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匪若是占據了礦山,永昌帝大可以派兵圍剿。

就算礦山的事情泄露出去,永昌帝便可以將私吞礦山的帽子扣在悍匪頭上。

可那些悍匪明知道淮上有礦山,卻一直退讓有度,永昌帝就算想要派兵圍剿也不敢更不能!

身為一國之君,卻私自將礦山藏在自己的囊中,一不上報朝廷,二不為百姓造福,如若此事一旦傳出去,他的一世英名成為了泡影不說,隻怕還會淪為被百姓們千夫所指的對象。

越是自私的人,便越是希望留下一個好名聲。

永昌帝自然也希望百姓們想起他的時候,都是稱讚和膜拜的。

再者,若礦山一事當真傷了百姓的心,屆時各地百姓正相起義,西涼民不聊生,老祖宗守住的江山一點點的崩潰瓦解……

這個後果就是永昌帝都承擔不起!

越想越是心中不安,永昌帝再是將白荼叫到身邊,“傳朕的旨意,讓紀鴻遼跟隨前往行宮看望太子的人一同啟程。”

白荼一愣,“皇上,芸鶯答應可是就快要生產了啊。”

永昌帝皺了皺眉,“馬上去傳旨!”

老來得子固然是好,但他更在乎的是他能不能坐穩身下的這把椅子。

若當真用一個孩子的性命就能換回原本的國泰民安,他現在就下令打了那孩子!

紀鴻遼被皇上派去行宮的訊息,很快便是傳遍了後宮。

月愉宮內,愉貴妃剛讓人把自己這不爭氣的兒子給叫過來,結果還冇開始痛罵呢,就是聽說了紀鴻遼前往行宮的訊息。

愉貴妃,“……”

這真的是要氣死她不成嗎!

百裡榮澤看著愉貴妃惱火的模樣,心裡也是不舒服的很,“兒臣當初傳出訊息不過是想要趁機造勢,誰能想到真的就出現悍匪了?”

愉貴妃都是氣笑了,“就算真的有悍匪又如何!不過就是占山為王的一群草寇而已,你帶著兩千的精兵結果戰敗而歸,你可知道以後的朝堂將會如何笑話你!”

和平時期要得到功勳何其之難,這明明是一個大好的機會,愉貴妃如何能不肉疼。

百裡榮澤冷笑一聲,“兒臣不懂打仗,說帶底又是誰的錯?”

小時候他也想著跟七皇弟那樣習武學習兵法,還不是他的母妃橫豎擋著將他困在揹著那些怎麼都是背不完的文韜之詞!

“你果真是長大了,現在竟是怪起我來了,我如此辛辛苦苦究竟是為了誰!我更是為了誰纔將親生女兒送出主城,一年半載都是見不到一麵!”愉貴妃是真的氣瘋了,更多的卻是傷心。

這便是她養出來的好兒子,出了事情冇有一點承擔的勇氣,反倒是坐在這裡大言不慚的對她這個母妃橫眉冷對。

果然養來養去都是養成了冤家!

百裡榮澤瞧著母妃那發紅的眼眶,哪怕再是煩躁,到了嘴邊的話也是說不出口了。

剛巧這個時候英嬤嬤進了門,瞧著寢宮裡相對無言的母子,站在門口不敢上前。

“有話就直說。”愉貴妃知道,若無重要的事情,英嬤嬤絕不會做出如此冇有眼力價的事情。

英嬤嬤趕緊上前一步低著頭道,“啟稟娘娘,剛剛有人瞧見芸鶯答應一個人在河邊散步,老奴接了稟報便私自做主親自將芸鶯答應給請回了寢宮。”

“紀鴻遼不過剛剛離宮,她就是開始坐不住了。”芸鶯心裡的小九九,愉貴妃比任何人都清楚,說到底還是不想生下皇上的孩子。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反倒是冇有太大的觸動。

若說他最開始喜歡範雪凝,是因為他能夠在範雪凝的身上找到熟悉的感覺。

那種感覺連他自己都是說不好的,就是莫名的想要占有和靠近。

但是現在,在宮裡麵的是芸鶯,而再不是範雪凝。

現在懷揣著父皇孩子的女子,早已讓他冇有了任何熟悉的感覺。

愉貴妃瞧著百裡榮澤那漠不關心的樣子,心裡的火氣總算是平息了一些。

還好,總還是有理智的。

知道什麼該得,什麼該舍。

“芸鶯那邊你派幾個心思活絡的送過去,就說本宮擔心她快要到生產了身體不便,特意送過去幾個人伺候她。”愉貴妃擺了擺手,先行打發了英嬤嬤,心裡卻很清楚,芸鶯若是想要行事,光靠幾雙眼睛盯著是不夠的。

“父皇既是這個時候將紀院判送去行宮,擺明瞭就是說芸鶯肚子裡的孩子已經冇有太子重要了。”百裡榮澤心煩地皺著眉,為什麼太子昏迷了這麼長的時間還不死。

“皇上越是不在意,這個孩子便越是要生下來。”

出其不意,往往才更能讓人感覺到驚喜。

那種失而複得的感覺,可是要比什麼都來得更讓人珍惜。

似是想到了什麼,愉貴妃看向百裡榮澤詢問著,“本宮聽聞,如今所有的皇子都在行宮那邊?”

“怕是要回來了吧。”百裡榮澤冷哼一聲,自己鬨出了這個大的笑話,那些所謂的手足自是要巴巴回來看他笑話的。

“誰一路走來還冇幾個笑話被人看了,可隻有笑到最後的那個人纔是真正的贏家,太子就算還冇死起碼也還是冇醒的,隻要太子一日不睜開眼睛,你就是還有機會的,回去冷靜下來好好想想,剩下的路應該如何走,纔是你現在應該做的。”

百裡榮澤見母妃的語氣緩和了下來,自己也不好繼續擰著,“剛剛是兒臣著急了,兒臣知道母妃一直都是盼著兒臣好的,兒臣這就回到府裡靜心想事,斷不會再讓母妃失望。”

愉貴妃點了點頭,等百裡榮澤走了之後,纔是將英嬤嬤又叫到了身邊,“稍晚些的時候你帶上一些人出宮去看望三皇子,無需真的見到三皇子,隻要在門外轉一圈回來就可以了。”

英嬤嬤領命,轉頭就開始安排人手。

當天晚上,宮裡麵就是傳出了愉貴妃派人去三皇子府邸看望三皇子,結果被正在府邸裡閉關思過的三皇子據知在了門外。

本來,宮裡麵最不缺的就是落井下石的人。

可如今麵對主動躺平認嘲的三皇子,想要落井下石的人反倒不好下手了。

剛剛從鳳儀宮出來的張淑妃聽聞見此訊息,當即就是讓身邊的嬤嬤將這個訊息以最快的速度送去了行宮。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