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府最近消沉的厲害,整個府邸都籠罩著一層陰鬱的氣息。

範自修接連幾日腆著臉的往孫澈的麵前湊,都是被孫澈一句公事公辦給擋了回來。

範自修知道這樣下去絕對不行,卻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院子裡,範雪凝剛巧路過。

範自修看著那小小的身影,眉頭一蹙。

他記得愉貴妃膝下還有個雲月公主,算起來年齡也是跟凝兒相當的,而且……

範自修思來想去了半晌,忽然就起身朝著門外走了去,“凝兒,你可是想跟祖父進宮玩?”

範雪凝一心想要往高處爬,自是歡快地點了點頭。

範自修當即吩咐馬車帶著範雪凝進了皇宮。

這日,所有人隻知道範丞相的小孫女兒跟關雎宮的雲月公主玩耍的歡,卻不曾有人知道,範自修與愉貴妃私下見了麵。

花家最近也是鬨騰的厲害,海運的事情大兒媳淩娓緊咬著不鬆口,其他的幾個兒媳就算是想豁出去賭一把,也是冇有話語權。

三兒媳沛涵憋得難受,索性每日拉著四兒媳雅芙來看望花月憐,順便跟範清遙絮叨一會。

也不知道怎麼,她們挺大個人了,還就喜歡跟小清遙聊天。

舒心。

“大嫂也不知是怎麼想的,放著好好的水運不點頭,難道非要看著咱們鋪子的藥材都積壓了纔開心麼?”三兒媳沛涵就是忍不住地唸叨著,隻恨自己隻是個三房媳婦兒,就是連說話都要看人臉色。

四兒媳雅芙也是歎了口氣,“大嫂昨兒個還說了,大不了各家今年不分紅就是了。”

幾房的私房銀都是從年底各個鋪子的分紅攢出來的,若是冇有銀子,哪房也是不樂意的。

範清遙倒是無所謂的,但是她的孃親現在體弱,若是冇有銀子開小廚房,隻怕身體是要虧空的。

她本不想插手家裡的事,但絕對不能旁人將算盤打到孃親的頭上。

“三舅娘和四舅娘與其如此糾結,不如就堅持自己的意見同意海運。”

三兒媳沛涵一愣,“那豈不是跟大嫂作對?”

範清遙輕聲一笑,“舅娘們若是信我,按我說的做就是。”

兩個兒媳對視了一眼,她們自是相信小清遙的。

從小清遙回來做的每件事情,她們都是看在眼裡的,現在就是連府裡的下人們一提起清遙小姐那都是要豎起大拇指的。

“既然小清遙這麼說,咱們就這麼辦。”

“……行吧。”

範清遙但笑不語。

先讓各家起分歧,才能將一塊餅徹底切開。

現在她隻需在一旁靜靜地看著,等待時機成熟,再主動出擊一招製敵。

虛掩著的房門忽然被人撞開。

許嬤嬤直接衝了進來,急的已經顧不得自己的臉色有多難看了,“小小姐,愉貴妃的馬車已經到府門口了!”

愉貴妃?

兩個兒媳都是驚的直接站了起來。

貴妃出宮非同小可,可是據她們所知,花家跟愉貴妃並無什麼關係猜對。

範清遙黑眸深邃,唇角掛著冷笑。

果然還是來了。

看樣子醉伶將事情辦的不錯,不然範自修也不會走投無路找到愉貴妃。

東宮雖已立儲太子的身體卻一直不好,護國寺的大師更是說過太子命薄。

上一世愉貴妃就冇放過這個機會,這一世自然也不會放過,若與上一世相同,那麼這個時候愉貴妃早就在暗中開始給百裡榮澤鋪路了。

而範自修便是三皇子同僚的其中之一。

都是一條船上的人,如今範自修有難,愉貴妃自然是不會坐視不理的。

門外,忽然響起了何嬤嬤的聲音,“清遙小姐,老夫人讓您即刻前往正廳。”

許嬤嬤就是毛了,“貴妃來了,找小小姐做什麼?”

範清遙朝著裡屋掃了一眼,“自是幫範府當說客,讓我和孃親回去的。”

許嬤嬤如此一聽,徹底炸毛了。

就是三兒媳沛涵和四兒媳雅芙的臉色都不好看了。

小清遙和她們的小姑在範府吃了多少的苦,以前倒是不看範府上心,現在小清遙得了皇上的誇讚和重視,範府倒是巴巴地來搶人了。

真真是個無恥的。

“小小姐,難道你和小姐真的要回去?”許嬤嬤再硬氣,也是硬氣不過宮裡貴妃的,尤其是那愉貴妃,聽聞在皇宮裡就是連皇後孃孃的麵子都是要拂的,她一個小小的家奴怎敢多說什麼。

範清遙那幽深的黑眸忽就閃過了一絲寒意。

既事已至此,倒不如破釜沉舟。

“許嬤嬤,你可是知道現在哪個舅舅在軍營裡?”

許嬤嬤看了一眼三兒媳沛涵,“隻有三少爺在的。”

範清遙看著三兒媳沛涵道,“三舅娘,勞煩您給我找一套三舅的衣裳,最好是三舅經常穿的。”

三兒媳沛涵起身就往門外走,“好,我這就去找。”

心裡卻是慌得一批,這小清遙是瘋了連貴妃都敢鬥一鬥了。

可是她怎麼就想跟著一起瘋呢?

屋子裡,範清遙壓低聲音又道,“四舅娘,你現在就去找個信得過的小廝,一會換上我三舅的衣裳,騎著馬在城裡跑一圈,給那小廝多準備點碎銀子,邊走邊撒,越引人注意越好。”

四兒媳雅芙是怕的,但就是怕小清遙和小姑都是她們一家人,她就算是怕死了也是不能眼睜睜看著的,“小清遙放心,我現在就去找。”

範清遙緩了口氣,又是讓許嬤嬤將凝添和凝涵叫了進來。

一段時間的訓導,凝涵已經有個當丫頭的模樣了,倒是凝添仍舊冷冰冰的。

範清遙拉過二人,仔細叮囑,“半個時辰後,你們去範府門口一趟,大聲哭喊著範家老爺被打了,其他的什麼都不要多說,彆人問什麼都不要回答。”

凝涵和凝添點了點頭。

她們既然被買了,自是要幫著自家主子的。

況且這段時間主子待她們並不薄。

等人都是出門了之後,範清遙這才從懷裡掏出了一塊玉佩,塞進了許嬤嬤的手裡,“許嬤嬤,你拿著這個現在就進宮去求見皇後孃娘,等見到皇後孃娘如實說就好,皇後孃娘自會明白的。”

能夠壓製愉貴妃的就隻有皇上,而能請的動皇上出麵的就隻有皇後孃娘了。

她現在既是百裡鳳鳴的人,皇後孃娘就定不會見死不救。

許嬤嬤看著這一通猛虎操作,有點懵,“小小姐您這是要……”

範清遙冷笑著起身朝著門外走去,“請貴妃娘娘回宮。”

許嬤嬤,“……”

既然要瘋,就一起瘋吧。

原本熱鬨的裡廳隨著眾人的相續離開而安靜了下來。

卻不曾有人知道,裡屋那本是應該熟睡的花月憐,早就已經睜開了眼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