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還真的是威脅上癮了怎地?

其他的妃嬪真的是集體驚愣而站,傻傻地看著範清遙回不過神。

這些侍衛可是禦前的龍嘯衛,就是後宮的主子們見了都要禮讓三分的。

可看看人家太子妃,說威脅就威脅,一遍不爽就兩遍……

真的是讓人服氣啊!

百合是真的驚呆了。

我的老天啊,這還是那個沉穩乾練的太子妃嗎?

如果這是夢的啊,求求菩薩趕緊讓她醒過來吧……

張淑妃也是一臉的消化不良。

真是冇想到啊,太子妃狠起來連禦前的龍嘯衛都敢威脅!

不過不管太子妃此番的因由是什麼,她總算是知道太子妃的目的了。

明擺著就是想要把事情鬨到皇上的麵前去。

眼珠子一轉,張淑妃就是佯裝慌張地看著那些侍衛道,“你們都還愣在這裡做什麼?還不趕緊按照太子妃的吩咐辦事,皇上聖明,定是會秉公查辦的啊!”

既然明白了太子妃的心意,她自是要幫著推上一推的。

潘德妃一聽不能將範清遙給就地正法,自然是不樂意的,“太子妃現在如此危險,怎可去禦前麵見皇上!”

張淑妃擰眉看向潘德妃,“如此說來,潘德妃是打算放任小主子於不顧了?”

“我什麼時候說了……”

“可我聽著潘德妃就是這個意思。”

“你……”

“潘德妃也彆你了我的了,與其有空,倒不如現在想想等你自己麵見皇上的時候,應該如何跟皇上解釋吧。”

你自己作死,可跟我們沒關係,到時候你跪在皇上哭得要死不活時,想要讓我幫你說話基本等於做夢。

潘德妃,“……”

真的是氣的快要昏過去了!

其他的妃嬪聽著這話,都是本能的離潘德妃遠了幾步。

她們隻是凡夫俗子,神仙打架的場麵她們隻敢看,可是不敢參與的。

範清遙從冇小看過張淑妃,但今日的張淑妃還是讓她驚訝了。

不愧是從宮女爬到妃嬪位置的人,確實是個厲害的角色。

圍在一旁的侍衛,見潘德妃都是不敢再開口說話了,心裡也是有了定奪。

隻見侍衛們之間眼神交流了片刻,緊跟著就是有幾名侍衛伸手按壓在了那產婆的身上,根本不容許那產婆掙紮,便是將產婆按成了一個蝦米狀。

其中一名侍衛看向範清遙道,“皇上此刻正在禦書房,太子妃這邊請。”

範清遙點了點頭,再是摟緊了幾分懷裡的嬰孩,跟著侍衛們出了門。

臨彆時,範清遙極其晦澀地看了張淑妃一眼,是感謝的。

張淑妃,“……”

看著太子妃離去的背影,她都是覺得好像重活了一回啊。

張淑妃當初想著上了太子妃這條船,充其量也就是貢獻一些計策罷了。

結果冇想到,這還是一份需要膽量的體力活啊。

好在她心臟承受能力還算不錯,不然隻怕還冇沾到光呢,就是要被嚇死了。

百合生怕中途有什麼變故,忙打起精神跟著太子妃一同朝著禦書房走著。

一路上,產婆哭天抹淚的聲音可謂是震響著整個皇宮,“你們想要做什麼!你們放開我,此事我是冤枉的,冤枉的!是太子妃想要謀害小主子,你們坐視不理,現在竟幫著太子妃助紂為虐!等到了皇上的麵前,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產婆當然是不想去麵對皇上的,自是要拚勁全力的掙紮著。

奈何極其想要推卸責任的侍衛們,對於她的話根本充耳不聞,隻想著趕緊將人送到皇上的麵前,他們也就算是徹底自保了。

此時的禦書房裡,正是風雨欲來之際。

坐在書案後的永昌帝,看著手中的迷信,臉色陰晴不定。

百裡榮澤正跪在地上進言著,“冇想到大皇兄竟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雖兒臣也不願手足分離,可此事既在行宮鬨得沸沸揚揚,父皇便不能不加以重罰啊!”

愉貴妃幽幽地歎了口氣,嫵媚的眼睛好似承載著如千山萬水似的不捨和但憂,“皇上,哪裡來說,臣妾是應不參與朝政的……”

甄昔皇後看著虛情假意的愉貴妃,直接打斷,“既愉貴妃知道,便應該閉嘴纔是。”

愉貴妃厭惡地看向皇後一眼,纔是又轉頭柔情似水的又道,“但如今大皇子的事情也算是家務事了,臣妾鬥膽多一句嘴,如今的大皇子連太子都敢謀害,若是真的讓此人回到主城,還不知要做出什麼驚天之舉啊!”

永昌帝沉聲道,“那麼以貴妃的意思,大皇子應當如何處置?”

“臣妾隻是但憂皇上,但事情既然出了,查還是要查的,不如直接從行宮送往大理寺看押,直接讓大理寺著手查辦就是了。”

甄昔皇後勾了勾唇,果然啊。

愉貴妃這是怕東窗事發,引火燒身,所以才提議直接將大皇子送去大理寺看押。

說得好聽等到了大理寺再審,可大皇子真的能夠平安抵達大理寺麼?

隻怕是未必吧。

“皇上,臣妾以為此事還是先將大皇子押至天牢看押,皇上再親自審查更為穩妥些,到底是家務事,若旁人插手隻怕是不便。”

隻要大皇子回到皇宮,愉貴妃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在宮裡麵殺人滅口。

再加上皇上親自徹查,就算三皇子藏得再好也得露出尾巴。

愉貴妃譏諷一笑,“皇後孃娘如此心急讓大皇子回皇宮,莫非是捨不得?”

甄昔皇後麵不改色,“本宮身為六宮之主,所有的孩子都要叫本宮一聲母後,無論是哪個孩子出事,本宮自希望能夠查得水落石出。”

跪在地上的百裡榮澤,再是對著父皇磕了個頭,“父皇,兒臣也想要相信大皇兄隻是一時想不開,但就怕現在的大皇兄已冇有理智可談,若父皇真的想把大皇兄接回宮再審,懇請父皇準許兒臣時刻陪伴在父皇的身邊。”

甄昔皇後看著三皇子那虛偽的模樣,噁心的差點冇吐出來。

不過話說回來,三皇子和愉貴妃能夠一直被皇上偏心,也不是冇有道理的。

就好像眼前這極儘繪聲繪色的討好,跪舔,甄昔皇後彆說是親自效仿了,就是光看著都反胃得不行。

永昌帝看著跪在麵前的三皇子,眼中似有什麼一閃而過。

很快,他便是抬了抬手,示意三皇子起身說話。

甄昔皇後見此,心中一沉。

皇上既讓三皇子平身,隻怕就說明是同意了啊。

愉貴妃見此,不動聲色地撥出了一口氣。

隻要大皇子被直接送去大理寺,便有的是動手滅口的機會。

如此,她們母子也算是高枕無憂了……

心裡已有了定奪的永昌帝,正是要開口說話,結果卻是被門外忽然傳來的哭喊聲,把話又給生生的又堵回到了嗓子眼裡。

“皇上!皇上您定是要給老奴做主啊!皇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