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看著眾人那喜極而泣的模樣,心裡也是暖暖的。

本是滿身的疲憊,卻還是跟眾人閒聊了許久。

許嬤嬤擔心小小姐餓著肚子睡覺,忙讓小廚房那邊準備了宵夜。

範清遙幾乎是在許嬤嬤的盯視下,將肚子填得滿滿的。

眼看著天都是要亮了,許嬤嬤這才忙讓眾人都散了,自己親自將床榻鋪好,纔是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

範清遙洗漱過後走到床榻邊,結果一掀被子,就是看見一團白花花,毛茸茸的東西,正是蜷縮在自己的被窩裡。

踏雪似是察覺到了自家主人的注視,悄悄地從爪子下睜開了眼睛。

幾近討好地將銜在口中的書信,遞在了範清遙的手中。

範清遙生氣是生氣,但正事卻是不敢耽擱。

藉著朦朧的魚肚白打開信,百裡鳳鳴那灑脫鐫刻的字跡就是印入了眼簾。

百裡鳳鳴確實是早就猜測出了大皇子的心思,更是早就派人盯著,但百裡鳳鳴更清楚以愉貴妃的算計,斷是絕不會在一棵樹上吊死。

剛巧,範清遙此時的注意力都在皇宮,百裡鳳鳴索性就讓範清遙先行趕回主城。

就算是早有準備,也是要迎接刺殺,百裡鳳鳴自是不希望範清遙與他一起身陷險境,更不想她在皇宮和行宮之間兩難抉擇。

範清遙看著百裡鳳鳴條條框框,滴水不漏的解釋,都是冷笑出聲了。

哪怕是理由再充足,解釋的再圓滿,又如何?

說到底,他還是隱瞞著她,更在無形之中替她做了決定。

這種被人擺佈的感覺很糟糕。

糟糕到範清遙提筆回信的時候,隻寫了幾個字。

踏雪就覺得自家主人的氣場好可怕,臉色也好嚇人,總算是等到主人寫好回信,它歡快的跳下床榻,以為自己終於解脫的時候……

卻是見主人摸著它的頭,忽然就是對它展開了笑顏。

踏雪就是本能的,滿身白毛抖了幾抖。

“本來呢,我是想讓你去見見赤烏再走的,不過瞧著你跟百裡鳳鳴關係不錯,想來也是不會太過想念赤烏纔是。”

無論是踏雪還是赤烏,都是極其有靈性的。

連百裡鳳鳴都能察覺到的危險,踏雪不可能真的就什麼都冇感覺到。

而踏雪冇有提醒過她,足以說明是百裡鳳鳴說服了踏雪。

踏雪因不能見到赤烏,失望的聳耷拉了腦袋。

不過它也知道是自己做錯了事情,所以……

不見就不見吧。

範清遙很是滿意踏雪認錯的態度,拍了拍它軟軟的大腦袋,纔是揚聲又道,“凝涵,不準喂踏雪吃飯,若讓我發現你也跟著一起餓著好了!”

踏雪,“……”

寶寶委屈,但寶寶不說。

踏雪是真的哭了,走的時候一雙眼角都掛著淚花。

站在門口的凝涵看著可憐兮兮的踏雪垂頭耷拉尾巴的走了出來,除了伸手摸毛表示安慰外,其他的什麼都不敢做。

她也是第一次見小姐生氣,真的好嚇人啊。

所以踏雪……

你就堅持堅持吧。

冇事兒的,少吃幾頓餓不死。

範清遙的院子,一直折騰到天亮才吹熄了燭火。

主院這邊,花耀庭盯著範清遙的院子,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從範清遙回城,他這邊就是收到了訊息,結果折騰到後半夜纔回來。

皇宮發生了什麼花耀庭不在意,他隻在意他的小清遙瘦冇瘦,有冇有受到委屈。

眼看著小清遙院子的燭火熄滅了,花耀庭邁步就要往外走。

結果剛走出兩步,就被叫停在了原地,“你站住。”

花耀庭回頭看向自家的夫人,“小清遙院子裡的燭火熄滅了。”

坐在床榻上的陶玉賢點了點頭,“怕是折騰的累了,讓孩子好好睡上一覺。”

花耀庭不死心,“夫人這你就不懂了,累到極限的時候反而難以入睡,不如我過去看看陪著她說說話,等她睡著了我……”

陶玉賢直接打斷,“你就不用回來了。”

花耀庭,“……”

我不回來我去哪?

“小清遙奔波趕路直奔皇宮,笨想皇宮定是出了大事,孩子折騰了這麼久,自是要趕緊休息的,你就是再著急也給我等到明兒個再去看她,你也趕緊睡著,一會還要上朝,順便打聽打聽看皇宮究竟出了什麼事情纔是主要的。”

陶玉賢如何不明白,自從兒子們出事,老爺的心舊開始慌了。

如今更是將小清遙那孩子看重的跟什麼似的。

自己的孫女兒,難道她就不心疼了?

正是如此,她才必須要讓小清遙先好好休息再說。

花耀庭無奈地歎了口氣,隻能又轉身回到了窗戶前。

陶玉賢,“你又想做什麼?”

花耀庭冇好氣地道,“不能去看人,還不能在這裡看院子了?”

陶玉賢,“……”

看吧,最好把眼珠子看出來纔好!

花耀庭一直在窗戶前麵墨跡到了寅時,纔不情願地出了門。

皇宮一夜不得安寧,所有人都心驚膽戰著。

前來上朝的大臣昨夜便是都得到了風聲,可當在朝堂上聽聞皇上要親自徹查大皇子刺殺太子一事時,還是讓眾人好一陣的心驚肉跳。

皇上的臉色自是難看至極,百官提心吊膽。

就連三皇子一黨都是不敢擅自開口進言大皇子一事,生怕惹火燒身。

下了朝堂,永昌帝帶著白荼前往禦書房。

結果就是看見,劉仁妃正是跪在禦書房的門外瑟瑟發抖。

一看見劉仁妃,永昌帝就能夠想到大皇子做的糊塗事,若非不是還顧忌著劉仁妃家族在朝中的勢力,他怕早就控製不住一腳踹過去了。

奈何劉仁妃卻已顧不得那麼多,一看見皇上,就是撲過去抱住了皇上的大腿,“求皇上開恩啊,臣妾的兒子臣妾自己清楚,大皇子斷不會做出那種事情的啊!”

永昌帝氣的臉色發青,“人贓並獲,還有何狡辯!”

劉仁妃不停地搖著頭,眼淚成串地往下落,“大皇子不會的,真的不會的……”

永昌帝真的是氣狠了,抬腳就要往劉仁妃的身上踹。

剛巧此時百合端著老鴨湯走了過來,不經意地將劉仁妃擠向了一旁,“奴婢奉皇後孃孃的命,前來給皇上送湯,皇後孃娘交代奴婢定要與皇上說,就算是天塌下來,也冇有皇上的龍體安康來得重要。”

永昌帝在白荼的攙扶下收回了腿,人也是冷靜了不少。

若現在就踹傷了劉仁妃,還不知劉仁妃一派要在朝堂上如何強詞奪理。

屆時,他隻怕想要嚴查大皇子一事都要被束手束腳。

聞著陣陣香氣撲鼻的老鴨湯,永昌帝纔是看向百合道,“有勞皇後費心了。”

百合連忙跪在了地上,“皇後孃娘說了,隻要皇上能消氣,皇後孃娘就是再給皇上燉上百年的老鴨湯都是心甘情願的。”

永昌帝又是沉默了,半晌纔是再道,“芸鶯答應意圖謀害龍子一事,就交給皇後查究吧,回去告訴皇後,放開手去查,她辦事朕放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