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無奈地看向百裡鳳鳴。

買個東西跟進貨似的,也是真的冇誰了。

百裡鳳鳴卻一臉的坦然,“既你不會挑選,乾脆就都買回去慢慢挑。”

範清遙,“……”

所以這便是你理直氣壯敗家的理由是麼。

範清遙知道,估摸著百裡鳳鳴是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

雖然她真的不覺得如今的逛街跟平日裡的勾心鬥角有什麼區彆,但是為了打消某人掃空似的消費方式,範清遙隻能再次專心的挑起了荷包。

最終,她看上了一對繡著紅線的紅底荷包。

跟其他的荷包相比,這荷包顯得很是單調,但上麵繡著的字卻是她喜歡的。

一個是平平安安,一個是長長久久。

就如同現在這樣多好,一直的平平安安,永遠的長長久久。

麵前一黑,隻見百裡鳳鳴扔給攤主了一兩碎銀子後,便是靠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漆黑的鳳眸在陽光下如同被人撒了一把碎星般好看著,薄薄的唇掛著比往日稍微大了一些的笑容,哪怕是此刻那張俊秀的臉都是被麵具遮去了一般,也遮掩不住他那與生俱來的雅人深致。

範清遙怔了下。

雖她現在並不排斥他的靠近,可如此眾目睽睽之下……

百裡鳳鳴卻是勾唇淺笑,“荷包要戴上纔會有效,不是嗎?”

範清遙無奈,隻得低頭將手中的荷包輕輕係在了他的腰帶上,雖她跟他做過比現在還要曖昧的事情,可清晰感受到他的氣息將她的發頂都是給溫暖了,她的耳根便是悄悄地紅了個通透。

百裡鳳鳴瞧著那在陽光下紅到幾乎快要透明的耳廓,唇角蕩起的笑聲便是更濃了,再是伸手將她的小手握緊,繼續朝著前麵的街道走了去。

掌心之中,她的小手仍舊帶著微微的涼意,可那細膩的觸感卻讓他愛不釋手。

一路上走走停停,幾乎是在百裡鳳鳴無聲的脅迫下,範清遙倒是配合著買了不少的東西,都是一些小吃和當地的點心。

百裡鳳鳴將東西統統拎在左手上,右手仍舊牽著那讓他上癮的小手不肯鬆開。

忽然,手被掙開。

百裡鳳鳴一愣,就是看見範清遙正是快步朝著街道對麵的一個小攤子走了去。

那處小攤子是賣吉祥符的,平安符,財運符,桃花符,滿滿噹噹地擺了一攤子。

範清遙本身是不相信這些東西的,但想著暮煙還孤零零地在行宮,便是想著給她求一個回去,哪怕真的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就是單純的買個安心也是好的。

“可是有能夠讓人心想事成的符?”範清遙詢問著。

賣符的老闆倒是問得仔細,“不知姑娘想要求什麼?”

範清遙並不覺得有什麼隱晦,直言道,“我想要求情緣的。”

此話一出,便是吸引了周圍攤位的攤主。

大家下意識地朝著範清遙看了去,雖半邊的臉上遮著麵具,可白淨的麵頰細膩的肌膚仍舊是有跡可循的,再是透過麵具看向那雙亮而黑的杏眼,怎麼看怎麼都是看不出,這樣的女子竟也是需要求符的。

“姑娘你今年多大了,可是本地的?”

“不知姑娘是哪家的,剛巧我家小子還冇成親。”

“怎麼就是你家的了,若是當真要說親那也應該是我家先來,你可是彆忘記了,我家侄子可是比你家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優秀多了。”

範清遙隻是想要單純的挑選個符,結果反倒是被攪和進了戰火之中,無奈之下隻能再次看向攤主,詢問著若想要讓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應該挑選什麼符。

範清遙是挑選的認真,奈何周圍攤主們的爭執仍在繼續。

站在街道對麵的百裡鳳鳴又是無奈又是好笑,不過還是加快腳步朝著這邊走來,他隻怕若是再不過去,自己的媳婦兒就要成彆人的兒媳婦和侄媳婦兒了。

街道上的人潮忽然湧動,祭神的隊伍遙遙而來。

街道上的百姓一下子被衝開在了左右,鎮子上的百姓似早就是習慣了這種場麵,兩邊的攤主隻顧著將自己的攤位護好。

剛要邁出腳步的百裡鳳鳴,隻好又收回腿停在原地,隻等著祭神的隊伍快些離去。

範清遙尋著聲音扭頭望去,當看見那被赫然舉起在人潮中間的鬼臉麵具時,記憶一下子就是被帶回到了曾經。

上一世,她一個人誤入進林子之前,也是遇見了這樣的人潮。

雖說鎮子的端午跟皇城的慶祝方式從細節上有些不同,但身為西涼的百姓,在端午節所祭奠的神卻都是同一種。

那日她一路朝著城外跑去,中途正是被這樣祭神的人群給撞得渾身都疼。

正是如此,她纔會記得如此深刻。

然後她便就是一個人進了樹林之中,更是誤入了山洞走不出來。

後來,她便就是遇見了百裡榮澤。

想來,如果那個時候不是百裡榮澤真的是豁出命的來救她,她也不會被洗腦的那般徹底,因為她始終相信,連命都是可以給她的男子,是值得她去相信的。

很久很久以後,範清遙也問過百裡榮澤,當時的他可有過一絲的真心?

可笑的是,他竟是連她說的是什麼,都已經想不起來了。

多可笑。

她窮極一生想要攥緊在手中的東西,對於另外一個人來說不過是過眼雲煙。

人流隨著祭神的隊伍而簇擁擁擠著,範清遙被人流擁擠在中間,忽然,手臂一緊,不可抗拒的力道帶著她朝著後麵退了去,一直到身體撞入了那纖長精瘦的胸膛之中,才停了下來。

範清遙下意識地回過頭,就看見了那張熟悉的麵龐。

哪怕是戴著麵具,她也能夠一眼就認出麵具下的那張臉。

百裡鳳鳴看著範清遙那患得患失的模樣,心臟冇由來的一緊,本能的收緊了手臂,將她禁錮在了他的胸前。

微微垂下麵頰,下巴輕輕抵在她的發頂上,“彆怕,我一直都在的。”

範清遙的心臟因為這句話狠狠一顫,眼睛漸漸變得朦朧,除了近在咫尺的那張臉龐,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是那樣的模糊而不真實。

毫無預兆的,一顆眼淚就是溢位眼角,無聲地滾落下麵龐。

錯了。

原來一切都是錯的。

是她錯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