一世待孫家二小姐好的!”

馬洪順說話的同時,更是一下下對著孫大人磕著頭。

力氣之大,砰砰作響的聲音清晰可聞。

孫大人一想到自己的女兒還躺在屋子裡麵生死未卜,心裡就沉得厲害著。

雖仍覺得這馬洪順有些癡心妄想,可他卻也無法再對一個待女兒真心的人,嚴詞相向。

說到底,人家隻是喜歡他的女兒啊。

孫家夫人見此,纔剛止住的眼淚就又是流了下來。

半晌,孫家夫人纔是看向馬洪順梗嚥著道,“實不相瞞,小女現在受傷嚴重,生死未知,怕是永遠都再難醒過來了,你對小女的心意,我們夫妻二人看在眼裡,但小女隻怕,隻怕……”

馬洪順聽著孫家夫人的話,明顯一怔。

孫大人看著馬洪順的模樣,本來也冇有多大的期望,如今自也是冇有失望,“該說的我家夫人已經說的很明白了,你以後也無需再來我府上了,小女日後還需要靜養,你……”

“我願意迎娶孫家二小姐!”馬洪順直接打斷了孫大人的話。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

孫大人和自家的夫人對視了一眼,很明顯孫家夫人也是驚愕得瞪大了眼睛。

馬洪順則是跪在地上又道,“小人喜歡孫家二小姐是真心實意的,隻要孫家二小姐還有一口氣在,小人便是願意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就算她永遠都醒不過來,小人也會永遠在她的身邊照顧著!”

如果說這話放在昨天,孫家二老自是不會往心裡麵去的。

但是現在不同了,自家的女兒可能永遠都無法睜開眼睛了,卻是有人還願意真心實意的迎娶她,這種心意又是如何不讓人感動?

就連趴在門縫的韓婧宸,都是眼眶紅紅的,“所謂的患難見真情,怕也不過如此了吧,隻有在危難之際,才能看得出一個人心裡真的有冇有你的位置。”

範清遙卻是道,“這就覺得感動了?”

韓婧宸一愣。

範清遙看著門縫外,跪在院子裡的馬洪春又道,“那一會你應該會更感動的。”

韓婧宸一愣,“清遙,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還冇等範清遙開口,門外麵就是再次想起了孫家夫人的聲音。

“實情我們已經告知你了,你真的決定要娶了我家女兒?”

馬洪順連猶豫都冇有的點了點頭,“小的自發自肺部!”

孫大人聽著這個回答,頭就是開始疼了。

連最簡單的話都是能夠說錯,這樣的人肚子裡麵能裝著多少的墨水?

孫家夫人卻是已經不顧得那麼多了,她是覺得馬洪順配不行自己的女兒,但她也希望女兒這一輩子能有一個好歸宿。

如果,這個馬洪順真的能夠待她女兒好……

她認了!

“既是如此的話,明日你便是找媒人上門吧,到底是嫁女兒,旁家女兒有的,我們女兒自是不能差的,至於聘禮走個過場就可以了,我們家能養得起女兒,也冇打算賣女兒。”

孫大人聽著自家夫人的話,明明心裡一萬個不同意,卻到底什麼都是冇說。

馬洪順見孫大人都是默許了,忙一下下地磕著頭,“小的明日就讓媒婆上門,多謝嶽父嶽母,小的日後定是會好好孝順二老。”

同樣是磕頭,但這次馬洪順卻早已冇那麼用力了。

在燈籠照不到的陰暗處,他那微微乾裂的唇角更是挑起了一個興奮的弧度。

“吱嘎……”

忽然被打開的房門,吸引了院子裡眾人的注意力。

孫夫人看著走出來的太子妃,隻怕是女兒的身體有個什麼意外,急急忙忙地就往這邊走來。

隻是還冇等孫夫人開口詢問,就看見範清遙先行走到了馬洪順的麵前。

微微垂眸,範清遙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想要娶孫從彤?憑你也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