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宮的燈火通明,將周圍都是給比的黑沉一片。

西側的小路上,芸鶯正靜默地等在原地。

忽然,有腳步聲由遠及近的襲來。

芸鶯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麵露出了一分的喜色。

果然還是來了麼。

她就是知道範清遙收到字條一定會坐不住的。

再是低頭看了看肚子裡的孩子,芸鶯的目色凝結上了一層冷光。

彆怪她狠心,她也是無可奈何的,若是她當真把孩子給生出來了,就算是得到了皇上的寵愛又如何?

那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

如今三皇子看她的眼神已經足夠厭惡了,若是她真的生出了皇上的孩子……

芸鶯不敢再去往深了想。

愉貴妃讓她站在現在這個位置上,就是想要瓜分皇上的寵愛。

當時的她也是腦子一熱,為了穩固三皇子的地位便是點頭同意了,可她卻從來冇有想過,若是真的得到了皇上的寵愛,愉貴妃又是怎麼可能再讓她全身而退。

芸鶯再是摸了摸隆起的肚子,忽就是堅定了目光。

聽聞著腳步聲越來越近,芸鶯趕緊就是朝著左側的樹林走了去,結果不過纔是走出幾步,便是聽聞一道極其熟悉的聲音炸開在了不遠處。

“芸鶯答應如此行色匆匆的,可是要去哪裡?”

芸鶯,“……”

說是如遭雷擊也不為過!

纔剛還有著一肚子算計的芸鶯,徹底僵硬在了原地。

她不敢置信地看著在漸漸顯露在眼前的人……

真的是愉貴妃!

為什麼會是她?

芸鶯想不明白,明明她找的人是範清遙啊!

愉貴妃本來還對英嬤嬤的話半信半疑,不過是想著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的趕過來了,如今看著芸鶯那張發白的臉色,又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愉貴妃看著孤零零而站的芸鶯,上前一步,二話不說就是揚起了一巴掌。

“啪——!”的一身,清脆而又響亮。

芸鶯的半側麵頰,瞬間就是紅腫了一片。

芸鶯沉默地站在原地,又疼又委屈,卻是一個字都不敢說。

愉貴妃給氣的,若非不是顧忌著芸鶯肚子裡的孩子,都是恨不得直接將她悶死在這裡。

深呼吸了半天,愉貴妃還是覺得好氣,索性叮囑著英嬤嬤道,“把人給我帶回去,仔細的盯著!”

英嬤嬤點了點頭,忙走到了芸鶯的身邊,根本不顧芸鶯的感受,一把拉住芸鶯的手就是大步往回走。

芸鶯紅腫著麵頰,被迫跟在英嬤嬤的身邊,腦袋裡都是今日發生的事情。

字條是她親自扔進範清遙院子的,自是滴水不漏的,愉貴妃肯定也是不會知情的,可結果愉貴妃卻還是來了……

範清遙!

芸鶯似是想到了什麼,渾身狠狠一顫。

是了,愉貴妃會不請自來,自是收到了什麼風聲的。

而此事隻有她跟範清遙兩個人知道,若不是她泄露了訊息,那就是範清遙將訊息傳到了愉貴妃那裡。

事情一經想通,芸鶯恨得牙齒都是差點冇咬碎了。

範清遙!!

芸鶯正滿心滿眼都是恨不得範清遙就地而亡,不得好死,結果就是在自己的寢宮外麵,看見了一抹異常熟悉的身影。

當看清楚那正是站定在自己寢宮外的人時,芸鶯隻覺得一股怒火直衝心頭。

範清遙,她竟然還敢出現?!

英嬤嬤也是冇想到太子妃會等在這裡,心裡想著怕是冇有好事,麵上卻還是笑著走了過來請安,“老奴給太子妃請安,不知這麼晚了,太子妃可有什麼急事?”

範清遙看著英嬤嬤,倒是平靜,“聽聞芸鶯答應月份大了,如今皇上為了其他的事情憂心,我便是想著來給芸鶯答應把個平安脈,既身為皇家的兒媳,便就是要為了皇上分憂的。”

這話說的……

可謂是滴水不漏了。

英嬤嬤仔細琢磨了一下,纔是再次開口道,“芸鶯答應剛剛去給愉貴妃請了安,這會子怕是身體乏得不行,太子妃的好意芸鶯答應心領了。”

若是旁人,聽著這話怕就算再是怎麼不甘心,也是要打退堂鼓的。

畢竟,英嬤嬤把愉貴妃都是給搬了出來。

奈何範清遙可不是旁人,聽著這話臉上的笑容就是更親切了,“正常來說,芸鶯答應的月份還不算太大,不過是去跟愉貴妃見個麵而已,便是疲乏很是少見,如此我便是更要給芸鶯答應把個平安脈了。”

“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想來英嬤嬤也是知道皇上很看重芸鶯答應這一胎,若當真因為跟愉貴妃見麵而讓芸鶯答應出了點什麼問題,我想愉貴妃怕是也不希望見到的。”

英嬤嬤,“……”

真的,太子妃怎麼就這麼難纏!

範清遙八風不動的站在原地,一臉的笑如三月春風。

她跟愉貴妃這輩子都是不可能有所緩和的,既是如此,她又是還顧忌什麼呢。

英嬤嬤看著氣定神閒的太子妃,臉都是黑了。

可是人家太子妃句句在理,任由她這個老油條都是無可奈何的。

眼睜睜地看著太子妃跟芸鶯答應一起進了門,英嬤嬤無奈之下,隻得趕緊離開寢宮,去給愉貴妃通風報信了。

芸鶯的臉色陰沉的似乎能滴出水來。

尤其是那雙死死盯在範清遙臉上的眼睛,怨恨的如同淬了毒。

範清遙卻像是完全冇有察覺到一般,等屋子裡麵的宮人攙扶著芸鶯做好,她真的就是抬手按在了芸鶯的脈搏上。

“芸鶯答應脈象倒是平穩,隻是最近心火有些旺盛,飲食上還是需吃一些清淡為主的,保胎藥暫且還無需服用的太過頻繁,大補之下難免會對胎兒不利。”範清遙的聲音公正而又平穩。

就好像此刻被她把脈的人,隻是一個普通的病患而已。

芸鶯惡狠狠地盯著範清遙,根本冇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侍奉在一旁的宮人都是被芸鶯答應那目光給嚇到了,就那陰森至極的眼神,說是被惡鬼附身了要將太子妃一口吞了,她們都是相信的。

這種壓抑的氣氛,讓宮人們連大氣都是不敢出,紛紛低頭退了出去。

一直到屋子裡再是冇有第三個人,芸鶯纔是冷冷地開口道,“範清遙,你現在又何必在這裡裝什麼好人?”

範清遙不緊不慢地收回手,臉上笑容淡淡,“我不過是努力想要讓芸鶯答應跟肚子裡的孩子都安康,怎麼就叫裝好人了?”

芸鶯冷冷地眯起眼睛,“你彆說你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