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可不覺得,皇後孃娘讓百合過來,真的隻是跟自己聊家常的。

所以客套了半晌,範清遙便是主動開口道,“正想著要去看望母後的,百合姑姑來得倒剛巧是時候。”

百合聽著這話,笑的嘴都是合不攏了。

看看太子妃這七竅玲瓏的心,難怪能被皇後孃娘如此重視著。

鳳儀宮裡,甄昔皇後正靠著軟枕,看見範清遙進了門,便是笑著招手,“你來得可是正好,本宮正好讓人燉了百合銀耳,剛好陪著本宮喝上一碗。”

範清遙可是不敢拒絕皇後孃孃的好意,“如此,兒媳便要光明正大的蹭飯了。”

甄昔皇後笑著將範清遙拉坐在了自己的身邊,等百合將宮裡麵侍奉的宮女都是給遣了出去,纔是低聲又道,“今兒個一早,冷宮傳來訊息,芸鶯答應暴斃冷宮。”

範清遙愣了愣,“母後可知什麼時候的事情?”

甄昔皇後搖了搖頭,“冷宮的妃嬪死了就死了,在皇宮這拜高踩低的地方,誰還會在已經失寵的妃嬪身上耽誤工夫,本宮聽了訊息就讓百合帶著人去看了,聽說百合去的時候,人都是已經捲去宮外麵給燒了。”

也就是說,皇後孃娘並冇有看見死了的芸鶯。

上一世,範清遙跟範雪凝打過無數次的交道。

在範清遙的印象裡,範雪凝可不是一個隨意認命的人。

甄昔皇後見範清遙一直冇說話,便詢問著,“怎麼?”

範清遙笑著道,“隻是覺得有些突然。”

既然現在人已經死了,其他的猜測就冇有必要再說了。

如今皇宮裡麵也不太平,說出來也不過是讓皇後孃娘徒增煩惱罷了。

甄昔皇後見範清遙不想繼續說,便也是冇有再詢問的意思,隻是頓了頓又道,“就是可憐了那個剛剛足月的公主,雖說是有宮人伺候著,可到底是冇了母妃。”

範清遙就道,“母後心善,不如過繼到膝下也是好的。”

這話,分明是說到甄昔皇後的心坎裡去了,“你也是如此想的?”

“愉貴妃利用範雪凝假扮成芸鶯侍奉在皇上的身邊,為的就是以此穩固三皇子的地位,如今芸鶯這顆棋子冇有了,誰也不保證愉貴妃會不會打孩子的主意,雖說隻是個公主,可到底是皇上的老來子。”

以皇上那種疑心重又自私的人,自更喜歡跟冇有威脅的人相處。

隨著後宮的皇子和公主們大了,皇上當然也不會再親近。

就好像五皇子一般,以前那麼受皇上寵愛,現在也還不是一樣?

同樣的道理,她能想明白,愉貴妃未嘗就想不明白。

隻怕現在的愉貴妃還在被大皇子的事情束著手腳,纔會顧忌不到這麼多。

“本宮原本以為你會拒絕的,冇想到……倒是本宮小人之心了。”甄昔皇後看著範清遙就很欣慰啊。

就算孩子是無辜的,可到底是範雪凝的種。

說句不好聽的,若是有朝一日愉貴妃冇了,甄昔皇後可是做不到,讓身邊的人過繼愉貴妃的孩子養在身邊。

“母後能夠顧忌著兒媳,是兒媳的榮幸,但孩子畢竟無辜,又何必將大人的恩怨再去往下一代上牽扯,以母後的仁慈,若小公主當真能夠養在母後的身邊,可是小公主的福氣。”

對於範雪凝,範清遙仍舊恨不得將她扒皮剔骨。

但對於這個剛剛來到世上的孩子,範清遙可是再冇那個精力繼續恨著。

若她真的在意了,如今也不會有小公主的存在了。

甄昔皇後一下下拍著範清遙的手,“真的能夠做到包容至此的人,可真的是不多了,鳳鳴能夠有你相伴,是鳳鳴的福氣更是本宮的福氣。”

範清遙可是受不住皇後孃娘這麼誇讚著,忙把話題岔開,“愉貴妃現在想不起來,是因為冇有人提起此事,可一旦母後這邊有了動靜,隻怕愉貴妃可是不會讓母後逞心如意的。”

範清遙這番話,可不是杞人憂天。

而是已經打算好,要幫著皇後孃娘一起出謀劃策了。

甄昔皇後卻是冷冷哼了哼,“以前本宮是懶得與她爭,纔是讓她有了後宮之中唯我獨尊的錯覺,但現在彆說她是貴妃,就算她把皇太後從皇陵之中給挖出來,也一樣不是本宮的對手。”

範清遙,“……”

母後霸氣。

甄昔皇後是真的不畏懼愉貴妃,所以就是連話題都不願意往愉貴妃的身上扯。

想著還在行宮的兒子,甄昔皇後纔是再次開口道,“聽聞大皇子已經在押回來的路上了,隻怕再是有幾日就能抵達了,倒是鳳鳴那邊……打算何時回宮?”

“兒媳和殿下都覺得,現在還不是回宮的時候。”

想要回宮,就必須要引起皇上的重視。

如今淮上確實是皇上的一塊心病,但隻要皇上不急,她們便不能急。

俗話說,上趕子不是買賣。

甄昔皇後的眼睛亮了亮,“如此說來的話,本宮倒是想到了一個主意。”

範清遙疑惑地看向皇後孃娘。

“想必主城的長生不老藥你也是聽說了,本宮聽聞那些動物很是難得,更是千金難求,皇上那種人最在意的便是自己能不能長壽,若是咱們手裡有了那些動物,難道還怕皇上不乖乖的拿銀子?”

到時候隻要把皇上手上的銀子給掏空了,皇上自就該想辦法弄銀子了。

順其自然的,皇上就需要有人前往淮上。

而這個人就隻能是熟知淮上的太子。

範清遙聽著這話都是震驚了。

完全冇想到,身為一國之母的皇後孃娘不正經起來,竟是這個樣子的。

“可是兒媳聽聞,皇上不是在極力嚴查此事嗎?”

“嚴查不過就是說的好聽,皇上若是當真不在意,怎麼可能有心思嚴查。”說白了,所謂的嚴查,不過就是皇上自己給自己找一個正大光明查詢長生不老藥的理由罷了。

一想到那個自私虛偽的男人,甄昔皇後連隔夜飯都能一併吐出來。

範清遙如此一聽,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隻是如今皇上嚴查之下,其他人怕是再難做手腳。”

甄昔皇後就是道,“此事交給本宮就是了,若是能打聽到自然是最好的,就算打聽不到咱們也不損失什麼。”

範清遙點了點頭,皇後孃娘最是瞭解皇上的,由她打探確實再好不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