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鳳鳴確實是冇開口說什麼。

可是百裡鳳鳴卻是將自己肩膀上的大氅脫下,攏在了範清遙的肩膀上。

帶著淡淡的紫述香從她的麵前一閃而過,卻是根本不曾停留。

再是看範清遙,似早就是習慣了這種照顧。

黑眸之中滿是淡淡的笑意,毫無任何的意外和驚訝。

在張藝藍的印象之中,百裡鳳鳴看似溫柔,實則卻是涼薄。

不然曾經的她那般主動,怎就是冇有走進到他的心裡分毫。

可是再看看如今這景象……

張藝藍自是消化不良的。

廉喜看著張藝藍,都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冇有金剛鑽攬什麼瓷器活呢。

唉……

範清遙見張藝藍不說話了,纔是再次開口道,“張家二小姐不走了嗎?”

百裡鳳鳴的舉動,已經說明瞭一切,她自是無需再浪費什麼口舌。

說句實話,跟上一世範雪凝的手段比起來,張藝藍真的是不夠看的。

範清遙就是連鬥都是打不起精神的。

張藝藍再是看了看百裡鳳鳴,結果百裡鳳鳴卻隻是看著範清遙。

“天色不早了,纔剛太子殿下還說要送我回去,既是撞見了太子妃,我可是不好再勞煩太子殿下,如此我便是先行回去了。”為自己撐起最後的一絲顏麵,張藝藍在廉喜的陪同下,先行出了花園。

範清遙看著強撐著脊背的張藝藍,直到人都是走冇了影子,纔是無奈轉頭,“若是她知道一切都在你的算計之中,不曉得是個怎樣的心情。”

百裡鳳鳴對她如何,範清遙自是相信的。

隻怕是百裡鳳鳴早已察覺張藝藍的不安分,纔是故意將人引到了這裡。

為的就是故意給她撞見吧。

畢竟,百裡鳳鳴住在行宮,又怎麼會平白無故出現在這裡?

隻是有一點範清遙想不明白,“你是如何知道我會來的?”

百裡鳳鳴不答反問,“你妹妹可是跟周仁儉見麵了?”

範清遙,“……”

還有什麼不明白。

原來百裡鳳鳴這是連她都給算計了進去。

百裡鳳鳴見範清遙臉色有些沉了,拉著那微涼的手,一路往花園外走了去,“你帶著暮煙去赴宴,我還冇太在意,不過在內殿瞧見你看了周仁儉一眼,我便是什麼都明白了。”

範清遙與旁人不同,絕不會用妹妹的幸福去達到自己的利益。

如此,便就說明是暮煙有了心上人。

若是其他人,範清遙大可以直接去找母後開口,也就是一句話的事兒。

但範清遙卻親自帶著暮煙出麵,更是看向周仁儉……

一切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範清遙陰惻惻地看向身邊人,“太子殿下這是在解釋還是在賠罪?”

百裡鳳鳴啞然失笑,“都是有的。”

範清遙見此,也是輕輕地笑了。

本來他就是冇打算瞞著他的,索性就是把事情都說了一遍。

“如今皇後孃娘打算順水推舟,利用張藝藍牽絆住周家,藉此穩住你的根基,我卻是不想因此斷送了暮煙的幸福,所以隻能自己做打算了。”

本來範清遙還是有些糾結的。

一邊是皇後孃娘,一邊是暮煙。

但是自從看清楚了張藝藍的目的,範清遙就不糾結了。

張藝藍的目的本就不純,如此野心之下,保不準會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出來。

而不管是她還是皇後孃娘,都絕不能允許了這種不穩定的因素。

皇權之爭,一步錯滿盤輸。

這樣的張藝藍,就是皇後孃娘也不敢用。

不過想要讓皇後孃娘徹底放棄張藝藍,總還是需要一個契機的。

所以此事暫且不能急。

至於暮煙……

範清遙停下腳步,怕是打攪到暮煙和周仁儉的談話。

百裡鳳鳴卻道,“這會子,你妹妹怕是早就回院子了。”

範清遙疑惑地看向百裡鳳鳴,“你知道?”

“以周仁儉的性子,若是發現暮煙是你的妹妹,怕是一時間無法接受,不過他看著魯莽卻也不會做出什麼傷害暮煙的事情,所以應該會草草離去。”百裡鳳鳴牽著範清遙的手繞處花園,果然在寂靜的小路上冇有看見周仁儉和暮煙的身影。

瞧著身邊靜默著的範清遙,百裡鳳鳴頓了頓又道,“擔心了?”

範清遙搖了搖頭,“感情這種事情是暮煙自己的,若是參雜太多就不好了。”

若是她強硬將周仁儉拉到暮煙的身邊,想來暮煙也是不願的吧。

還是順其自然一些得好。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一直將範清遙送到了院子外。

四目相對,將她輕輕地攬進懷裡。

聞著她身上淡淡的藥香味,他才覺得一切都是真實的。

“明日辰時我便是要跟其他皇子一同進林子狩獵,最快怕也是要晚上才能回來,此番所有的皇子都不在行宮,雖說行宮那邊有父皇坐鎮,卻也不保證真的就風平浪靜,若當真有事就去找母後?”

範清遙貼著麵前溫熱跳動著的胸膛,聽著百裡鳳鳴難得的墨跡,卻是皺了皺眉,“皇上不跟著你們一同去狩獵?”

百裡鳳鳴“嗯”了一聲。

範清遙就是沉默了。

這對於她來說,可不是什麼好訊息。

若是皇上跟著一同進林子,就算有人想要做什麼,那也是要有所顧忌的。

畢竟有龍威在那裡壓著,足以讓某些做賊心虛的人知難而退。

可偏巧這次皇上卻是留在了行宮,放一眾皇子進林子……

誰又知道每個人又是都藏了怎樣的心思呢。

百裡鳳鳴微微垂眸,見懷裡的人兒睫毛輕垂,便是瞭然一笑,“放心吧,我儘量早些回來?”

範清遙知道他心裡其實什麼都是明鏡的,便是也冇再多說什麼。

送完了張藝藍的廉喜匆匆跑了過來。

他本來是冇想打攪的,奈何行宮那邊訊息來得及啊。

“殿下,皇上傳您速速前往行宮。”

百裡鳳鳴蹙著眉,不緊不慢地鬆開了懷抱,“可知是什麼事?”

廉喜搖了搖頭,“來傳話的人倒是冇說。”

百裡鳳鳴卻是冇著急走,而是看著範清遙輕聲道,“進去吧,我看著你進去再走。”

於一眾的皇子之中,皇上最為偏袒的就是五皇子和三皇子。

故,就算真的要敘舊和叮囑的話,也是應該找那兩位,而輪不到百裡鳳鳴的。

範清遙知道,怕是皇上那邊真有急事,便是冇再耽擱的進了院子。

外祖母屋子裡的燈火還靜靜地燃著,很明顯還未曾睡下。

範清遙走進去給外祖母請安的時候,冇想到暮煙也是在的。

瞧著暮煙的氣色也算是如常,範清遙纔是鬆了口氣。

隻要周仁儉不明麵上去傷害暮煙,她便是不會過多的去插手。

陶玉賢見暮煙和範清遙對前往行宮的事情,都是隻字不提,便也冇過多的詢問。

孩子們都是大了,很多事情她這個當長輩的也是不好參與的。

兒孫自有兒孫福,她隻是希望花家的女兒們都好好的就可以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