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皇上命紀鴻遼照看芸鶯答應的訊息,便是傳遍了皇宮。

其他人看在眼裡,自是羨慕皇上對一個小答應的重視。

就是愉貴妃聽聞到了此事,都是不覺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如此纔是最好的,皇上越是在意芸鶯肚子裡的孩子,這個孩子的分量就越是重。

等到孩子平穩落地,她想個理由將芸鶯給剔除出去,再是將孩子過繼到自己的膝下,屆時得到皇上重視的人就是她了。

“英嬤嬤。”

“老奴在。”

“去給芸鶯答應送些補品,讓她安心養胎。”

“是。”

皇宮西側的竹蘭軒內,芸鶯看著堆積在桌子上的補品,反胃的想吐。

就算是看不見愉貴妃的臉,芸鶯也是能夠想到愉貴妃那讓人作嘔的虛偽表情。

英嬤嬤可是不管芸鶯心裡怎麼想的,隻是將愉貴妃的話帶到,“愉貴妃說了,讓芸鶯答應好生的照看好自己,這一胎愉貴妃可是萬分重視的,想來芸鶯答應也是不希望愉貴妃失望的對吧?”

芸鶯的臉色,閃過了一抹不自然。

不過很快她就是笑著起身,“還請愉貴妃放心,臣妾定當竭儘全力,萬不會讓愉貴妃失望的纔是。”

英嬤嬤聽著這話滿意了,笑著出了竹蘭軒。

回到月愉宮的時候,英嬤嬤便是將芸鶯的話轉達了一遍。

愉貴妃皺著眉,輕聲詢問著,“她真的是如此說的?”

英嬤嬤點了點頭,“老奴不敢矇騙娘娘。”

愉貴妃這纔是鬆了口氣。

在宮裡,妄自議論龍種性彆是殺頭的大罪。

所以無論是太醫院的人還是宮的主子,都將這個心思給藏了起來。

愉貴妃就算再想知道芸鶯肚子裡的是男是女,也是萬萬不會露出這樣的把柄。

所以,她纔是特意讓英嬤嬤過去試探一二。

冇想到芸鶯的回答,倒是讓她徹底放了心。

皇子好啊,隻要芸鶯誕下皇子,她在這後宮的地位就徹底穩了。

到時若是太子再徹底死在行宮那邊,可就算是兩全其美了啊。

相對於愉貴妃的心花怒放,芸鶯整個人都沉浸在被範清遙控製和壓迫的陰霾下,無法自拔又不能掙脫。

可是現在的芸鶯就算再怎麼難受,也是要挺著。

太子重傷,昏迷不醒,她是不懂朝政,但是卻也知道皇上自從回到皇宮後,就根本冇來過後宮。

如今的芸鶯就算想要吹枕邊風都找不到人,不忍著又能如何?!

永昌帝也不想忙,但朝廷的動盪早已遠遠超出了他的控製。

太子接受的事情並不多,但每一件都不是能夠光明正大擺在檯麵上的。

尤其是淮上的那處礦山,因為太子這邊的出事,永昌帝已是很久冇有看見銀子了,就算他悄咪咪的派人去查探,也帶不回來銀子,畢竟那裡的事情都是太子一手安排,礦山的人也都是按照太子的吩咐辦事的。

百裡榮澤是知道淮上礦山一事的,更是有些蠢蠢欲動。

隻是這處礦山父皇極力的隱藏著,就算百裡榮澤想要伸手,也知道不可著急行事,不然以父皇多疑的心思,他就不是邀功而是要被懷疑居心叵測了。

但是太子之所以能夠被父皇重視,有一大部分的原因都是因為監管著這處礦山,隻有將這礦山從太子的手裡挖到自己手裡,百裡榮澤才能夠讓父皇知道,就算冇有太子,他也是一樣可以為父皇分憂的。

甚至是,可以代替太子的存在。

百裡榮澤越想越是心動,連夜就是將自己的幕僚招進了府邸裡商議。

如今站在百裡榮澤身後的人多且雜,訊息掌握的也是全麵。

正是如此,百裡榮澤纔是知道淮上一戰後,朝廷雖一直在重新修建淮上,但進度緩慢,如今流落在街道上的百姓還大有人在。

如此訊息,對於百裡榮澤來說,無疑不是天上掉餡餅。

等到第二日上朝的時候,百裡榮澤就是藉故提起了此事。

按照西涼的規矩,朝中無太子鼎立,其他成年的皇子們便是可上朝聽政。

隻是麵對三皇子忽然提出想要接手淮上一事,其他的皇子都在心裡畫起了問好。

如今國庫並不充裕,就是連軍餉都是太子妃添的。

淮上說句不好聽的就是個燒錢的窟窿,朝廷拿不出銀子,百姓們便哀聲連連,夾在中間的又有什麼好果子吃。

如今三皇子忽然就是提出要接管淮上為父皇分憂,莫不是腦子抽了?

不過隨著百裡榮澤這邊開了口,那些已是站在三皇子身後的大臣們,自是紛紛進言,暗戳戳的支援三皇子接管淮上。

如此,三皇子身後的人便愈發明朗了。

和碩郡王一眼望過去,足有十幾個大臣為了三皇子進言,心中無不震驚。

冇想到三皇子的勢力竟已發展到如此地步了,若是此番三皇子再是得到了皇上的信任被派去淮上,太子當真就是岌岌可危了。

永昌帝也是冇想到三皇子會好端端的提起淮上,不過淮上礦山一事,乃是壓在他心口上的一座山,任由三皇子磨破了嘴皮,永昌帝到底是冇鬆口表示。

隻是皇上這會冇有表示,不代表永遠就冇有表示。

下了朝之後,和碩郡王直接就是一封親筆信,直接送去了行宮。

百裡鳳鳴接到信的時候,正是被範清遙按在床榻上換著藥。

本來就算不得精壯的身材,又是瘦了不少,不過好在以前整日跟著少煊和林奕練武,瘦是瘦卻也算不上皮包骨。

藉著微弱的燭光,範清遙也是看見了和碩郡王的信。

對於百裡榮澤的迫不及待,範清遙並不算驚訝。

那種人就是如此,慣會背後捅刀子。

“你打算怎麼回信?”範清遙繫好軟布,看著一直靜默不語的百裡鳳鳴。

百裡鳳鳴將信扔進了燭台裡,看著範清遙目光淺淺,“幫我回個信?”

這次範清遙倒是愣了愣,“你不相信義父?”

和碩郡王站百裡鳳鳴毋庸置疑,她本以為百裡鳳鳴會告訴義父實情的。

可讓她回信,明顯就是想要告知義父他還在昏迷。

百裡鳳鳴睨著範清遙的眉眼,眉宇愈發柔和,“不是懷疑,是精益求精。”

範清遙就是懂了。

義父不會出賣百裡鳳鳴,但義父站百裡鳳鳴並非是什麼秘密。

正是如此,這個時候盯著義父的眼睛自是不會少了,那些人既是想要知道太子傷勢如何,同樣也是免不了要從義父那裡試探下手的。

雖然義父就算知道了真相,也會幫著百裡鳳鳴隱瞞。

但假的就是假的,想要真正做到精益求進,就要不知情纔會真情流露。

隻是難為義父一把年紀了,還要被百裡鳳鳴矇在鼓裏,也不知道義父知道了真相後能不能消化的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