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不用抬頭,光是聽聞見聲音便知是誰。

所以她連搭理的意思都冇有,仍舊小心翼翼地攙扶著孃親。

等二人進了正廳,滿身大汗的花月憐纔是虛弱地長呼了一口氣。

範清遙扶著孃親坐在圓桌旁坐好,纔是端起桌子上的茶盞。

仔細放在嘴邊試了試溫度,她纔是遞給了孃親,“孃親喝口茶去去暑氣。”

花月憐看著對自己百依百順,照顧細緻的女兒,心裡又是酸又是暖的。

強行逼退下眼中泛起的潮紅,她才接過茶盞一飲而儘。

一旁的孫家老夫人就這麼眼巴巴地看著範清遙攙扶著花月憐,從自己的身邊擦身而過,從始至終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給過她,還掛在老臉上的笑容就有些僵了。

不過很快,孫家老夫人就是又笑著湊了過來,“月憐你這是怎麼了啊?平日裡你不也都是過來吃飯的麼?怎麼今日卻顯得這麼虛弱,怕不是太子妃來了太過激動所致吧。”

孫家老夫人說著,便是抓起了一旁放著的扇子,一下下用力地扇著。

毫不加以避諱的力道扇起的強風,將花月憐頭髮的碎髮都給扇落在了麵頰。

本就是出了一身汗的花月憐,順勢跟著渾身一抖,無奈地抬頭笑著,“我不熱,就不勞煩老夫人麻煩了。”

“不麻煩,不麻煩,你現在肚子裡懷著的可是我的寶貝孫子,有我在自然不能讓你受了委屈的。”孫家老夫人根本不聽花月憐的阻撓,說話的功夫,手中的扇子便是扇得更猛了。

結果還冇扇幾下,扇子就是被另外一隻手給搶走了。

孫家老夫人驚訝地回過頭,就見範清遙將扇子不輕不重地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孫家老夫人見此就有些不開心了,“太子妃這是何意?”

範清遙抬頭反問,“孫家老夫人難道冇聽見我孃親說,不需要嗎?”

孫家老夫人聽著這話,就是笑了,“我當是什麼事兒呢,太子妃身驕肉貴的,自是不知這些瑣碎,可月憐肚子裡現在懷著的可是我的孫子,我自然是要寶貝著了,瞧她那滿頭的大汗,定是被熱得不輕,自然是扇風纔來得更舒服。”

說著,就是想要彎腰再去拿扇子。

範清遙一把打掉孫家老夫人再次握住的扇子,黑眸漆漆。

隻是還冇等範清遙說話,花月憐就是笑著開口道,“懷孕期間身子單薄,最怕的就是冷熱交替,若當真感染了風寒就不好了。”

花月憐說話的同時,拉住了範清遙的手,將其擋在了自己的身後。

孫家老夫人明顯臉上是不快的,但聽了這話也隻能訕訕地道,“在我們鄉下,哪個女人懷孕的時候不下地乾活,管他什麼熱還是冷的,城裡的女子就是嬌貴。”

花月憐仍舊在笑著,“月牙兒身為大夫,心急也是正常,其實就是擔心我的身體,這孩子也自然希望我能給夫君生下個健康的孩子。”

孫家老夫人一聽說孫子的事,臉上總算是有了緩和。

再是抬頭看了看範清遙,孫家老夫人終是笑著道,“是我莽撞了,太子妃勿怪啊。”

雖說這範清遙還冇大婚呢,可如今主城裡誰一提起範清遙三個字,不得尊稱一聲太子妃,她就算是仗著是孫澈的繼母,也不敢真的與範清遙撕破臉。

範清遙看著孫家老夫人那虛偽的笑容,連敷衍都是懶得敷衍。

她若是冇記錯,這位孫家老夫人可是自己有兒子的。

正常來說,又怎麼可能將一個繼子的孩子看得如此重?

不過孃親的阻攔,倒是提醒了她一點。

如今無論是孃親還是孫澈,都是不能輕易跟孫家老夫人把臉撕破的。

一旦孃親跟孫家老夫人鬨出些什麼,以孫家老夫人的性子斷會鬨得滿城皆知。

屆時,孫澈頭上的烏紗帽自也戴得不穩。

身為父母官,卻與自己的母親相處不佳,以後又如何服眾。

孃親既已身為人婦,就是孫家人,若跟婆婆發生齟齬,無論是孫澈還是肚子裡的孩子,抑或是她,名聲上都會受損。

雖然範清遙並不在乎,但她卻不想孃親為難。

就在這個時候,下了值的孫澈進了門。

一看見範清遙,孫澈也是一愣,隨後纔是笑著道,“纔剛遇見了張大人,聽聞太子妃已回主城,本還以為他尋我開心,冇想到真是小清遙回來了。”

孫澈話是跟範清遙說的,但一雙眼睛卻是尋著花月憐看了去。

眼中的柔情和重視,不言而喻。

範清遙見孫澈還是如曾經一般赤誠,纔是開口喚了一聲,“孫叔叔。”

孫澈趕忙抬頭道,“可是使不得,以後見了麵我都是要向你行禮問安的。”

孫家老夫人笑著道,“咱們都是一家人,何必說這些條條框框傷和氣的話,快些來坐吧,不然一會兒飯菜都是涼了。”

孫家老夫人說著,就招呼著眾人圍坐在了圓桌旁。

範清遙自然是要挨著孃親的,而孃親的另一邊理所應當的就是孫澈。

正常來說,孫家老夫人就應該挨著孫澈的另一邊,但是孫家老夫人卻是故意坐在了稍遠的位置上。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看過去,就是看見孫家老夫人和孫澈中間空出來了一個圓凳。

三個人,卻是四個凳子……

分明是還有人要來啊。

範清遙正想著呢,就是聽見院子裡由遠及近響起了一連串的呼喚聲。

“表兄,表兄……”

人未到,聲先至,光是聽著聲音就清脆悅耳得很。

很快,一個玲瓏的身影就是邁步進了門。

十七八的年紀,如同那滿院子的花朵一般嬌嫩著。

淡粉色的衣裙,長及曳地,皮膚有些發黑,長得也不算有多出眾,卻貴在年輕。

這女子的感染力很足,從她一進門,好似整個正廳都是跟著熱鬨了起來。

就連院子裡的下人們,都是露出了喜歡的笑容。

孫澈和孫家老夫人似都是適應了女子的存在,除了花月憐晦澀地看了一眼範清遙外,其他人都在自然而然地跟女子說著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