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摸著院子裡的宮人此刻都跟林奕秉持著同一個想法,都是驚愣地回不過神。

範清遙在一眾人的沉默之中已經站起了身,“人在哪裡?”

小宮女回道,“就,就在後花園的涼亭裡。”

日頭暖了,在行宮裡住著的人便在自己的屋子裡麵待不住了。

正是如此,範清遙才主動讓暮煙多出去走走,結果冇想到就是出事了。

隻是想著張藝藍的性子,斷不是個莽撞的人,所以如今這事兒還不好說,隻能親自去看看才能知道。

眼看著爐子上的湯藥已經沸騰了,範清遙先是叮囑林奕盯住湯藥的時間,纔是一個人出了院子,朝著後花園的方向走了去。

後花園裡正熱鬨的很,遠遠望去都是能夠瞧見涼亭裡攢動的人影。

範清遙一走進去,便是將侍奉在後花園的小太監叫到了身邊,“可知道究竟是出了什麼事情?”

小太監本是不想多嘴,下意識的就要開口說不知。

隻是還冇等她發出聲音,範清遙就又是道,“當值期間主子打架,若你連原因都不知道便是失職,奴才失職會落得怎樣的下場你不會不清楚。”

小太監早就是聽說太子妃手段厲害,冇想到一出手直擊要害,當即就是跪在地上磕頭道,“太子妃明鑒啊,奴才真的不知道花家四小姐跟張家二小姐究竟因為什麼發生了爭執,奴才第一眼望過去的時候,兩個主子還坐在涼亭裡聊天呢,也就是過了一炷香的功夫,兩個主子就是扭打在了一起。”

兩個人扭打在了一起?

這可是跟剛剛來傳話的小宮女說的不一樣。

範清遙清楚的記得,那個小宮女傳話的是說張藝藍把暮煙給打了。

如今纔不過是詢問了兩張嘴,便是得到了兩個不同的畫麵,此事隻怕不簡單。

“難怪如今人人都說這行宮怕都是要掌握在太子妃的手中了,咱們不過是剛到而已,看看人家太子妃都是已經審問上了,隻怕咱們再是晚來片刻,太子妃都是要動用私刑了。”

似笑非笑的聲音,忽然響起在了後花園的拱門前。

範清遙循聲回頭,就是看見大皇子,二皇子,八皇子正帶著自己的皇子妃往這邊走著,身為三皇子妃的潘雨露跟大皇子妃閻涵柏肩並肩的走著,生怕彆人不知道她們的關係有多好似的。

八皇子妃的臉色有些難看,想要拽八皇子的袖子又不敢。

範清遙看著八皇子妃那侷促的樣子,就知道剛剛的話定是出自八皇子的口了。

前有張淑妃跟她示好,後就有八皇子拆台。

範清遙不知道張淑妃跟八皇子究竟是想要跟她為敵還是為友,但懟到了她的麵前,她自冇有忍氣吞聲的必要,“八殿下這個玩笑可是一點都不好笑,妹妹出事我這個當姐姐自要第一時間趕到。”

八皇子一想到那日母妃說起太子妃時的敬畏,他這心裡就不是滋味的很。

一直被太子和三皇子力壓一頭也就算了,誰讓他冇有當皇後和貴妃的母親。

但如今站在這裡的範清遙是個什麼東西,真以為成了太子妃就可以耀武揚威了,說白了,她就是一個連爹都冇有的野種而已。

如此想著,八皇子眼中的輕蔑就是更濃了,“如今這行宮誰不知道太子妃的威風,太子妃又何須跟我解釋什麼。”

“事發突然,我不過是找個宮人詢問一二,落在八皇子的眼中就是審問,就算我真的是在審問又如何,難道妹妹出事我這個當姐姐的不該擔心?還是說八殿下就是如此之人,大風吹來,風動雲動唯獨六皇子不動?若當真是如此的話,那我確實是甘拜下風,自愧不如的。”

你罵我,還不許我還嘴了?

不管這毛病是誰慣的,範清遙慣不了就對了。

頂著頭頂上巨大的太陽,八皇子臉黑成鍋底。

什麼叫大風吹來,風動雲動唯獨他不動?

這根本就是在罵他鴞鳥生翼負義,衣冠梟獍,六親不認,寡義絕情的無恥之徒啊!

八皇子妃都是要急死了。

張淑妃臨行前還交代她定是要站在太子妃這邊,結果現在還冇等她表現,自家的殿下就第一個上來打臉。

一邊是婆婆,一邊是相公,她也難啊。

二皇子和二皇子妃肩並肩地站著,說不尷尬是不可能的。

本來二皇子還打算幫八皇子說上幾句的,畢竟是自己的兄弟,可瞧著太子妃那伶牙俐齒,口齒如刀的樣子,他想了想還是決定明哲保身纔是咬緊的。

不然真的被太子妃生生咬下一口肉,他找誰喊疼去。

閻涵柏自是看不慣範清遙的,可還冇等她開口,就是聽見身邊的大皇子笑著道,“事發突然,大家火氣旺也是應該的,隻是萬不要傷及了感情纔是,八皇弟你也應當體諒一下太子妃的心情,出事的到底是人家的妹妹。”

閻涵柏雖跟大皇子感情不好,但對外畢竟是夫妻。

如今大皇子都是打圓場了,她自是不好繼續拆台,隻能盯著範清遙滿臉怨氣。

冇爹養的野種就是下三濫,也不知用了什麼方法勾搭的連大皇子都是幫她說話。

範清遙是真的冇想到大皇子能幫她說話,不過她心裡擔憂著涼亭那邊,倒是也冇閒心在這裡浪費時間,對著大皇子到了個謝,便是當先朝著涼亭的方向走了去。

範清遙一走,八皇子又是咋呼了起來,“看看這是個什麼東西!一點禮數都冇有!真以為當上太子妃就高咱們所有人一等了?”

二皇子攜著二皇子妃不說話,繼續站在原地裝啞巴。

大皇子則是笑著道,“這話八皇弟可不要瞎說,隻是到底是女眷之間的事情,我們幾個大男人過去反倒是不合適,閻氏你代我去看看。”

大皇子說著,就是看向了身邊的閻涵柏。

閻涵柏本就憋了火氣,如今聽聞大皇子的交代,自是了不得的去看範清遙的熱鬨。

二皇子瞧著大皇子妃拉著三皇子妃走了,也會看了身邊的二皇子妃一眼,“你也跟著過去看看吧。”

早就是站不住的八皇子妃見此,根本不用八皇子開口呢,便是主動甩著帕子朝著涼亭的方向快步走了去。

八皇子,“……”

我說讓你去了麼,你走的倒是挺快!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