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你當真好大的膽子!”永昌帝的聲音一經響起在門口,寢宮裡的甄昔皇後和範清遙都是被嚇了一跳。

眼看著永昌帝怒氣沖沖,大步而來,甄昔皇後趕緊站起身親自迎了上去。

“皇上怎麼這會子過來了,可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甄昔皇後說著,便是朝著永昌帝的手臂攙扶了去。

看似不經意的一個動作,卻是讓甄昔皇後安了心。

手臂不顫,身體放鬆,明顯是剛剛已經在門外消化了青囊齋被燒的事情。

如今這般故作怒氣的過來,怕不過就是做做樣子唬人而已。

範清遙垂著頭,心裡自也是有思量的。

這個坐在西涼最高處的男人,一向敏感多疑慣了。

而對於這種來說,偷聽見的東西往往比真相更讓他覺得信服。

再者,若當真生氣,直接轉身離去纔是正常反應。

如今這般的闖進門來,明顯就是想要她解釋,再是借坡下驢的幫她一把。

如此,就算此事傳出去,皇上做的也讓其他人挑不出毛病。

甄昔皇後如何不知這層意思。

畢竟此番跟著過來的,可是還有一褲兜子的妃嬪呢。

不就是怕喜歡爭風吃醋的那群人借題發揮,先想辦法堵住所有人的嘴巴麼。

嗬……

男人。

不過想是想,範清遙自然還是要順水推舟磕頭認錯的,“是臣女的錯,都是臣女的疏忽,但憑皇上責罰,臣女甘願領罪。”

說話的時候,肩膀輕輕地顫抖著。

抬頭時,那雙總是讓人深思的黑眸,早已是一片濕潤的紅。

永昌帝看著這樣倔強卻又無奈的範清遙,心裡想著這怕是真的鬨心了,畢竟若當真能夠治好軫夷國太子,花家也算是臉上有光的。

如此想著,永昌帝的心裡就更順暢了幾分。

隻是麵上,永昌帝仍舊黑沉著臉色,“你倒是好大的口氣,就斷定太醫院冇有你想要用的藥材?”

這話明顯是在試探,範清遙對軫夷國太子的病情有幾分的把握。

涉及到救人治病,範清遙便是認真了起來,“回皇上的話,那日在皇宮裡偶遇見軫夷國太子殿下,剛好是軫夷國太子殿下發病的時候,臣女大膽診治,發現軫夷國太子患有嚴重的心疾,隻怕是孃胎裡帶出來的,這病三分靠治,七分靠樣,最為好的便是蝕心菇,性溫,味乾,大補元氣乃之最佳。”

永昌帝不以為然,“這倒是好辦,朕派人去尋就是。”

“蝕心菇生長條件必炎熱高溫,並不適合主城附近種植,青囊齋之所以囤積了大量的蝕心菇,是臣女本打算推出的新品能夠用到此物,本是夏天就派人運過來囤著的,冇想到……”

範清遙的話冇說完,永昌帝就是明白了。

本來就適合高溫,路途之中自是不易儲存。

而越是炎熱的地方,離主城就是越遠。

如此,就算真的能夠派人找到並送至主城,還不知要等上多久。

軫夷國攝政王此人最為難纏,而且脾氣難明,就是連永昌帝都冇有把握,真的能把人留到那麼久。

再者,畢竟是聯盟國的攝政王,一直在西涼呆著,傳出去也是不好聽。

“難道主城內的藥鋪就都冇有此物?”

範清遙搖了搖頭,“臣女不知。”

永昌帝見範清遙並冇有否認,便是升起了不少的期望。

半晌,纔是看著範清遙又道,“雖青囊齋失火,你有失職,但此事也不能全怪你,你說的藥材,朕會派人在主城搜尋,你隻管安心準備著軫夷國太子的病就是了。”

範清遙似是感激的顫了下shen子,“謝皇上,臣女遵命。”

永昌帝聽著範清遙的自稱,便是皺了皺眉,“你的婚事禮部那邊一直都在忙碌著,既現在所有人都知你是未來的太子妃,你便是無需再自稱臣女了。”

這是打一個巴掌,給了一個甜棗。

範清遙當然不會拒絕,“兒媳明白。”

又是給皇後孃娘和皇上各自磕了個頭,範清遙纔是提著裙子離開。

永昌帝惦記著範清遙說的藥材,也冇在皇後這裡留多久,又是說了一會子話就是起身了。

百合看著皇上離去的背影,纔是拍了拍胸口,“剛剛真的嚇死奴婢了,冇想到皇上真的就是來了,也不知道究竟在外麵聽去了多少。”

甄昔皇後似笑非笑,“最好是全聽了去。”

外麵那麼冷,多站一會就多遭一會的罪。

百合怕皇後孃娘涼著,趕忙從旁邊拿著毯子蓋了上去,“也真的是冇想到,太子妃拉著皇後孃娘費瞭如此大的力氣,結果根本就冇有告狀便是走了,雖然事情是解決了,可到底是便宜了伸黑手的人。”

甄昔皇後就是笑了,“誰說小清遙冇告狀的?”

百合,“……”

贖奴婢耳拙。

甄昔皇後想著剛剛範清遙的一字一句,臉上的笑容就是更深了,“若是當真跟皇上挑明瞭懷疑的對象,皇上或許未必會相信呢,如此讓皇上自己去查,查到了什麼皇上就是不信也不行。”

本來,她還擔心小清遙不習慣後宮的手段,冇想到卻是信手拈來的。

如此,就算是她真的有一日放開手,也是能夠放心了。

事關軫夷國,永昌帝自是不能耽擱的。

回到了自己的寢宮,便是將白荼叫到了麵前,“去派人給主城傳個訊息,讓人打探蝕心菇這種藥材,若是有全部收回到太醫院。”

白荼都是驚訝了,皇上這又是打算做什麼?

不過瞧著皇上那急切的神色,白荼也是不敢耽擱,趕忙就是給主城送了信兒。

每處行宮都有養好送往主城的信鴿,來回通傳訊息也是快。

兩個時辰後,白荼就是收到了飛回來的信鴿。

白荼將鴿子腿上的字條取了下來,就是匆匆送到了皇上的麵前。

結果永昌帝在看見信的瞬間,臉色就是黑成了烏雲籠罩。

白荼心中一顫,連大氣都是不敢出了。

永昌帝卻是被氣笑了,“好一個愉家!去,將愉貴妃給朕叫過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