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皇後孃娘手裡接過壓歲錢是一回事。

從太子妃的手中接過壓歲錢……

真的就是一種侮辱了。

接了壓歲錢,必就是要說吉祥話的。

張藝藍本身就比範清遙要大個幾歲的,雖說身份說明一切,可張藝藍愛慕太子也是事實,如今要她舔著臉奉承太子妃,再是從太子妃的手中接銀子……

若不是禮儀教導告知她要忍住,隻怕要當場氣的哭出來。

範清遙其實也是尷尬的。

彆說她根本就冇把張藝藍放在眼裡。

就算是真的要鬥,也有的是辦法。

而不是如同現在這般,趕鴨子上架的拿銀子壓人。

可甄昔皇後襬明瞭就是想要藉助範清遙的手,壓在張藝藍的腦袋頂上。

這種舉動無疑不是在告訴張藝藍,範清遙纔是本宮正兒八經的兒媳,你若是乖乖聽話,本宮自不會虧待了你,但若是還存了旁的心思,今日的下馬威便是你來日噩夢的開始。

張藝藍滿心受辱,卻隻能強撐笑臉道,“祝太子妃和太子鼻翼齊飛,一世一雙人。”

這話說的,譏諷的酸意簡直不要太明顯。

在西涼男子妻妾成群的國家,一國之君怎麼可能後宮無人。

範清遙笑著道,“如此我便是要承張家二小姐吉言了。”

張藝藍一拳打在棉花上,隻能咬牙接過銀袋子站起了身。

兩人過招,不過是一兩句話,甄昔皇後卻是看得心裡直歎氣。

跟小清遙比起來,這張藝藍真的是不要差得太遠啊。

宮人送了椅子過來,張藝藍坐下纔是看向甄昔皇後道,“臣女來的時候,聽聞皇子們還未曾出林子,不知可否能趕上今晚的年宴?”

甄昔皇後笑著道,“本宮這不是也在等著訊息呢麼,不過想來怕是能的。”

張藝藍也是滿臉的笑意,“若太子殿下能夠旗開得勝而歸,皇上必定龍顏大悅。”

甄昔皇後卻是道,“未必見得就是太子能贏,本宮瞧著其他的皇子都是準備充足。”

範清遙見張藝藍不主動跟她說話,她自不會參合進去。

甄昔皇後坐穩後公這麼多年,難道真的就是看不出張藝藍的野心?

不會,甄昔皇後應當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

但是現在甄昔皇後還能跟張藝藍打太極,明顯就是張藝藍還有利用的價值。

可是範清遙卻絕對不能讓張藝藍嫁給周仁儉。

若張藝藍真的是對周仁儉心生喜歡,她或許還會猶豫。

現在……

真的冇啥可猶豫的。

就是張藝藍單純的想要對暮煙不利,範清遙都不可能點頭答應,更何況如今還明知道張藝藍是想要踩著暮煙的幸福為自己鋪路了。

心裡有了章程,範清遙倒是也不著急了。

一刻鐘後,便是有宮人請皇後孃娘前往正殿了。

百合那邊雖還冇有訊息,甄昔皇後也隻能帶著範清遙和張藝藍一起出了寢宮。

正殿內,已經坐著不少的人了。

其他的妃嬪冇有皇後身份高貴,自是要早早就帶著兒媳過來的。

隻是誰都冇想到,皇後孃娘不光帶著範清遙竟還是帶著張藝藍。

這就是有意思了啊。

愉貴妃還想著被扣鍋的事情,臉色陰沉沉的不想說話。

潘德妃卻是主動開口道,“難怪剛剛臣妾還說冇看見張家二小姐呢,原來是去給皇後孃娘請安了啊,還彆說,瞧著張家二小姐跟太子妃站在一起,倒也是真的平分秋色呢。”

這話真的是……

挑撥離間的不要太明顯。

範清遙自然是不會主動開口回懟潘德妃的,那是僭越。

但甄昔皇後卻冇打算慣著潘德妃,“冇想到潘德妃的性子竟如此急。”

潘德妃,“……”

她急什麼了?

甄昔皇後不緊不慢的坐下shen後,纔是笑著又道,“本來呢,皇子們的私事應當是當母妃的操心纔是,可若是潘德妃如此相信本宮的眼光,不如等過了年,本宮便是跟皇上說說,給大皇子送去幾個妾侍如何?”

潘德妃都是懵了。

這怎麼還扯到這上麵來了?

本來潘雨露就是個大皇子的感情不怎麼好,若是在這個時候送人進去……

二皇子的母妃劉淑妃死死地瞪著潘德妃,眼珠子都是要冒出火來了。

叫你嘴欠!

現在竟是將我兒子都給拖下水了!

再是看潘雨露的神色,自也是好不到哪裡去的。

雖然談不上責怪潘德妃,但心裡卻是不怎麼好受的。

潘德妃哪裡想得到,自己不過就說了一句話,結果就是惹來了這一腦門的官司。

轉眼見皇後孃娘仍舊笑意盈盈的,潘德妃氣得牙差點冇咬碎了。

皇後孃娘還真的是愈發犀利了。

甄昔皇後自然是犀利的,慣了後宮這麼多年,結果誰都是想要在她的頭上放火。

如今鳳鳴漸漸得勢,身邊又有小清遙幫襯著,再是冇了顧忌的甄昔皇後當然不可能再慣著後宮這些白眼狼。

潘德妃被懟了個倒仰,正殿裡的氣氛也隨之僵持了起來。

小輩分的皇子妃們,自是不敢在這個時候開口的。

不過能看著皇後孃娘帶著張藝藍一起出現,所有人還是開心的。

能看見太子妃熱鬨,誰不暢快?

隨著張藝藍一坐下,潘雨露就是主動派身邊的宮人,送過去了一份糕點。

這其中的寓意真的不要太明顯。

張藝藍跟著皇後孃娘才進門,三皇子妃就是關心上了,明擺著拉攏麼。

潘雨露如此做,一是給範清遙難堪,二也是真的有拉攏張藝藍的意思,如今三皇子對那個位置眼紅的厲害,自是多個在身邊就是多一條路的。

隻是還冇等潘雨露得意夠呢,就是瞧著那糕點又是被原封不動的退了回來。

潘雨露不敢置信地看著去而複返的糕點,整張臉都跟開花了似的好看。

張藝藍對於三皇子妃的拉攏,自然是欣喜的,但其中滋味隻有她自己清楚。

就算是被皇後孃娘一同帶進來的又怎麼樣,還不是被太子妃壓了一頭。

如今皇後孃娘抬太子妃抬得明顯,她自己都是冇信心分杯羹,又是怎麼敢收三皇子的示好。

若是還不起,可不是鬨著玩的。

範清遙本打算息事寧人的吃頓飯,結果就是有人鬨騰著不想好過。

既然不想她好過,那就是都彆好過了。

幾乎是很輕很輕的,範清遙就是低低地笑了一聲。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