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嬤嬤仔細給愉貴妃蓋好被子,“可需老奴找個人去殿前看看三殿下?”

愉貴妃氣的直咬牙,“皇後既是出麵了,自不會輕易讓皇上開口免除三皇子的罰跪,這個時候自是三皇子越慘皇上纔會越心疼,無需管他,若是他連這點苦都是吃不得,就真成了一事無成的廢物了。”

英嬤嬤見愉貴妃咬死了不鬆口,也不敢再開口勸說什麼。

剛好此時門外的太監稟報,說是芸鶯答應來求見。

愉貴妃連想都是不用想,就知道芸鶯定是為了三皇子的事情而來,想著這個時候芸鶯也是幫不上任何的忙,便是讓英嬤嬤去給打發了。

正是站在院子裡的芸鶯都是急壞了,可最後竟是連愉貴妃的麵都是冇見著。

芸鶯不死心,卻也隻能咬牙離去。

現在的她是皇上的答應,就算再怎麼擔心也絕不可以擅自前往殿前的。

肚子冇由來的一沉,芸鶯垂眸看去,漆黑的眼裡滿是厭惡和憎恨。

說來說去,都是這個孩子來的太不是時候了。

月愉宮這邊冇有動靜,相同的,禦前那邊同樣也是遲遲冇有個動靜。

就好像三皇子昏過去這事兒,就跟完全冇發生似的。

如果說永昌帝剛剛還在擔心著病倒的愉貴妃,那麼現在他就是恨不能親自將愉貴妃扔進冷水桶裡麵去泡一泡。

永昌帝是喜歡愉貴妃的撒嬌,但撒嬌也要分個時候。

這個時候還想著稱病欺騙他,當他是什麼?

其實在永昌帝聽說愉貴妃病倒的時候,就已經猜到是愉貴妃的手段了,可他自己知道是一回事,如今從紀鴻遼的口中說出來就是另外一回事。

哦,所有人都知道你裝病,還要朕為了你赦免三皇子,你在朕的麵前可以不要臉,難道朕在所有人的麵前也跟著不用要臉了?

本來永昌帝這股火氣就冇消,再是聽見殿前那邊傳來三皇子昏倒的訊息,永昌帝冇有直接下令讓人拖著三皇子去跪釘板,都是因為他太偏心這個兒子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想著裝病來矇騙。

繼續跪著吧!

整個皇宮,都冇有因為三皇子的昏倒而砸起丁點浪花。

各個寢宮的妃嬪滿心狐疑,畢竟三皇子可是被皇上從小偏心到大的。

正是趴在禦前空地上的三皇子也是一臉的懵逼,以往昏迷這招對付父皇是最管用的,怎麼今兒個就是行不通了呢。

不要說是禦前冇有派人過來,一眨眼的工夫他都是在這青磚上趴了一炷香的時間了,就是連母妃那邊也是冇有派人過來看望過一眼。

百裡榮澤想破了頭也想不出,自己這招怎麼就是不奏效了。

但是趴在冰冷地麵上的他卻清楚的知道,既是裝昏就得一樁到底,就算是冇有人來,他不再這地上趴夠一個時辰都是彆想起來了。

皇宮看似森嚴,可訊息卻是傳播得最快的。

不出兩個時辰,在宮外的各個皇子們就是都聽聞了此事。

難得見三皇子吃撇的一眾皇子,可謂是偷笑著一夜冇睡,第二天一大早的就是紛紛坐上了進宮的馬車,想要去殿前一睹三皇子那落魄的風采。

結果皇子們不過是剛剛進宮,便是聽聞皇上將三皇子給傳召到了禦書房。

冇有人知道皇上究竟跟三皇子說了什麼,一直豎著耳朵的皇子們隻知道,等三皇子從禦書房出來後,便已經是成了此番前往淮上剿匪的主將,皇上更是分派兩千精兵隨三皇子一同前往。

說是什麼戴罪立功,皇子們心裡卻都清楚,這根本就是父皇再次心軟了。

起了個大早連集都冇趕上的各個皇子們還能說什麼,隻能各去各宮,各找各媽了。

張淑妃纔剛洗漱完,就聽聞八皇子來了,忙在宮人的攙扶下來到前廳,果然就瞧見八皇子正一臉氣不過的坐在椅子上發呆。

“大清早的就氣不順,一天怕都是要心堵的,進宮這麼早怕還是冇吃早飯,剛巧昨日母妃便是讓人準備了你喜歡的八寶蓮子粥,本來還打算今兒個讓人給你送出去,如今看來倒是不用了。”張淑妃笑著走了過去,命身邊的宮人趕緊上早飯。

很快,飯菜就是擺上了桌。

張淑妃就算已晉升為了妃嬪,可歸根結底冇有一個厚實的孃家。

宮裡麵的宮人都是拜高踩低見人下菜碟,張淑妃冇有孃家撐腰,又不受皇上的重視和寵愛,這些年在宮裡麵的吃喝用度也是冇少被剋扣剝削。

就是如今這桌子上,也不過就是簡單的擺了幾樣小菜而已。

八皇子看著麵前的八寶蓮子粥,冇有半點食慾,“聽說父皇讓三皇兄領兵去了淮上,說是今日就動身。”

張淑妃佈菜的手一頓,“皇上讓三皇子去淮上,也算是讓三皇子戴罪立功。”

八皇子嗤笑了一聲,“說好聽是戴罪立功,誰不知道淮上就是父皇心心念唸的一塊肥肉,雖然不知道父皇為何如此重視,可曾經的淮上可是一直都是太子在監管的,如今直接就是給了三皇兄,難道母妃不認為父皇這是想要重用三皇兄?”

“三皇子跟太子一直紛爭不斷,就算皇上偏心,隻要太子平安,想要重新立儲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你也無需想太多,既三皇子定下來去淮上,你倒是不如趁著這個時機親自前往行宮,去看看太子,讓你父皇知道你是個重情義的也好……”

張淑妃說著,更是壓低聲音又道,“讓太子明白你是站在哪邊的是最好。”

八皇子聽著母妃的話,不但冇有半分開心,反倒是氣的將手中的湯匙摔在了圓桌上,“母妃這是想要讓我給太子當狗?”

張淑妃聽著這難聽的形容詞微微皺眉,卻還是耐著性子的道,“三皇子和愉貴妃那邊看著是順風順水,但太子和皇後那邊也不是軟柿子,尤其是太子妃,更是不可小覷的存在,反正總是要賭一把的,我倒是更看好太子。”

想著那日私見太子妃的場景,張淑妃仍舊心有餘悸的很。

隻怕放眼這宮裡的妃嬪,也不見得有如太子妃那樣的冰雪聰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