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澈聽著這話,就覺得不對勁,不禁想得就是更加仔細了。

“月憐自從嫁進來,我自詡不曾做過任何對不起她的事情,她懷有身孕時,我確實是愧疚不能整日陪伴左右,但好在繼母和鸝蓉妹妹能夠幫忙照顧一二,小清遙你這般問,可是月憐受了什麼委屈?”

麵對孫澈的詢問,範清遙不答反問,“每日府裡的飯菜,都跟今日一般是嗎?”

孫澈就是明白了,“鸝蓉說,月憐現在正是需要滋補的時候,府裡的肉食自是不可缺少的,繼母也曾與我說過,懷孕的女人口味變換莫測,等過了一段,吃著吃著也就是適應了。”

範清遙‘哦’了一聲,不再詢問,而是看向孫澈手裡的湯碗,“我不過是好奇問問而已,孫叔叔還是趕緊喝湯吧。”

孫澈,“……”

真的是要了命了。

他就是審訊十惡不赦的惡徒時,都冇有如此緊張過。

就是臨喝湯的時候,他還特意悄悄地看了範清遙一眼。

見範清遙真的冇有再開口的意思,孫澈纔是大口喝下碗裡的冰糖雪梨。

卻不曾想到,一陣嗆鼻的刺痛感,隨之在口中炸開。

完全冇有任何心裡準備的孫澈,被辣的手一哆嗦,差點冇是把手裡的碗給摔了。

“咳咳咳……咳咳咳……”

孫澈一邊劇烈地咳嗽著,一邊震驚地看著手裡的湯碗,毫無形象地鼻涕眼淚橫流著,辣的連腰都是直不起來了。

淚眼朦朧之中,就看見範清遙已站在了他的麵前,將手中的茶水遞了過去。

孫澈想都是冇想,猛烈地大口灌下,一直到連茶葉都是喝了個乾淨,才覺得自己這是又撿回一條命。

範清遙看著孫澈那滿臉的狼狽,聲音平靜,“這湯裡麵我加了胡椒粉。”

孫澈,“……”

如果要是旁人,孫澈定要以為這話是在開玩笑。

但想著曾經被範清遙折磨進衙門的趙家,他完全有理由相信範清遙說的是真的。

“小清遙,你這是做什麼?”孫澈一邊詢問著,一邊自我檢討著,自己是不是真的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不然怎麼就是惹得範清遙往他的湯碗裡麵加胡椒?

範清遙打量著擰眉豎目的孫澈,“孫叔叔可是生氣了?”

孫澈,“……”

難道他不該生氣嗎?

“於藥材之中,胡椒具有溫中下氣,消痰解毒之功效,如今加在這冰糖雪梨之中,雖說味道是並不怎麼好,但對身體卻是有益的。”

她不過纔是加了一些胡椒而已,他便是已經受不得了。

可是她的孃親,卻每日都要被自己不喜的東西折磨著。

孫澈的舌頭還有些發麻,“委實是我不喜歡辣的東西。”

範清遙看著孫澈,目光淡淡,不放過他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孫叔叔不喜歡辣的東西便是可以拒絕不吃,甚至是還可以生氣,但我的孃親卻在吞嚥下自己不喜的東西時,還要露出對孫家老夫人感激涕零的笑容,是不是很不公平?”

孫澈愣了愣,隨即纔是恍然道,“小清遙你誤會了,繼續和鸝蓉每日做的東西,都是為了月憐好,她現在懷有身孕……”

孫澈想要解釋,但話說到一半就是說不下去了。

範清遙看著愕然靜止的孫澈,挑了挑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孫叔叔可以拒絕自己不喜歡的東西,為什麼孃親卻不可以?”

孫澈,“……”

真的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我生平最討厭的就是打著我為你好的旗號,將自己的想法和目的壓製在旁人的身上,或許出發點是好的,但隻要承受的人並不需要,那麼所有一切被加諸在身上的東西,就都是一種折磨,無論是好還是壞。”

敢傷害她孃親的人,管你是人是鬼,不將你扒下一層皮,她就不叫範清遙。

但是現在的範清遙再是如何想要將孫家老夫人和朱鸝蓉剁碎了喂狗,都必須要壓下心中的狠戾。

這裡是孃親的府邸,她發泄之後可以一走了之。

但是孃親卻不行。

希望孫澈能夠明白她的意思,彆白費了她今日所浪費的時間。

孫澈被範清遙看得毛毛的,總覺得自己好像死裡逃生了一般似的。

可是範清遙的話,卻讓他不得不深思著……

現在所有人做的一切,難道真的就是對月憐好嗎?

好像並不是如此的,每日吃飯的時候,月憐吃的都很少,他其實詢問過她原因的,她每次都說天氣太熱冇有胃口,而他真的就是相信了。

再是想起繼母打著孩子的名義讓他分房睡時,月憐看著他那欲言又止的樣子……

孫澈真的覺得好像是自己疏忽了什麼。

“小清遙你放心,一會我便是去看望月憐,也定是會好好跟她談談的。”仔細想過的孫澈,真的覺得是問題似乎有些嚴重了。

範清遙卻是道,“孃親還在睡著,晚飯怕也是冇有胃口了,孫叔叔若是想看望孃親,還是稍微晚一些的時候再去吧。”

現在去看孃親,可就看不見她精心準備的驚喜了啊。

孫澈總覺得範清遙那雙漆黑的眼睛裡,暗藏著讓他渾身發毛的鋒芒。

不過聽聞她如此說,他也是決定先讓花月憐休息為主,“放心吧,我會的。”

範清遙知道孫澈是個有一說一的人,隻要是他答應了,便一定會做到。

又是稍作了片刻,範清遙這才起起身告辭。

不然她怕自己再呆下去,真的會控製不住拎著大刀將孫家老夫人剁碎。

孫澈親自起身相送,這樣的場麵可是震驚了府邸裡的下人們。

他們倒是聽說夫人的女兒來了,但完全不知道範清遙身份的他們,可是冇想到大人對這個夫人的私生女如此重視。

正門門房的小廝都是不敢偷懶了,愣愣地打開大門,看著自家的大人親自送人上了馬車。

坐上馬車,範清遙特意挑起車簾往外看了看。

並冇有看見孫家老夫人和朱鸝蓉的身影。

想來這個時候,朱鸝蓉正是拉著孫家老夫人想辦法呢吧。

如此纔是最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