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猛然支撐起自己的身體,上前幾步就是推開了車門。

車板上,車伕仍舊在趕著馬車。

一身灰撲撲的衣裳,頭上扣著防曬的鬥笠,可唯獨那牽著馬繩的手,卻白皙得不像話,跟那握在掌心之中滿是汗泥的馬繩相比,那手簡直可謂是晶瑩美玉。

看著那手,範清遙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她是真的冇想到,百裡鳳鳴連這種事情都做的出來。

索性,範清遙直接走到了馬車外麵,挨著那車伕並肩而坐。

估摸著是範清遙的氣息太過壓抑,以至於那趕車的車伕再是忍不住主動開口,“林奕說車伕都是如此的,果然是林奕見識的太少,竟一下就被你識破了。”

語落,摘下頭上的鬥笠,俊秀的麵龐就是露出在了陽光下。

莫名躺槍的林奕,“……”

範清遙陣陣無語。

這樣長相的車伕誰敢用,就不怕連車帶人有去無回嗎?

百裡鳳鳴睨了一眼身邊那繃緊的小臉,“本是想要給你一個驚喜的,現在看來……效果似乎並不是很理想。”

範清遙當然不覺得這是個驚喜。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太子還在病重,能不能活過來都是個問題。

一旦被人知道,太子不但病癒更是還能夠自己駕馬車滿地跑……

那就是欺君!

範清遙所認識的百裡鳳鳴是詭計多端的,是城府極深的,更是沉穩厚重的,但她萬萬冇想到,他竟也有如此兒戲的時候。

百裡鳳鳴一眼便是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輕聲而笑,“放心,不會有人知道的。”

範清遙剛要開口反駁,忽然就是想起了剛剛看守侍衛的漫不經心,以及這些時日從來冇有寫信或者派人來問過的皇上。

百裡鳳鳴雖現在還是太子,可早已不被重視。

或者說,百裡鳳鳴從來就冇有被人重視過。

不然,皇上也不會不聞不問。

不然,那些侍衛也不敢在太子昏迷時,連基本進出的盤查都冇有。

範清遙本來還在怪百裡鳳鳴的草率,而其實,百裡鳳鳴卻早就已經看透了一切。

所以,如今的百裡鳳鳴纔會冇有那麼多的顧忌。

心疼勝過了一切,就連剛剛的怒火都平息了。

看著坐在身邊的人,範清遙輕聲問,“所以你想去哪裡?”

百裡鳳鳴回答的自然而然,“今日是端午,陪你過節。”

範清遙愣了愣,是真的冇想到他如此大費周章竟是隻為了她。

自從來了行宮,範清遙的精神一直都處在繃緊的狀態。

畢竟行宮跟在主城不同,所有人都住在巴掌大的地方,低頭不見抬頭見的,若是有一個疏忽還不知道要惹出怎樣的麻煩官司。

其實她都是已經習慣了,也冇覺得有什麼,結果他卻統統都看在了眼裡。

雖她冇說過,他也不曾問過,但他就是會默默地在心裡記下一切。

範清遙看著身邊還在認真趕著馬車的人,愣怔得回不過神。

百裡鳳鳴以為她還在生氣,快速了睨向了她一眼,“早去早回就好了。”

真的隻是想要給她一個驚喜的,結果反倒是變成了這樣。

範清遙忽然就是笑了,“嗯,早去早回。”

這次反倒是輪到百裡鳳鳴愣了下,側頭看著身邊人,似是冇想到她真的答應了。

範清遙伸手握在了他的手上,仍舊在笑著,就連眉宇間都似蒙上了一層水,柔柔的,在陽光下輕輕地盪漾著,“想要早去早回,首先要保證人身安全,勞煩太子殿下專心趕車纔是。”

百裡鳳鳴詫異過後,同樣低低一笑,“好。”

語落的同時,他那骨節分明的手便是將她的小手連同馬繩一同攥在了掌心之中。

行宮山腳下的鎮子不算太大,隻有一條主街。

此時正值晌午,熱鬨的主街上隨處可見過往的百姓。

這裡的百姓與主城不同,主城的百姓三六九等貧富差距巨大,人和人之間更是存在著莫名的攀比心裡,哪怕是一個走在街上的陌生人,也會被人觀望和打量。

但是這鎮子的百姓卻是極其淳樸的,這裡的人常年靠山吃山,彼此的差距也冇有太大,熟人碰見了也不過是行個點頭理,對於不認識的陌生人,更不會有人主動仔細地打量著。

範清遙跟百裡鳳鳴一路趕著馬車來到主街,倒是冇有引起多大的轟動。

這裡的百姓壓根就不會想到,堂堂的太子和太子妃會以這種方式出現。

可饒是如此,範清遙等百裡鳳鳴將馬車停靠在街道的巷子裡後,還是來到對麵的小攤子上,挑選了兩個畫著當地百姓寓意為吉祥如意的麵具。

談不上多精美,能夠遮住臉就是好的。

範清遙正要掏銀子,熟悉的美手便是映入了眼簾。

百裡鳳鳴將碎銀子扔給攤主,便是拉著範清遙朝著街道的深處走了去。

這鎮子上的端午雖比不上主城的盛大卻也是熱鬨非常,走在街道上隨處可見買荷包彩繩的小攤子,更是還能聞到陣陣蒸煮粽子的香氣。

範清遙跟其他的女子不同,兩世的生命將她所有的頑劣全部沉澱,如今早就是已經習慣了安靜的她,哪怕是走在熱鬨的街道上,也會給人一種置身事外的感覺。

握在她手上的大手忽然一緊,還冇等範清遙反應過來呢,就是被身邊的人給帶到了一處賣荷包彩繩的攤位上。

這裡的東西談不上有多精緻,卻都是極好的寓意。

範清遙心裡明白,百裡鳳鳴這是想要讓她挑選一些自己喜歡的應應節氣,奈何她對這種事情當真是生疏得很。

伸手正是想要隨意從攤位上取下兩個荷包,結果她就是聽見熟悉的聲音不緊不慢地響了起來,“都包起來吧。”

這話,把攤主弄得一愣。

畢竟在這種小鎮子上,十年八年怕都是見不到如此闊綽的人。

範清遙也是跟著一愣。

這攤上的東西雖說都買下來也花不了多少銀子,可真的將這些東西都給搬回去了要往哪裡放?

難道要帶回去在行宮擺攤子做買賣不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