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世的記憶,深入骨髓。

那一世的疼痛,刻骨銘心。

所以哪怕就是到了現在,範清遙也依舊能夠清晰想起被人踩在腳下的滋味。

當然,範清遙承認,那個時候自己的蠢不可及。

所以淪落為被人踩在腳下的螻蟻,她不願任何人。

但現在……

她真不知道芸鶯究竟哪裡來的勇氣,還敢這般的挑釁她。

起身繞過書案提筆寫信,不出片刻便是將方子遞在了產婆的麵前,“速速拿著方子去太醫院抓藥。”

產婆不敢耽擱,忙接過方子走了出去。

芸鶯看著產婆離去的背影,有一瞬間的慌亂,“範清遙你,你想乾什麼?”

範清遙不緊不慢地挽起一雙袖子,順帶將自己散在身後的長髮全部盤在了腦後。

麵對芸鶯的質問,她仍舊在笑著,“既芸鶯答應自己不願意用力氣,我便隻能另尋他法了,不過芸鶯答應放心就是,隻要有我在,定能保證你肚子裡的孩子平安降生。”

芸鶯,“……”

不但殺人還誅心。

範清遙這個賤人賤人賤人!!

芸鶯都是要恨死了,但是現在躺在床榻上的她根本用不出半點的力氣。

眼看著產房內所有人都在聽著範清遙的指揮,她則完全如同砧板上的肉一般,哪怕是想要拚儘一切的掙紮,也隻能乖乖被人宰割。

這樣的場景,是那樣的似曾相識……

隻是在夢裡,被折磨致死的那個人是範清遙。

而現在,被魚肉的那個人卻變成了她!

太醫院那邊的速度很快,現在皇宮裡所有人都關心著芸鶯答應肚子裡的孩子,太醫們自然是不敢有半分耽擱的。

以至於等產婆回來的時候,範清遙所開的藥方都是被太醫院給煎好了。

範清遙仔細聞了聞溫熱的湯藥,確認過後纔是吩咐宮女道,“將藥灌下去。”

灌,灌下去?

宮女們懵逼了。

就算躺在床榻上的這位不是貴妃,也是個主子啊!

芸鶯躺在床榻上,虛弱地喊著,“我看你們誰敢動我!”

範清遙則是再次看向那些宮女,“若芸鶯答應肚子裡的孩子有任何的損傷,你們就是搭上九族都賠不起。”

人,都是怕死的。

越是站在低處的人,便越是寶貴著自己的命。

宮女們聽著這話,也是後知後覺地反應了過來。

太子妃說的冇錯,就是現在外麵還坐著整個後宮的娘娘們呢,一旦芸鶯答應肚子裡的孩子真的出了什麼事情,她們哪裡還能有什麼活路?

幾乎是瞬間,那些宮女們便是端著藥,將床榻上的芸鶯給攙扶了起來。

芸鶯自然是咬緊牙關不願配合的,甚至是用儘全力在搖著頭。

奈何這些宮女完全是按照範清遙的吩咐,真的是扒開芸鶯的嘴將湯藥往裡麵灌。

苦澀的湯汁瞬間湧入喉嚨,嗆得芸鶯眼淚都是流了出來。

等一碗湯藥全部灌進了嘴巴,芸鶯早就是鼻涕眼淚模糊一片了。

透過模糊的雙眼看向範清遙,芸鶯都是恨不得現在就將範清遙按在地上扒皮剔骨,隻是連叫罵的時間都不給她,錐心的疼痛便是從腹部瞬間擴散而開。

這疼,不但來的猛烈,更是洶湧得很。

倒在床榻上的芸鶯本能地張開嘴巴驚聲慘叫著,“啊啊啊——!”

估計是這叫聲實在是太過悲慘了,就連坐在外麵的妃嬪們都是聽得膽戰心驚。

愉貴妃直接就是彈了起來,邁步就要往產房裡衝。

甄昔皇後看著愉貴妃的身影,卻是不緊不慢地開口道,“愉貴妃這是要做什麼?”

愉貴妃回身看向皇後,“芸鶯答應的慘叫聲,難道皇後孃娘冇聽見麼?”

“聽見了又如何,誰生孩子不是疼著過來的,產房重地,本宮奉勸愉貴妃還是沉得住氣一些的好,不然若是驚鬨出了什麼亂子,可彆說本宮這個做大的不幫忙兜著。”

你想進去可以啊,隻要你能承受得住事後皇上的怒火就好。

說白了,本宮就問你抗不抗揍吧。

愉貴妃,“……”

可惡的皇後是被範清遙給傳染了麼?

不然這嘴巴怎麼也跟荼毒了似的!

潘德妃見愉貴妃僵持在原地,連忙起身打著圓場,“皇後孃娘說的是,生孩子都是九死一生,臣妾知道愉貴妃菩薩心腸,擔心芸鶯答應,可太子妃不是在裡麵嗎?凡事都有太子妃頂著,愉貴妃放寬心就是。”

這話說的,擺明瞭就是出任何事情都有太子妃擔著。

張淑妃聽著這話就不樂意了,“太子妃奔波回來便一頭紮進了那產房裡,不喊苦不說累的,潘德妃不領情也就算了,現在還冇出事呢,就一早把屎盆子舉在了太子妃的頭頂上,恕臣妾愚鈍啊,潘德妃莫不是很希望芸鶯答應這一胎出事?”

你自己跟狗似的巴巴,給愉貴妃找台階也就算了。

還非要拉著太子妃當陪襯,是誰慣得你毛病?

潘德妃被張淑妃懟了個烏眼青,臉都是黑了。

愉貴妃則是趁機坐回到了椅子上,隻是屁股還冇坐穩,就是見英嬤嬤行色匆匆的進了門。

在眾人的注視下,英嬤嬤悄悄在愉貴妃耳邊輕聲說著什麼。

愉貴妃雖麵上風平浪靜,但那放在扶手上的手卻狠狠地攥緊了一下。

哪怕隻是一瞬,也冇能逃得過甄昔皇後的眼睛。

與此同時,百合的身影也是出現在了門口。

產房裡,芸鶯的嘶吼聲還在繼續。

強烈的疼痛冇有任何間隙的排山倒海而來,想要極力擺脫掉疼痛的芸鶯,隻能本能的不停用儘渾身的力氣。

一直到了現在,芸鶯才知道範清遙就是故意在折磨著她!

範清遙蹲在床尾,伸手向內,時刻掌握著胎兒的位置。

倒並非是故意折磨芸鶯,誰叫她明擺著不願意用力,既是如此,她隻能幫上一幫,讓芸鶯好好的用力,乖乖地生孩子。

從產房內端出去血水,一盆接著一盆。

看的人觸目驚心的。

也是不知道過了多久,產房內才傳來了一聲孩童的啼哭。

“嗚啊——!”

響亮的聲音,如同劃破壓抑的一把利刃,讓所有人都跟著鬆了口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