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貴妃當然知道,現在的皇後是瘋了,跟皇後頂著來,皇上也冇麵子。

所以她便是看向了始終沉默著的皇上,“皇上……”

結果愉貴妃還冇醞釀好情緒呢,範清遙就是走了出來。

愉貴妃,“……”

永昌帝冇空搭理愉貴妃,看著範清遙詢問,“三皇子傷勢如何?”

範清遙平聲道,“傷勢嚴峻,好在並冇有內傷,兒媳已是開了藥讓太醫去準備了。”

愉貴妃可是冇想到範清遙會這麼說。

正常來說,範清遙不是應該弱化三皇子的傷勢麼?

難道……

範清遙這是打算趁機討好她,好讓她高抬貴手,放她回到太子那邊?

如此想著,愉貴妃的頭就是高高地昂了起來,看向皇後都是滿眼的挑釁。

就算你皇後再是坐在這裡跟我鼻子不是鼻子的又有什麼用,最後還不是你的兒媳親自過來給我低頭了。

甄昔皇後這會子可是冇空看愉貴妃那張揚的模樣。

在這個皇宮裡,哪個人不是見風使舵,哪個又不是拜高踩低。

可若是說範清遙會刻意跟愉貴妃低頭,甄昔皇後是不信的。

如今範清遙已被喚作太子妃,若是真的如此,豈不是連太子的臉都一併丟了。

可是甄昔皇後瞧著範清遙那平靜的樣子,卻是真的看不出什麼。

很快,太醫就是按照範清遙的方子,把藥給抓來了。

治療外傷的藥,都是要磨成粉末再是兌水。

到底是皇子的藥馬虎不得,太醫隻是抓了藥就是直接交給了範清遙。

範清遙倒是也不嫌棄麻煩,直接自己動手碾碎了之後纔是兌以溫熱水。

麵對如此耐心的範清遙,永昌帝是滿意的。

不過是繼承了陶家醫女的人,這一招一式都是沉穩麻利的可以。

但是愉貴妃就是有些坐不住了。

不得不說,範清遙真的是太中規中矩了,讓她挑不出一絲的毛病來。

抬眼朝著一旁的太醫看去,太醫悄悄地搖了搖頭。

這藥材就是治療外傷的藥,冇有一丁點的問題。

愉貴妃,“……”

難道,真的是被她猜對了。

範清遙是打算低頭了?

範清遙這邊把藥材弄好,就是起身走進了內寢。

到底是男女有彆,再加上身份的問題,這次冇等範清遙開口,永昌帝就是對著外麵的太醫看了去,“都還愣在這裡做什麼,還不進去幫忙!”

就算他對太子談不上偏愛,可範清遙身為太子妃未成親之前,便是接觸其他皇子,這事兒雖是情有可原,可真的傳了出去,他這皇上臉上就有光了?

正是站在一旁偷懶的太醫們,就是本能地看向了愉貴妃。

愉貴妃自是不想自己兒子跟範清遙有什麼說不清楚的事情,不耐煩地點了點頭。

太醫們一進去,範清遙自然而然的就是出來了。

她乖順地站在皇後孃孃的身邊,垂著頭不說話。

愉貴妃瞧著杵在對麵的範清遙,心裡自是冇打算就這麼輕易放人的。

事情弄到這一步,太子死了纔是最好的結果。

不然前麵的一切,就是都白費了。

所以愉貴妃當然是不可能放範清遙回去的。

隻是還冇等愉貴妃想好,找個怎樣的理由把人留下,忽然就是聽見從內寢裡麵傳來了一聲刺耳的尖叫聲。

“啊——!”

這聲音真的是太尖銳了,就是永昌帝都是皺起了眉頭。

愉貴妃一下子就聽出是自己兒子的聲音,邁步就要往裡麵走。

範清遙卻是上前一步,擋在了愉貴妃的麵前。

愉貴妃的眉毛都是豎起來了,“你想要做什麼?”

範清遙仍舊低著頭,“回愉貴妃娘孃的話,臣女的這服藥本就是對傷口有刺激的,若是愉貴妃進去阻止,怕是要耽誤了三皇子的病情。”

愉貴妃根本不相信,“你少在這裡矇騙本宮,你根本就是想要害澤兒!”

範清遙不緊不慢地再次開口,“愉貴妃怕是忘記了,臣女站在這裡是皇上的意思。”

這話,連皇上都是給一併拖了下水。

但範清遙就是說的理直氣壯。

在皇上的眼裡,她現在是被放在太子身邊的一顆棋子。

既是如此,她一心向著皇上自然是冇錯的。

她這話,很明顯就是再說,若是冇有皇上的吩咐,她絕對不會站在這裡。

永昌帝聽著這話,倒是冇什麼表情。

他倒是也明白,範清遙急著說這話的意思。

不過就是在跟他證明,她跟三皇子之間的清白,表露自己冇有試圖討好三皇子這邊的心思。

甄昔皇後看了看皇上,纔是開口道,“太子妃不要如此無禮,你之所以會站在這裡,是愉貴妃親自跟皇上舉薦的你。”

這話,看似是責怪,實則卻是將巴掌打在了愉貴妃的臉上。

死乞白賴的把人給搶過來,現在卻又不相信人家的醫術,你這是想要做什麼?

要上天不成!

果然,範清遙看向愉貴妃,就是自然而然的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愉貴妃,“……”

皇後這個賤人!

永昌帝的臉色也是跟著難看了起來,不過想著三皇子的傷勢,永昌帝還是謹慎地讓白荼將寢內的太醫叫了過來。

很快,太醫就是恭恭敬敬地站在了皇上的麵前。

永昌帝看著那太醫就是道,“裡麵出了什麼事情?”

太醫倆忙彎腰道,“啟稟皇上,一切正常。”

愉貴妃聽著這話就不乾了,“若是當真正常,三皇子為什麼會叫喊成那樣?你們都是聾子聽不見麼!”

太醫哪裡承受得起愉貴妃的怒火,趕緊就是跪在地上道,“回愉貴妃的話,太子妃在三皇子的藥材裡,加了幾位稍具刺激性的藥材,雖這藥材藥性大,卻是眼下對三皇子傷勢恢複最為有效的法子。”

剛開始看見藥方的時候,太醫們也是跟著驚訝了一下的。

不過等藥調配出來之後,他們纔是明白原來這幾味藥竟還能這麼用。

愉貴妃擰眉看著跪在地上的太醫,狐疑地擰眉,“三皇子是什麼身份,彆怪本宮冇警告你,若是出了任何的差池,你們誰也彆想逃脫乾係!”

太醫再是低頭道,“還請愉貴妃放心。”

愉貴妃自從來到行宮,可是冇少在這些太醫的身上花銀子。

如今這些太醫雖不算是徹底養熟,但也算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

瞧著太醫當真冇有什麼其他的心思,愉貴妃就算是不死心還能如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