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可是冇空站在這裡跟潘雨露大眼瞪小眼,語落就往外走。

潘雨露不死心地咬了咬牙,邁步就要繼續往裡麵走,“怎麼太子殿下那邊如此安靜,說起來我也是來了有一會了,莫非是太子殿下shen體出現了什麼不適,既我都是過來了,不如陪著太子妃一同去看看。”

範清遙停住腳步,卻是擋在了潘雨露的麵前,“太子還在昏迷,自是安靜的,此等尋醫問診上的事情就不勞煩三皇子妃費心了。”

語落,握住潘雨露的手腕。

這次是拉著潘雨露一起繞出了屏風。

手腕上的疼痛,讓潘雨露吃不消。

掙紮地甩開範清遙的鉗製,潘雨露連臉上的笑容都是要掛不住了,“太子妃當真是好大的脾氣,我已經把話給說明白了,我是代替我們家三殿下來看望太子殿下的,太子妃如此這麼擋著,當真就不怕我們家三殿下怪罪麼!”

範清遙在潘雨露的怒吼中,轉身坐在了暮煙剛剛坐著的椅子上,微微挑眉,氣定神閒,“三皇子妃也說是代替三皇子來看望太子殿下,既是如此的話,心意到了就可以了,如今太子殿下昏迷不醒,養傷養身更是關鍵,這個時候三皇子妃若是打攪到了太子的安寧,難道就不怕皇後孃娘甚至是皇上怪罪嗎?”

這話,根本就是剛剛潘雨露壓在暮煙身上的。

如今不過才幾句話的功夫,範清遙就是原封不動的還給了她。

仗著自己是三皇子妃,便動不動就拿著三皇子出來說事兒,既是如此,範清遙自然要好心的提醒她一下彆忘記了,在三皇子的上麵可還有皇後孃娘和皇上。

這次,真的是輪到潘雨露臉色發白了。

看著都是已經端起茶盞喝起茶水的範清遙,潘雨露氣的都是快要站不住了。

範清遙可是冇打算就這麼放過她,“不過既然三皇子妃來都是來了,我自也是不好讓三皇子妃就這麼回去,剛好一會行宮的太醫要來給太子殿下把脈,若他們說太子殿下shen體平穩,三皇子妃非要進去看望也不是不可以。”

人是可以看的,但是要等。

語落,範清遙起身就是朝著裡側的寢殿走了去。

行宮的太醫每日都會定時來給百裡鳳鳴診脈,然後再是將每日的診脈結果以秘信的方式送去主城皇宮給皇上過目。

如今皇上如此的舉棋不定,就是範清遙每日都在以銀針控製著百裡鳳鳴的脈象,使得原本已經平穩的脈象忽好忽壞。

算起來,行宮的太醫也是快要到了的。

範清遙自然冇有必要繼續在潘雨露的身上浪費時間。

再者,林奕不是說過那些侍衛是按照時辰收銀子的麼,既是三皇子妃如此闊綽,範清遙自然是要給她個成人之美的。

內寢裡,暮煙和周仁儉已是被林奕悄悄順著後門送了出去。

回來時,林奕就是聽見了太子妃跟三皇子的對話。

琢磨著外麵的那足足二十個的侍衛,每個都是按時辰收銀子……

林奕就是想想都覺得肉疼。

太子妃這也太狠了。

殺人誅心啊!

正是靠坐在床榻上看著書卷的百裡鳳鳴,聽聞見範清遙的腳步聲,很是配合地放下了手中的書卷。

範清遙的臉色卻並不是很好。

如今所有的皇子妃都留在了行宮的莊子裡,三皇子妃潘雨露跟大皇子妃閻涵柏的關係一向是焦不離孟,如果此事是潘雨露為了討好百裡榮澤而如此作為,自是拉著閻涵柏一同前來的。

可如今來的卻隻有潘雨露自己,足以證明今日這試探是百裡榮澤的交代。

再是一想到陣子上百姓口中的匪盜傳聞,範清遙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根本就是百裡榮澤故意讓潘雨露來試探百裡鳳鳴病重的真假,若病重是真,百裡榮澤便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啃下淮上那塊骨頭,然後趁機將百裡鳳鳴徹底從皇上的心裡抹去,再是成功替代。

果然是冇有最無恥,隻有更無恥。

就百裡榮澤這種陰損的小人手段,罵他是渣男都是嘴下積德了。

“我近來的脈象如何?”已然和衣躺在床榻上的百裡鳳鳴,忽然輕聲詢問著。

範清遙回神,如實道,“接連幾日都是浮脈。”

重傷昏迷,浮脈乃是最為常見的。

隻是浮脈變幻莫測,正是如此,所有人都以為太子仍舊生死未卜。

百裡鳳鳴卻道,“那便是改為數脈好了。”

範清遙一愣。

百裡鳳鳴笑著又道,“人總是要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些代價的。”

他是急流勇退,但不是真的慫包。

三皇兄既能做出如此陰損之事,他自然是要以牙還牙的。

如此纔算是公道嘛。

百裡榮澤讓自己的皇子妃前來試探,不管此番潘雨露的大張旗鼓是不是百裡榮澤的意思,百裡榮澤都是已經撕掉了兄弟之間最後的一層麪皮,百裡鳳鳴想要借力打力也是情理之中。

隻是如今百裡鳳鳴於行宮養病,可謂是牽一髮而動全身。

若皇上知道太子病危,肯定也是要有所抉擇的。

百裡鳳鳴如此做法,怕不單單隻是為了百裡榮澤吧。

前廳裡,潘雨露都是要愁死了。

院子裡的那些行宮的侍衛市儈的很,除了銀子什麼都不認。

本來潘雨露是打算給他們每個人一個時辰的銀子,怎麼著都是夠了的。

可偏偏範清遙冇有把話給說死,讓她在這裡等著太醫的訊息。

若是她就現在離開了,一旦太醫真的說太子身體冇有大礙,可以進去探望,那她豈不是錯過了打探的機會?

可要是她不走的話,萬一等到的結果是不能探視太子呢?

潘雨露捏著帕子坐在椅子上,一顆心左右都是無法安生,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這種內外焦灼的感覺簡直是要將她給折磨死。

忽然,院子裡響起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潘雨露循聲而起,就是看見幾名太醫匆匆地進了門。

潘雨露也是顧不得端架子,主動走了過去,“勞煩幾位太醫每日都為了太子殿下的身體奔波,隻是不知道太子殿下的身體可是有什麼起色?”

這話,打探的意思相當明顯。

隻是眼下卻冇有一個太醫開口回話。

這些形色焦急的太醫甚至是連看都是冇看潘雨露一眼,便是朝著裡內寢走了去。

被忽視在原地的潘雨露,就算是再傻,似是也品出了什麼不一樣的味道。

太子殿下重傷昏迷是不假,可一晃這都幾個月過去了,就算行宮的太醫比不得宮中太醫那般的見多識廣,完全也冇必要如此的大驚小怪纔是。

可是瞧著他們剛剛那麵色發白的模樣……

潘雨露這邊正琢磨著,就是看見太子殿下的林奕從後麵走了過來。

這次,潘雨露倒是冇有繼續被忽視。

“太子殿下忽然病勢嚴重,如今太子妃連同行宮的太醫齊齊在內廳救治太子殿下,三皇子妃若是無其他的事情,不妨先行回莊子。”

潘雨露,“……”

怎麼就是忽然病重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