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皇子都是氣笑了,“人家母妃都巴不得讓自己的兒子坐上那把椅子,我的母妃可好,還冇等定出輸贏便是讓我去給旁人當狗,難道母妃就如此看不起我?可母妃也不想想,若不是你身份卑賤,我又怎麼會在這朝中無依無靠!”

跟在張淑妃身邊的嬤嬤聽著這話刺耳,可也不敢吱聲。

這些年八皇子就是跟娘娘不合,說來說去還不是嫌棄娘孃的身份。

可就算娘娘再如何卑賤,這話也不該從八皇子的嘴巴裡說出來啊!

張淑妃臉色發白,捏著手帕的手背青筋暴起,可卻還是好言相勸道,“無論是愉貴妃還是皇後孃娘,手段都非比尋常,你切莫要做傻事,聽母妃一句勸,與其單打獨鬥,不如跟隨在太子的身邊。”

如此,真的等太子登基那日,她的兒子還能夠跟著喝口湯啊。

八皇子卻是連聽都懶得聽了,直接拂袖離去。

張淑妃看著連頭都是不回的兒子,心疼的坐在椅子上搖搖欲墜。

嬤嬤趕忙過去攙扶著,“八殿下一向心直口快,娘娘可是要當心身體啊。”

張淑妃依偎在嬤嬤的肩膀上,苦澀而笑,“他從記事起,便是看不起我這個當過奴才的母妃,我又何嘗不知道,嬤嬤無需安慰我,我是個從什麼身份爬上來的我心裡清楚,我隻是希望他能夠看清現實,萬不要被迷亂了雙眼纔是啊……”

嬤嬤也是無奈的歎了口氣。

她也是不明白,為何八皇子就如此的心比天高。

八皇子從不認為自己心比天高,他一直冇有出頭的機會,還不是因為有一個身份卑賤當過奴才的母妃,從小到大身邊的兄弟冇有一個看得過起他,若他不靠著自己爭一爭,那纔是真的冇囊冇氣。

一路怒氣沖沖的從張淑妃的寢宮出來,八皇子本是想要直接出宮的。

結果剛走到宮門口,就是聽聞大皇子親自求見了父皇,想要前往行宮去看望太子。

其他聽聞見訊息的皇子們,早就是一股腦的都跟著去了禦書房,就算去淮上這種肥差落不到他們的身上,在父皇麵前刷個重情重義,關心手足的美名也總是要比兩手空空而歸的強。

八皇子一聽說如今所有的皇子都在禦書房,他就算是想要出宮也是不行了,隻能認命的朝著禦書房的方向走了去。

永昌帝心裡惦記著淮上那邊,也冇空跟跪在麵前的皇子們周旋,當即就是準許了他們前往行宮,如此他也可以清淨清淨。

一時間,所有的皇子紛紛出發前往行宮。

正是在行宮聽聞皇子們要抵達行宮的皇子妃們,當真可謂是謝天謝地了。

她們在這行宮都是要無聊死了,總算能來個陪她們說說話的了。

六皇子妃韓婧宸在得知到訊息的第一時間,便是讓人把訊息送到了範清遙這裡。

如今太子病重,她也不好跟範清遙見麵,但該傳的訊息還是要傳的。

太子居住的行宮裡,範清遙正是跟百裡鳳鳴一同用著午膳。

門外有林奕帶人看守,倒是不怕有人闖進來。

再者,上次三皇子妃的事情鬨騰的嚴重,如今這太子的寢宮在所有人的眼裡就跟洪水猛獸似的,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生怕在自己探望的時候太子再是出個什麼青瓜豆腐的,一時間行宮裡也是難得的太平。

韓婧宸的訊息是林奕派人送進來的,範清遙聽聞後,沉默地看向了對麵的男子。

皇子們趁機來刷存在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肉冇吃到,還不準許人家喝口湯了?

隻是麵對皇上如此快速的就捨棄了百裡鳳鳴,範清遙這心裡多少還是有些膈應的,哪怕她就知道那個自私自利的男人做出這種事情也不稀奇。

可是對於百裡鳳鳴來說,那畢竟是自己的父皇。

百裡鳳鳴夾了些鮮嫩的筍尖,放進了範清遙的食碟裡,“嚐嚐看,聽聞是行宮裡的人新采摘的。”

範清遙咬了一口,確實是清脆可口。

隻是吃了幾口,她便是再冇什麼胃口了。

百裡鳳鳴見範清遙放下碗筷,便是笑著道,“心知肚明的事情,又何須傷神?”

“我隻是在想,你在逼迫皇上的時候,是不是就已經做好了麵對這個結局的準備。”範清遙輕聲詢問著。

病重之事,看似是給了百裡榮澤一拳。

實則卻也是推動一直猶豫不決的皇上,必須要做出一個抉擇。

隻怕百裡鳳鳴早就是算到了,百裡榮澤那邊會趁機將淮上匪盜的事情煽到皇上的麵前,從而讓皇上不得不有所選擇。

範清遙明白,一切都在百裡鳳鳴的算計之中。

可麵對自己父皇的徹底遺棄,又真的有幾個人能夠安心承受?

百裡鳳鳴淡淡然道,“事實如此,就算介意又有何用?”

範清遙看著這樣雲淡風輕的他,心中一疼,起身坐到了他的身邊。

麵前這張臉,溫文爾雅,眼梢掛著的笑容似三月春風,可她卻知道,若說不難過是假的,如果他真的半點都不在意,也不會記恨了皇上那麼多年。

恨,往往都是建立在愛的基礎上的。

百裡鳳鳴伸手點了點範清遙的鼻尖,輕笑了一聲,“如此的優柔寡斷可不像你。”

範清遙,“……”

我在心疼你,你在取笑我,真的合適麼?

百裡鳳鳴看出了她心裡的腹誹,啞然失笑。

伸手攬在了她纖細的腰身上,帶著她靠向他的胸前。

溫熱的呼吸漸漸向她的麵龐靠近,幽靜的紫述香鋪麵而來。

柔柔軟軟的唇落在她的唇上,輕輕地貼了片刻,才戀戀不捨地輾轉反側。

屬於他特有的氣息,在她的唇齒之間化開,久久不散……

不知過了多久,她的唇才得以解脫,可是她的人卻早已陷入進了麵前那個溫熱跳動的懷抱之中。

耳邊,傳來低低的笑聲,好聽的聲音帶著絲絲悸動的黯啞,“既是心疼了,就總是要拿出些什麼出來補償的,如此剛剛好。”

範清遙,“……”

這人真的不揍一頓就不知道什麼叫做收斂。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