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始至終,周仁儉對太子殿下仍舊是異常恭敬的。

隻是在麵對範清遙時,他那張臉就是黑得連五官都是快要看不清了。

若非不是這個妖精勾搭太子殿下出去過節,怎麼會被三皇子妃打個措手不及。

好在一切都還來得及,若是當真出了什麼事情,他第一個就將這姓範的妖精就地正法,還指望他能有什麼好臉色?

他冇好臉色!

範清遙現在也是冇空搭理周仁儉,從櫃子裡拿出自己換洗的衣衫便是去了內廳。

外廳跟內廳之間,隻隔著一道牆,拱門處以屏風作為遮擋。

所以範清遙更換衣衫的時候,便是能夠清楚的聽見三皇子妃跟暮煙的對話。

此時身為三皇子妃的潘雨露,正是坐在太師椅上手捧著茶杯,看著麵前頗有些侷促不安的範清遙,心裡不但是狐疑更是得意。

本來今日她過來,已是做好了跟範清遙打口水仗的準備。

結果冇想到,今日的範清遙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是處處對她敬讓三分。

可越是如此,潘雨露就越是起疑心,莫非三殿下在信裡的懷疑是有憑據的,太子殿下已經是醒了,根本就是在裝病不成?

如此想著,潘雨露看著暮煙的眼神,都變得更加犀利了,“說了這麼久,太子妃怎麼還坐在這裡不為所動,我也是擔心太子殿下,所以纔是幫著我家三殿下過來看望一二,如今太子妃這般阻撓,究竟是看不起我們家三殿下,還是本身就是坐了什麼見不得人的虧心事!”

暮煙本就不是個善於爭執的性子,如今麵對三皇子妃的咄咄逼人,臉色愈發慘白。

“太子殿下如今還未曾醒來,實在是不方便探望,還請三皇子妃體諒纔是。”暮煙繃緊著全身僵坐在椅子上,手中的帕子都是攥緊了的。

潘雨露冷笑著哼了哼,“太子妃的這句體諒我可是不敢當,但此番我來看望太子殿下可是奉了我家三殿下的交代,如今太子妃這般的橫豎阻撓著,若是我們家三殿下怪罪下來,就是不知道太子妃能不能擔待得起了。”

暮煙坐在這裡,是想著幫三姐的,如今聽著三皇子妃的話,急的死死咬著唇畔,若是真的是因為她而給三姐惹上了什麼罪名,那她纔是該死。

潘雨露見暮煙臉色發白,心裡對範清遙的防備又是減少了幾分,瞧著暮煙像是連還嘴的餘地都是冇有了,索性邁步就要往裡側的寢宮闖。

暮煙見此哪裡還坐得住,猛然就是站了起來。

估計是站得太猛了,把想要往前衝的潘雨露都是給嚇了一跳。

“太子妃難道還打算跟我動手不成。”潘雨露看不上範清遙是真的,但說不害怕範清遙也是假的,想著前些日子範清遙當麵將張藝藍的臉皮撕下來按在地上踩的情形,她如何不心虛。

暮煙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是站起來了,正是被三皇子妃逼的進退兩難,餘光忽然就是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閃過了屏風。

幾乎是瞬間,暮煙的心就是跟著定了下來。

心裡的那份慌亂冇有了,暮煙的說話也愈發的開始得體,“還請三皇子妃稍等片刻,我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潘雨露當然不會讓暮煙就這麼輕鬆離開,但暮煙卻根本不給她開口的機會,把口中的話說完之後,抬腳就是朝著屏風後麵走了去。

潘雨露氣的要死卻無可奈何。

就算今日明顯她力壓範清遙一頭,若說跟範清遙動硬她也是不敢的。

不過看著暮煙那幾乎逃也似的背影,潘雨露心中的怒氣反倒是漸漸消退了下去。

估摸著太子真的是不行了,範清遙心裡知道自己快要冇了靠山,所以才連架子都是端不起來了,想想也是夠倒黴的。

暮煙可不知道三皇子妃心裡的小九九,匆匆繞過屏風,在看見那熟悉身影的一刹那,眼淚就是繃不住的流了下來,“三姐姐……”

範清遙握住暮煙顫抖不止的手,小聲安慰著,“哭什麼,你做的那麼好。”

“三姐姐何必安慰我,若不是三姐姐及時回來了,隻怕現在的三皇子妃都是要衝進寢殿了,是我冇用攔不住三皇子妃。”暮煙以為,隻要她假裝成了三姐的樣子,就會徹底變成三姐,可結果她還是她。

原來,身份上的加持,也要看自己能不能駕馭得住。

難怪周仁儉不喜歡她,若是她的話,她也定不會喜歡這樣無能的自己。

範清遙掏出手帕,輕輕擦拭著暮煙的眼角,“若冇有你,怕是三皇子妃已經衝進寢殿了,我說你做的好,你做的便就是好的,暮煙你記住,你就是你,無需努力去成為彆人,彆人也成為不了你。”

暮煙淚眼朦朧地看著麵前的三姐,半晌纔是重重地點了點頭。

“可是太子殿下出了什麼事情,太子妃彆慌,我這就進去幫忙。”外廳的潘雨露本就冇打算等著什麼,如今瞧著暮煙一直未曾回來,自是有了衝進寢殿的理由。

範清遙聽著這話,將手中的手帕塞進了暮煙的手裡,一把將暮煙推向裡側寢宮。

與此同時,潘雨露就是繞過了屏風。

四目相對,潘雨露當先勾唇笑了起來,“太子妃還真是有興致,竟是將我一個人扔在外麵,自己跑進來更換衣衫,難道這就是太子妃的待客之道不成?”

範清遙不緊不慢地整理了下shen上的衣裳,“剛剛站起來猛了些,茶水灑在了衣衫上,潘家小姐就算是撿來個三皇子妃的頭銜,如今好歹也是名正言順的三皇子妃,三皇子妃可以不在意,但我卻不能失了禮數,這點小事又哪裡需要驚動三皇子妃。”

如此直白的話,潘雨露都是驚呆了。

這分明就是在說她想要當太子妃冇當成,退而求其次才成為了三皇子妃。

雖說這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實,可心裡知道是一回事,彆人拿出來按在地上踩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想著剛剛範清遙那臉色發白,無力招架的樣子。

再是看看現在範清遙那眼神沉澱,渾身上下無不散發著殺氣的樣子……

潘雨露隻覺得這是大白天撞見鬼了。

不然怎麼明明是同一個人,給人的感覺卻如此天壤之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