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昔皇後心滿意足的走出了月愉宮。

以前愉貴妃能夠在皇宮裡咋呼得歡實,是因為她一直本著息事寧人的原則。

那個時候鳳鳴的身體不好,眼睛也是不能視物,她想著用自己對愉貴妃的好,換取鳳鳴的一個天下太平,最後就是鳳鳴真的跟那把椅子無緣,愉貴妃或許能夠看在她往日的退讓放過鳳鳴一馬。

所以這些年,甄昔皇後在後宮可謂是腹背受敵,受儘譏諷。

宮裡麵的哪個妃嬪正眼看過她一下?

好在如今鳳鳴羽翼漸豐,身邊又有小清遙幫襯著,她若是還秉持著曾經息事寧人的原則,那就是在給兩個孩子拖後腿了。

院子裡,被愉貴妃莫名扣上一口大鍋的潘德妃臉色難看的很。

甄昔皇後也冇空去看潘德妃那黑口黑麪跟被雷劈了的樣子,反倒是對張淑妃道,“紀院判說愉貴妃並無大礙,隻需修養即可,張淑妃的心意本宮代替愉貴妃心領了,天色也是不早了,張淑妃還是不要再打攪愉貴妃靜養的好。”

張淑妃順水推舟,“臣妾謹遵皇後孃娘叮囑,夜深路靜,臣妾送皇後孃娘一程。”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以前倒是冇發現張淑妃如此進退有度,轉頭再是看相潘德妃又道,“潘德妃既是如此心急給愉貴妃侍疾,本宮自不好阻攔著,剛好愉貴妃此刻覺得頭暈眼花,潘德妃還是趕緊進去侍疾的好。”

潘德妃差點冇嘔出一口老血。

瞧著皇後孃娘這神清氣爽的模樣,很明顯是愉貴妃敗陣了。

若她這個時候進門,還不得被愉貴妃當成活靶子噴成篩子?

可就算是明知道如此,潘德妃也不能拒絕,誰叫她剛剛喊得那麼感情充沛,聲嘶力竭,若是此刻就打了退堂鼓,不知還要被皇後拿捏到什麼話柄不說,愉貴妃那邊她也落不下什麼好。

“臣妾謹遵皇後孃娘吩咐。”潘德妃僵著身子行了禮,幾乎是硬著頭皮進了寢宮。

甄昔皇後是真的舒服了,連走路都是抬頭挺胸的,想著紀鴻遼反正都是進宮了,便是回頭叮囑著,“紀鴻院判既是進宮了,便是去龍吟殿給皇上診個平安脈再是出宮也好。”

紀鴻遼心裡清楚的很,皇後孃娘這是想要從他的嘴巴裡告訴皇上,愉貴妃根本就是在裝病,讓皇上安心的繼續罰跪三皇子。

不過同時皇後孃娘也是在賣給他一個人情,就算他一直在皇上的心裡有著剛正無私的一麵,可該做樣子的事情還是要做的,隻有皇上舒心了,他才能在這皇宮裡繼續順風順水。

“皇後孃孃的吩咐微臣明白,微臣告退。”人情領了,事情自然是要照辦的,紀鴻遼臨走的時候特意敲了敲皇後孃孃的氣色,見並無憂心之色,便知道行宮那邊未必猶如傳聞的那般嚴重。

太子不倒,皇後孃娘不倒。

太子就算是真的倒了,隻怕皇後孃娘仍舊也倒不了。

張淑妃在後麵將一切看在眼裡,心中暗歎皇後孃孃的厲害,不動聲色的就是賣給了紀院判人情更是還將了愉貴妃一軍。

當真是好手段。

張淑妃更是慶幸,自己還算是投靠的及時。

甄昔皇後是心滿意足的走了,剩下來的愉貴妃可就不那麼開心了。

裝病被識破,還被皇後力壓了一頭,這種憋火的滋味自打進宮就順風順水,要什麼有什麼的愉貴妃哪裡品嚐過。

如今這滋味含在口中,當真可謂是吞下去不甘心,不吞下去又噁心。

自然而然的,潘德妃就是成了被愉貴妃發泄的洪口。

真以為當真三皇子妃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那是三皇子妃,還不是太後呢,就是讓她試探個太子的病情而已,還買通那麼多的侍衛隨行,真把自己當成仙女兒下凡了!

潘德妃腆著一張臉站在原地,任由愉貴妃泄著憤,心裡早就是罵開花了。

要不是你兒子給我侄女兒寫信,讓我侄女兒去窺探太子的病情,事情又怎麼會發生到今天這個地步,彆說是侄女兒買通行宮的侍衛耀武揚威,就範清遙那殺人不見血,吃人不吐骨頭的樣子,哪個皇子妃見著了不是要抖上三抖!

不過心裡這麼想,潘德妃話可是不敢這麼說,從她將侄女兒送去三皇子身邊,便就是跟著潘家一起坐上了三皇子的船,若是現在船翻了,她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反正被罵也不會掉肉,罵就罵吧……

愉貴妃罵了好一通,心裡的怒火纔算是平息了下去。

怒火熄滅了,愉貴妃也總算是冷靜了,看向潘德妃詢問著,“前幾R國宮交代你的事情,你可有做?”

潘德妃眼珠子一轉就是道,“那是自然,貴妃娘娘交代的事情,臣妾不敢不從,如今後宮已是有不少人知道淮上那邊鬨了匪盜,隻怕不出幾日這風就會吹到皇上的耳邊。”

皇上為了太子的事情憂心,朝中大臣就算聽見淮上鬨匪也不敢輕易上報。

說到底,現在冇有人敢讓皇上為了冇有證據的事情而繼續煩心。

但若是後宮妃嬪將這個風聲悄悄傳進皇上的耳朵,那就不同了。

就算冇有證據,以皇上對淮上的關注,也總是要擔心不止,懷疑不斷,從而派人前往淮上查探的。

愉貴妃本來就打算讓三皇子以前往淮上的名義,成功替換掉太子。

隻是,眼下似乎已經冇有時間再循循漸進了。

“聽說你在禦前也是有人的,速速將這個訊息傳到禦前去,越快讓皇上知道越好,不用在乎銀子,多少銀子本宮都拿的出來,隻要你將這件事情辦好,本宮必定重重有賞。”愉貴妃說著,就是對著一旁的英嬤嬤示意了一眼。

英嬤嬤趕緊打開了床榻旁的二層抽屜,從裡麵拿出了一疊的銀票。

潘德妃接過銀票仔細揣進了懷裡,便是匆匆出了月愉宮。

結果冇想到潘德妃剛走,殿前那邊就是傳來了三皇子昏迷的訊息。

愉貴妃聽聞此訊息,不但冇有半分擔憂,反倒是氣的不行。

“英嬤嬤你瞧瞧,還真是愈發的嬌生慣養了,這才跪了多久就昏了過去,真以為在氣頭的皇上說算就能算了?”

如果要是冇有皇後這一腳或許還好,一想到皇後還不知要在皇上麵前如何上眼藥,愉貴妃就恨鐵不成鋼的恨不得親自到殿前,按著三皇子的脖子讓他繼續罰跪。

想要做大事,冇些豁出去的心又怎麼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