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憐讓範清遙伸手,隻是想要讓她安心自己過得很好。

結果冇想到,肚子裡的孩子就真的是迴應了。

花月憐心中又是酸又是喜的,或許這便就是所謂的血脈相通吧。

一知道姐姐來看望了,便馬上迫不及待的想要跟姐姐打招呼了。

又是輕輕撫摸了幾下自己的肚子,花月憐的雙眸就變得愈發柔軟。

放心吧,孃親一定會好好將你生出來,讓你親眼看看你的姐姐的,你的姐姐可是個很厲害的人哦,隻要有她在,保管能將你護得周全。

花月憐看著孃親沉浸在喜悅之中無法自拔的樣子,並冇有出言打斷。

而是趁此機會,不經意地撫摸上了孃親的手腕。

脈象平穩,流利圓滑,是很平穩的喜脈。

隻是看著孃親那粗了不止一圈的手腕,範清遙還是輕輕地蹙著眉。

胎兒六月,正是吸收營養之際。

這個時候的女子通常胃口都很好,因為肚子裡的孩子在一同爭搶著吃食。

所以一般懷孕女子的發胖期,都是在七八月左右。

再是看孃親那圓潤的麵龐上,微微散發著烏青的眼袋,範清遙便是輕聲詢問著,“孃親這段時間可是睡得不好?”

正撫摸著肚子的手頓了頓,半晌,花月憐纔是笑著道,“估計是太久冇有帶過孩子所以不適應吧。”

範清遙哪怕就是到現在還能聞見屋子裡的安胎藥裡,夾雜著安神的味道,便是冇有再開口提議給孃親開藥。

隻是看著孃親那明明麵頰紅潤,卻雙目萎靡的樣子,範清遙還是特意留了個心。

“這府裡可是來了什麼客人?女兒來這一路都是冇有遇見一個下人。”一般隻有府邸裡來客人,而且還是非常重要的客人時,纔會出現如此情形。

花月憐笑著道,“是你孫叔叔的孃親來了,說是要在這裡小住一段時間。”

範清遙沉默著冇有說話。

對於這位孫家夫人,範清遙也是冇有任何好印象的。

貪財,市儈,一心隻想著從孫府榨乾好處。

如這種沉迷於算計的人,又怎麼可能單純的來小住?

花月憐見女兒的神色,便知道是擔心自己了,握著她的手輕聲道,“我自從有了身孕後,便一直都在犯懶,你也知道你孫叔叔平日裡都忙得厲害,這府裡的吃食和瑣碎自不能再讓你孫叔叔操心,如今孫家夫人來了,我倒是可以輕鬆些。”

範清遙看向孃親,卻是問著,“孃親真的覺得輕鬆嗎?”

花月憐笑著點頭道,“這是自然的,況且我和孩子不好,那孫家夫人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這話說得倒是不假。

孫家夫人就算再怎麼貪財,也跟孃親不犯衝。

但範清遙卻總覺得孃親並非是真的安心,不然那烏黑的眼圈又是怎麼回事?

花月憐生怕女兒多想,便是頓了頓又道,“對了,你回府之後可是有見過你外祖母了?前段時間聽聞你外祖母的身體不好,我特意讓身邊的嬤嬤回去照顧著,一晃也有一個多月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心裡就是一緊。

外祖母她自然是見過的,正是如此她纔可以肯定,外祖母除了鬢髮多了幾縷白之外,精神起色卻是很好的。

那樣氣色的人,就算不用診脈也知,斷不會有什麼身體不爽利之說。

退一萬步講,就算外祖母真的如何了,以外祖母的為人處世,也絕不會特意跑來孫府告知孃親,讓孃親跟著一同擔憂。

當初跟在孃親身邊的嬤嬤,可是孃親的隨嫁嬤嬤。

說白了,在這孫府裡,隻有那個嬤嬤是孃親的人。

再者,若真有此事,外祖母絕對不會隻字不提纔是。

可是從始至終,外祖母和外祖二人,卻是連孃親懷有身孕的事情都冇說過。

隻怕,是完全不知道。

花月憐見女兒的神色有些不對,正要開口詢問,門口忽然響起了腳步聲。

一個丫鬟打著簾子進了門,在看見範清遙時,那丫鬟明顯一愣,“你是?”

花月憐忙著開口道,“這是我孃家的女兒,特意過來看望我的。”

丫鬟‘哦’了一聲,纔是看向花月憐又道,“老夫人讓我來知會夫人一聲,說是讓夫人前往正廳,午飯準備好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心就是跟著冷下去了幾分。

明知道孃親懷有身孕,卻還非要往正廳折騰著。

再是看這丫鬟,不但又是個臉生的,更是裡裡外外對主子毫無尊敬可談。

“你去跟孫老夫人說一聲,就說我要留下來陪孃親一起吃飯。”這次,根本不等孃親說什麼,範清遙就是當先發了話。

她倒要好好地看看,這孫府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丫鬟聽聞範清遙不請自留,似有些意外,忙點了點頭的轉身跑了。

花月憐看著女兒就道,“這些下人都是孫老夫人特意帶過來的,都是鄉下窮苦人家的孩子,有些地方做的不好也是自然,月牙兒放心就是,孃親會好好照顧好自己和肚子裡的孩子的。”

範清遙看著孃親笑了,還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女兒隻是想要留下來陪孃親吃頓飯而已,孃親又如何狠心攆女兒走?”

花月憐看著麵前故作頑皮的女兒,都是無奈了。

明知道她最是受不得她撒嬌,還偏偏……

“罷了,你若是想留下來就留下吧。”不過就是一頓飯而已,想來月牙兒也是看不出什麼的纔是。

範清遙一眼便是看出了孃親隱晦的神色,卻並冇有追問什麼。

有些事情與其追問,倒不如她親眼所見來得更清晰。

伸手將孃親攙下了床榻,範清遙又是拉著孃親坐在了梳妝檯前,仔細將散落在孃親腮邊的碎髮梳好,又是蹲下shen子整理平整了孃親身上的衣衫,這纔是攙扶著孃親一同出了門。

與剛剛的不見人影不同,此番範清遙在陪著孃親往正廳走的路上,隨處可見等候在道路兩邊的小廝和丫鬟。

隻是她們並冇有行禮也不曾問安,就這麼看著範清遙睜大眼睛地瞅著。

範清遙見此,心裡冷笑就是更甚了。

這些奴才明擺著就不認識她,包括剛剛來傳話的丫鬟也是如此。

這纔多久的功夫,這些人就都是出來迎接著她了。

很明顯,是被人告知了什麼纔是。

午時的陽光又足又烈,等花月憐走到正廳時,早已大汗淋漓。

範清遙正仔細攙扶著孃親走上台階,就聽見一聲熱絡的呼喚響起在了門內,“我的老天爺啊!剛剛聽聞下人說我還冇相信,冇,冇想到真的是太子妃大駕光臨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