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範清遙的話,永昌帝下意識地就是看向了旁邊的三個太醫。

太醫們跪在地上,不抬頭,更是不敢說話。

太子殿下的傷勢確實嚴重,隻是他們倒是認為太子殿下應該是能夠醒過來的。

可如今聽聞太子妃的話,他們還是決定把自己的想法咽回到肚子裡去。

若現在說了大話,日後太子殿下真的醒不過來,他們就是欺君之罪。

欺君之罪,當誅九族。

他們可是擔待不起啊。

永昌帝見太醫們都是沉默著,纔是相信了範清遙幾分。

同樣的,心裡也是跟著亂了幾分。

對於永昌帝來說,太子的存在一直都是可有可無的。

想當初立太子,不過是因為太子乃唯一嫡出,而他想要以此彌補皇後。

可是當如今聽聞太子可能永遠都是醒不過來的時候,永昌帝的心卻冇有他自認為的那麼平靜。

如今太子暗中幫著他做的事情不少,淮上礦山就是其中之一。

若是這個時候太子真的再也醒不過來了,很多事情便是要從頭開始佈局。

永昌帝隻要想想就覺得頭疼不已。

範清遙看著皇上那複雜的神色,隻覺得遍體生寒。

都說帝王薄情,可麵前的這個男人卻並非是薄情而是自私。

或許在他的心裡,任何人都比不過他手中權勢來得更加重要。

甄昔皇後心裡也是苦澀譏諷的厲害著。

明明就是已經知道是這個結果了,不是嗎?

她又是還僥倖著什麼呢。

“眼看著天都是要亮了,皇上還是早些去休息的好,這裡有臣妾照看著,皇上放心就是。”甄昔皇後話說的委婉動聽,其實就是逐客令罷了。

有這麼一個狼心狗肺的爹站在這裡礙眼,還不如早些滾蛋讓人舒服一些。

起碼眼不見心不煩。

永昌帝想著心裡的事情,也是不願意多呆,乾脆順水推舟,“皇後也切莫太過操勞了纔是,後宮還需要你。”

似是覺得這話說的太過直白,永昌帝頓了頓又道,“朕也不能冇有你。”

甄昔皇後,“……”

真想嗬這個冷血的男人一臉!

永昌帝離去,陶玉賢也就是跟著告退了。

暮煙卻是被留了下來,畢竟是自己人,總是要比外人更信得過。

不過暮煙也是聰明的,猜想到了皇後要有話跟三姐姐說,便是主動將爐子搬到了外側的寢殿,跟太醫一起去外麵煎煮湯藥去了。

碩大的寢殿,一下子就是空蕩了起來。

甄昔皇後當先走到床榻邊,攏著裙子坐下。

看著兒子那憔悴的模樣,眼眶就是紅了起來。

伸手,輕輕地朝著那白到幾乎透明的麵龐摩挲了去,就連甄昔皇後自己都不曾發現,她的手竟是顫抖的如此厲害。

範清遙生怕皇後孃娘生出心病,便是走過去輕聲道,“皇後孃娘安心便是,太子定是會化險為夷。”

甄昔皇後卻是不見半分放鬆,反倒是開口問著,“既是如此,你又為何要跟皇上說的那般嚴重?”

範清遙想了想,忽然開口詢問著,“皇後孃娘可知太子會武?”

甄昔皇後皺了皺眉,半晌纔是點了點頭。

說起鳳鳴習武的事情,當初她還是反對的,那個時候鳳鳴身子太弱。

後來時間長了,她見練武對鳳鳴的身體並無大礙,纔是放手不管了。

不過這些年鳳鳴也是冇有對外說過此事,她想著在皇宮那種地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是也就冇跟任何人提起過。

“好端端的問這個做什麼?”甄昔皇後不解地看向範清遙。

隻是還冇等範清遙回答,甄昔皇後是渾身一怔。

是啊,鳳鳴本身是會武的,就算是皇子們從小都是有武師傅進貢教武,但以前聽少煊說過,鳳鳴的武功除了五皇子之外,似是在宮裡麵再冇有對手的。

少煊是鳳鳴身邊的人,甄昔皇後自是相信的。

所以……

甄昔皇後就是不懂了。

既三皇子的武功不及鳳鳴,又是怎麼做到對鳳鳴下殺手的?

範清遙看著皇後孃孃的表情,便是知道她跟自己想到一處去了,“皇後孃娘可否也是認定了,這次的事情跟愉貴妃有關?”

甄昔皇後冷冷一笑,“除了那對不安分的母子,還能有誰敢做出這種事情。”

如今朝中的大臣暗中站隊,雖每個皇子身後都有大臣撐腰,但仔細算起來,三皇子那邊所拉攏的人卻是最多的。

正是如此,甄昔皇後才死死攥著周家不放手。

就算是她這邊得不到周家,愉貴妃那邊也不要想。

如今鳳鳴昏迷,隻怕三皇子身後的人將會越來越明朗纔是,隻怕……

難道!

甄昔皇後似是想到了什麼,震驚地看向範清遙。

難道鳳鳴在打那個主意?

範清遙麵對皇後孃娘震驚的目光,肯定地點了點頭。

除了那個主意之外,她實在是想不到,還有什麼能夠讓百裡鳳鳴甘願順水推舟。

甄昔皇後愣怔了許久,都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纔是輕聲道,“這既是他的主意,咱們便是好好的幫他維繫纔是,總是不能讓他白白的躺在這裡。”

範清遙點了點頭,如今看來也隻能如此了。

寢殿外,似乎有些許的吵雜聲響起。

範清遙生怕是愉貴妃那邊再生事端,便是轉身走了出去。

甄昔皇後看著身邊的百合道,“這宮裡麵的天……怕是要變了。”

百合心裡麵沉得厲害著,不敢開口應答。

其實剛剛皇後孃娘跟太子妃說的事情,她也是模糊能夠猜測出來幾分的,正是如此,她才隻能保持著緘默。

如今,隻是希望這天不要變得太快纔是。

曆代皇宮,最終都會迎來變天的結局,而能夠活下來的,也是少之又少。

範清遙推門走了出去,本想著是愉貴妃賊心不死,結果邁過門檻纔是發現,來的人竟是周仁儉。

周家在朝堂舉足輕重,太醫們見著周仁儉自是不敢阻攔的。

所以如今站在周仁儉麵前的,就隻有暮煙一個人。

台階下,周仁儉擰著眉,臉色不是很好,“難道我看望太子殿下也不行了麼?”

暮煙點了點頭,“不行。”

周仁儉,“……”

這天真的是冇辦法聊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