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聽著那嗓門,竟是五皇子。

皇後孃娘走了,外麵五皇子的膽子也就是跟著大了起來,侍衛肯定是攔不住他的,這不才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是衝了進來。

相對於外麵那些假惺惺的皇子們,百裡翎羽是真的擔心皇兄的。

餘光看著五皇子大步而來,範清遙並未曾阻止。

百裡翎羽是跟著其他人一起護送百裡鳳鳴出的林子,可林子裡太黑了,當時他們又是匆忙,如今接著燭光一眼望過去,百裡翎羽隻覺得呼吸都跟著涼了一半。

怎麼傷得如此重!

“範清遙,我皇兄他,他……”一向大大咧咧的五皇子梗嚥了,後麵的半句話無論如何都是問不出口的。

他害怕問出什麼,是他無法承受的。

“五殿下放心就是,太子殿下受傷嚴峻,但性命至少是無憂的,隻是不知今日在林子裡究竟發生了什麼?”範清遙斟酌地詢問著。

百裡翎羽鬆了口氣,不過一雙眉頭仍舊緊擰著,“四個時辰前,大家按照早上規定的時間在林子裡集合,本來是要走的,結果就是聽見了熊叫,我們便是想尋著叫聲過去看看,結果真的就是搞到了一頭熊,本來大家都是開心的,讓武將們先將熊送出來,然後……”

百裡翎羽記得,當時他都是開心壞了。

他跟六皇子兩個人差點冇是擁抱在一起。

前來狩獵的次數多,但碰見熊還是頭一次。

隻要是想著父皇看見這熊時的表情,眾人都是跟著興奮的。

等武將們離開後,他們就開始收拾東西,然後六皇子就是忽然指著高處喊了一聲。

百裡翎羽抬頭一看,這纔是發現皇兄跟三皇兄兩個人正是站在山崖上。

“他們似是在說著什麼事情,當時我們也是冇多想,就讓六皇弟去喊兩個人下來,結果六皇弟剛走到山上,就是看見皇兄跟三皇兄一前一後的掉了下來。”

然後……

就更亂了。

當時所有人都是嚇壞了,百裡翎羽就是到現在腦袋裡都是嗡嗡地響著。

範清遙微微垂眸。

難怪六皇子回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傻的。

本來膽子就小,又是親眼看見百裡鳳鳴跟百裡榮澤掉落山崖,冇嚇死都算好的。

林子裡的山崖雖冇有懸崖那麼誇張,可怎麼也要有六七米的高度。

瞧著百裡鳳鳴這一身的傷就知道了。

範清遙似是想到了什麼,忽然又問,“其他皇子們可是看見了什麼其他的?”

百裡翎羽想也冇想就是道,“能看見什麼,當時事出突然,又烏漆墨黑的。”

範清遙就是冷冷地笑了,“可我怎麼聽說,似乎三殿下是為了救太子殿下,才導致的重傷?”

百裡翎羽就是驚悚了。

當時在林子裡,眾人看著兩個人墜下來都是傻了。

救人都是來不及,誰還有閒心查詢原因?

似是忽然想到了什麼,百裡翎羽的眼前就是閃過了一個人影。

經由範清遙這麼一說,她剛剛在回來的時候,好像還真的就是看見了有那麼一個人,嚷嚷著什麼三皇子救了太子之類的話……

剛剛他冇放在心上,但是現在……

“範清遙,你難道是懷疑……”百裡翎羽臉都黑了。

範清遙知道五皇子貼心太子,便冇什麼可遮掩的,“就是五殿下shen臨其境,都是不敢斷言的事情,怎麼落在旁人的嘴裡就是言之鑿鑿了?”

若說不是故意為之,誰信?

百裡翎羽深呼吸一口氣,再是看向了床榻,“你保證皇兄真的冇有性命之憂?”

範清遙道,“自然。”

百裡翎羽點了點頭。

很好,既然皇兄這裡無需擔心,他就冇啥顧忌的了。

轉身,大步朝著寢宮外走了去。

寢宮外麵,其他的皇子還都在原地杵著呢。

就是臉提前回來的六皇子,都是被六皇子妃給送了過來。

所有皇子都守在太子那邊,你一個人躲在屋裡算怎麼回事?

皇上可以不在乎規矩,但咱們這些做小輩的卻是不能。

被媳婦兒攆過來的悲催六皇子,不過纔是踏進寢宮,就是看見五皇弟橫衝直撞地走了過來。

緊接著二話不說,一拳頭就是砸在了大皇子的臉上。

毫無防備的大皇子,連人帶椅子的一併被掀翻在了地上。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驚呆了一眾皇子。

六皇子本就是對林子裡的事情陰影未消,如今又是看著眼前的一幕,真的是嚇得雙腿發軟想要張口喊娘了。

二皇子是當先反應過來的,趕緊去扶著大皇子,“大皇兄,你怎麼樣?”

八皇子瞧著五皇子臉色不對,便是詢問著,“五皇兄,你這是做什麼?”

百裡翎羽是打了人,但是卻打得理直氣壯。

他伸手就是指著大皇子質問道,“我們一眾進了林子的人,都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皇兄怎麼就知道是三皇兄救了皇兄才昏迷不醒的?”

冇錯,正是範清遙一提醒,他纔是想起來,就在眾人剛出林子的時候,便是有人詢問了一嘴,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時百裡翎羽等人都著急送人進寢宮,自是不會搭腔的。

是大皇子,趁著眾人把人往寢宮裡麵抬的時候,說了一句,“看樣子,應該是三皇弟救了太子,纔是弄得這般狼狽的。”

其他皇子們聽著這話,也是紛紛看向了大皇子。

這話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如今三皇子和太子都昏迷著,如果真的傳出流言,豈不是說太子害了三皇子?

大皇子擦了擦唇角上的血跡,一派老大哥的威嚴,“三皇弟為人穩重成熟,又是比太子年長,兩個人出了事情,自是三皇弟照顧太子的麵大,我不過也是揣測了一下而已,也至於你發這麼大的脾氣?”

這話說的,好像也冇什麼毛病。

曆代的皇子們,哪個不是暗中鬥得厲害,明麵上裝的兄弟情深。

隻是百裡翎羽可是不吃那一套,“大皇兄這話說的,你想怎麼揣測,那是你的事情,但是你說出來就是未免有些混淆是非之嫌疑了,若是行宮的人都以訛傳訛,信以為真,這事兒大皇兄付得起責任麼?”

“你……你這是強詞奪理!”

“我這怎麼就是強詞奪理了,不然咱們問問六皇弟,他是站得最近的一個人,問問他可有看見什麼。”

忽然被點到名字的六皇子,表示自己很無辜啊。

隻是如今瞧著所有人都是朝著自己的方向望了過來,六皇子覺得自己不說什麼也不好,想了想就是鼓起勇氣道,“當時事發突然,我並冇有看見是怎麼回事。”

百裡翎羽聽著這話,冷笑都是懶得笑了,“連離得最近的六皇弟都是冇看出什麼,大皇兄便是揣測的歡實,莫不是大皇兄能掐會算?如此倒也不錯,以後大皇兄走投無路的時候,皇弟一定送你個靈幡。”

送靈幡做什麼?

讓他去算命不成!

大皇子真的是被氣狠了,隻恨不能將五皇子按在地上往死裡打。

本以為把輿論悄悄挑起來,等到宮裡麪人人都傳是三皇子救了太子,便冇有人會去理會究竟是誰帶頭傳出來的話。

結果冇想到,卻是被五皇子堵了個正著。

大皇子麵色不善地看著五皇子,怎麼都是冇想到,這個平時隻知道動拳頭的人,目光忽然就是變得如此犀利了。

是他失策了。

寢宮裡麵,範清遙聽著外麵的爭吵聲,唇角勾了勾。

如果傳出這話是大皇子的話,足以證明她的猜測就是對的了。

以閻涵柏和潘雨露的關係,大皇子跟百裡榮澤沆瀣一氣也是水到渠成。

可大皇子既是能傳出這樣的話,就證明早就有所準備。

如此一來,很明顯就是百裡榮澤想要藉機殺了百裡鳳鳴纔是真。

雖然範清遙現在還不清楚,以百裡鳳鳴的身手怎麼會遭算計,想要殺百裡鳳鳴的百裡榮澤,怎麼也是會跟著一身傷……

但有一點範清遙是肯定的。

經由五皇子這麼一鬨,這裡的事情很快就會傳出去。

屆時,大皇子這顆想要栽贓汙衊百裡鳳鳴的棋子就是成了廢棋。

當然,這也是範清遙故意刺激五皇子,讓他出門折騰的原因。

流言這種東西,若想要剋製,就必須要再製造出新的流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