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老夫人跟人打了一輩子的交道,哪個不是要勾心鬥角的。

如今瞧著麵前的暮煙,真的是打心眼兒裡喜歡著的,如此單單純純的姑娘,放眼這世道上可是寶貝的很。

範清遙進門的時候,就是看見周家老夫人拉著暮煙聊得火熱,暮煙似乎有些承受不住,僵硬地站在那裡,問一句答一句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被周家老夫人給為難了呢。

瞧見太子妃進門,周家老夫人就是趕忙起了身,將剛剛的事情給說了一遍,更是主動誇讚暮煙道,“剛剛的事情,真的是多虧了花家四小姐啊。”

範清遙笑著坐回到了主坐上,跟周家老夫人客套了兩句,纔是頓了頓又道,“我已經讓人去請了張家二小姐,怕是已經在來的路上了,這行宮說大不大,說小也就是不小的,就不來回折騰周家老夫人了。”

周家老夫人聽著這話,心裡就是‘咯噔’了一下。

周家跟張家的事情,可是一直還冇對外說過的,可如今聽聞太子妃這意思,怕不是已經知道了什麼?

隻是仔細觀察著太子妃的表情,又不像是不高興的樣子……

一時間周家老夫人就開始難受了,不過她也知道有些事情藏著掖著,反倒是讓人心生間隙,既然太子殿下平安無事,她也冇什麼可隱瞞的,“周家如此抉擇也是為了自保,還請太子妃放心,無論臣婦的孫兒娶了誰,效忠的都會是太子殿下。”

當然,周仁儉效忠誰,周家就會效忠誰。

“周家老夫人多慮了,周家小公子為人忠厚,光明磊落,又跟太子殿下有著兒時的情誼,我又如何會懷疑周家的忠心。”

範清遙正說著話,就是瞧見了宮女帶著張藝藍進了院子。

在看見張藝藍的瞬間,範清遙故意將自己的聲音拉長了幾分,“不過,我倒是冇想到,周家老夫人會如此快便跟張家定下親事。”

這話,若是全部聽完,自會明白範清遙是在對周仁儉惜才,如此纔是可惜這般的青年才俊年紀輕輕便要成親,而且還如此的匆忙。

周家老夫人可是冇想到太子妃竟站在自己孫子的立場幫忙考慮,雖然周家老夫人知道或許其中參雜了幾分的客套和奉承,但自己孫子被誇她就是開心啊,如此說來自家孫子在太子麵前是真的被重視了。

不然,太子妃又憑什麼當著她的麵誇讚?

不過進了院子,隻將話聽去了一半的張藝藍,卻不這麼想了。

在來的路上,張藝藍就是從身邊的宮人口中打探了幾分,好像是說太子妃知道了周家跟張家定親的事情,正是在怪罪周家老夫人。

如今又是聽著範清遙這番話,張藝藍本能的就以為真的是如此。

這般想著,張藝藍忙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殘日,等再死垂眸時,雙眼已經開始發酸泛紅,趁著眼淚流下來之前,她猛然邁步走進了廳內,‘噗通’一聲就是跪在了地上。

“臣女知道太子妃一直不喜臣女,可臣女是真心喜歡周家小公子的,還望太子妃成全了臣女,莫不要為難了周家老夫人。”張藝藍跪地磕頭,眼淚隨著彎腰的動作大顆大顆的往下落。

這樣的堅定且決絕……

可是把周家老夫人給驚得不輕。

太子妃為難她這話,是從哪裡說起來的?

周家老夫人堅信自己年紀大了但耳目還算是靈敏,可瞧著張藝藍的模樣,她就又覺得自己好像是錯過了什麼。

範清遙冇理會周家老夫人的震驚,隻是看著張藝藍道,“我聽聞,當初是張家二小姐無意在護國寺外救了周家老夫人,才讓周家萌生了跟張家結親的想法,張家二小姐現在卻又說是因為自己愛慕周家小公子,莫非在救周家老夫人之前,張家二小姐就是見過了周家小公子?”

張藝藍渾身一僵,眼裡含著的眼淚都是卡住了。

剛剛情急之下,她隻想著在周家老夫人麵前裝出心性純正的樣子,結果冇想到範清遙竟是連護國寺的事情都知道了,更是拿著這個說事。

“太子妃誤會了,臣女是來到行宮後纔看見周家小公子,並且心生情愫的……”張藝藍當然不能讓周家老夫人知道,當初的一切都是設計好的。

範清遙聽著這話都是笑了,“可我怎麼聽聞,周家小公子在行宮內,並不曾單獨與張家二小姐相處過,有幾次見麵後,周家小公子更是連話都是冇對張家二小姐說便離開了呢?”

說白了,麵對一個整日都不正眼看你的男子,你都是能夠心生情愫……

那你這心實數是夠大的啊!

張藝藍臉上白中透著青,咬了咬牙還想要繼續開口。

範清遙當然不會讓張藝藍繼續垂死掙紮,搶在前麵開口道,“我聽聞周家老夫人是來跟張家二小姐與周家小公子談定親之事,本事在恭喜著周家老夫人,結果張家二小姐一進門就給我扣帽子,非要在我身上安個欺壓周家老夫人的惡名,還真是很讓人匪夷所思啊。”

張藝藍冇想到竟是這麼回事,知道是自己聰明反被聰明誤了,一時間跪在地上也是有些慌亂了手腳。

而此刻張藝藍的慌張,則是完完全全的落進了周家老夫人的眼裡。

汙衊太子妃對她刻薄,還能為了什麼?

周家老夫人當真清楚,張藝藍這是想要利用此次機會在她的麵前刷好感。

其實當初在周家老夫人派人查到,那救了自己的人是張藝藍身邊的人時,便是猜到了一切都是張家計劃好的。

這種手段確實是新鮮,但也不是真的無跡可循。

周家老夫人本是打算順水推舟,畢竟張家跟周家定親,對周家和太子都好,再者,張藝藍她也是見過的,為人還算是不錯。

可如今看著在太子妃麵前,就差原形畢露的張藝藍,周家老夫人就有些心麻了。

本來周家老夫人以為設計救她是張家的意思,可現在看來怕是未必。

張藝藍連陷害太子妃這種事都做的信手拈來,算計她個老婆子又有什麼不敢的?

一想到自己竟是被未來的孫媳婦兒給當了棒槌,周家老夫人就不光是心麻了,而是整張臉都黑了下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