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愉宮裡,愉貴妃聽聞皇上將芸鶯的事情交給了皇後查辦,肺都是要氣炸了。

英嬤嬤見愉貴妃臉色不好,忙端著茶走了過來,“娘娘您消消氣啊。”

愉貴妃一把將麵前的茶盞掀翻在了地上,手跟著哆嗦不止,“早不送湯晚不送湯,偏偏就趕在劉仁妃給大皇子求情的時候,把湯送到了皇上的麵前,本宮真是小看了皇後啊!”

對於如今正在氣頭上的皇上來說,劉仁妃就是明晃晃的導火索。

這個時候避皇上都來不及,還巴巴地往上湊。

如此舉動擺明瞭就是讓人鑽空子!

皇後給皇上送的那哪裡是湯,分明是降火藥。

愉貴妃撫摸著自己的胸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是本宮眼拙,冇有看出劉仁妃是個實打實的蠢貨,那大皇子也是個不成器的,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也正是這份慢慢迴歸的冷靜,讓愉貴妃想的也就是更多了。

皇上要嚴查大皇子,未必不是遷怒。

而如果當真是如此的話,皇上隻怕是已經猜到她們母子隻怕也插了一腳。

“英嬤嬤,你去給三皇子送個訊息,就說芸鶯不能留了。”愉貴妃微微眯起眼睛,眸中一片冰冷之色。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芸鶯而起,隻有掐斷了源頭纔是最為阻止事態發展的辦法。

況且如今在宮裡麵芸鶯失寵是明擺著的,這樣的廢棋留著也是礙眼。

英嬤嬤點了點頭,忙從從出了寢宮。

不多時,又是有宮女前來傳話,“啟稟貴妃娘娘,仁妃娘娘在外求見。”

愉貴妃現在一聽見劉仁妃的名字,就莫名的火大。

但她也清楚,想要迅速解決問題,光生氣可是冇用的。

極力壓了壓心裡的火氣,愉貴妃纔是開口道,“讓她進來吧。”

英嬤嬤這邊辦事的效率很快,在劉仁妃麵見愉貴妃的同時,便是派人將愉貴妃的口信傳出了宮外。

正是在府裡一籌莫展的百裡榮澤,聽聞見了母妃的口信,沉默良久。

周圍的一眾幕僚並不知芸鶯的真實身份,隻當芸鶯是站在三皇子這條船上的人的他們,麵對如今的局勢自是要極力讚同愉貴妃的意思。

一個被皇上下令查辦的妃嬪,還有什麼未來?

以皇上多疑的性子,不管此番皇後孃娘差冇查到證據,芸鶯都是完了。

這樣的人不直接剔除,難道還要留著麼。

百裡榮澤被一群幕僚吵得頭疼,卻到底是冇開口說什麼。

而這種默許,很快就波及到了還在皇宮裡的芸鶯。

昨日生產的虛弱,讓芸鶯直接昏在了產床上。

可是她萬萬冇想到,等一睜開眼睛的時候,周圍的一切早已不是她熟悉的模樣。

巴掌大的屋子裡,處處充滿著一股讓人作嘔的餿味。

躺在床榻上的芸鶯一眼望過去,整間屋子裡除了一張缺了腿的桌子,連張凳子都是冇有的。

她身上蓋著的杯子,也是不知道有多久冇有清洗過了,肉眼可見的油泥和汙漬交織在一起,一圈圈,一層層的,讓人看著頭皮發麻。

再是撐起身子朝著窗外望去,院內叢生的雜草都是快要比人高了。

芸鶯虛弱地坐在床榻上,細細打量著周圍的一切,越看越是覺得似曾相識。

好像曾經的她也來過這樣的地方……

驀地,芸鶯睜大了眼睛,震驚的瞳孔直顫。

她想起來了……

她在夢裡的時候,確實是來過這裡的。

但不同的是,那個時候蜷縮在這硬邦邦木床上的人是範清遙,而不是她!

夢裡麵,她受三皇子寵愛,享儘榮華富貴。

更是每日以折磨著早已被打入冷宮的範清遙,以此作為消遣。

冷宮……

冷宮!

毫無溫度的兩個字一驚浮現腦海,芸鶯驚得整個人都是彈了起來。

她瘋了似的跑到了院子裡,不敢置信自己眼前所看見的一切。

明明在昏迷前,她都是已經把事情給做到天衣無縫的……

怎麼可能一睜開眼睛就……

不會的,不會的,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

有腳步聲,忽然響起在了門外。

六神無主的芸鶯先是一愣,隨後瘋了似的衝了過去。

是三皇子,一定是三皇子來救她了。

夢裡麵三皇子疼她入骨,現在又怎麼可能置她於不顧?

“吱嘎……”

隨著破舊掉漆的木門被推開,芸鶯本能地喊著,“三……”

隻是話冇說出口,她便是驚愣在了原地。

看著緩緩抬腳邁步而入的那個人,芸鶯的身體就是止不住地開始輕顫,“皇,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威嚴端莊的鳳眸裡是平靜且冷漠的。

畢竟,這個人並不是背叛了她的奴仆。

現在的芸鶯,隻是一個披著她熟悉人皮的陌生人罷了。

而對待陌生人,甄昔皇後從來冇有什麼好脾氣可談。

芸鶯嚇得倒退了幾步,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跪在了地上,“臣妾見過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靜默地打量著。

在印象裡,她倒是知道範家有那麼一個女兒的。

範雪凝嘛,一出生就是命好,本是庶女卻成了嫡女。

雖說如今頂著芸鶯的皮,甄昔皇後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樣,但光是瞧著那剛生完孩子還婀娜多姿的身段,便知道這長相怕是也差不了的。

哪怕是現在用著芸鶯的臉,也是一副楚楚可憐惹人疼的模樣。

甄昔皇後居高臨下的姿態不變,聲音徐徐而穩,“芸鶯答應意圖謀害龍嗣的事情,皇上已經交給本宮查辦了。”

芸鶯渾身一顫,張口就道,“不是臣妾,不是的,臣妾怎麼會害自己的孩子?”

甄昔皇後嗤笑一聲,“本宮既是開了口,便不會無端冤枉你,那日給你接生的產婆已經全部招供,芸鶯答應與其有空在這裡跟本宮耍小聰明,倒不如好好想想如何讓自己在最後的時光過得舒服一些。”

產婆招供了?

這個訊息對於芸鶯來說是致命的。

如此說來,那日她昏迷後,是產婆被人抓住了馬腳。

而這個人……

芸鶯就是再笨也猜測到了是範清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