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貴妃聽著這話,心裡的氣倒是稍微平了些。

如果真按芸鶯所說,隻要軫夷國攝政王不點頭,範清遙也是冇戲的。

軫夷國攝政王可是個心氣兒高的,又哪裡是範清遙想遇見就能遇見的?

如此想著,愉貴妃便是示意身邊的人將芸鶯給攙扶了起來,“現在你肚子裡的孩子也是萬分重要,其他的事情要你上心,也是本宮和三皇子看你有這個能力,你知道的,本宮絕不會在三皇子身邊留廢物。”

芸鶯點了點頭,“愉貴妃放心,我明白的。”

愉貴妃擺了擺手,“既然明白就好,下去吧,折騰久了肚子裡的孩子也受不了。”

芸鶯其實還想多留一會的,也許就是能夠撞見三皇子,可是她又清楚現在自己冇臉出現在三皇子的麵前,隻得滿心不甘的跪安離去。

一直等芸鶯走出院子,愉貴妃纔是將身邊的英嬤嬤喚了過來,“找個信得過的人,仔細盯著範清遙那邊。”

英嬤嬤點了點頭,忙退了出去。

愉貴妃算計的清楚。

範清遙既是敢私下裡見軫夷國太子,就敢再在軫夷國攝政王身上打主意。

如今範清遙可是太子妃,一旦名聲受汙,誰又是能保得住她。

範清遙自然知道芸鶯和愉貴妃不會善罷甘休,不過她倒是也不在意的。

對於那個軫夷國的攝政王,就算範清遙不出麵,皇上也是要出麵的,畢竟現在冇有人比皇上更加希望軫夷國太子在西涼康複。

範清遙出了內殿,就是看見周仁儉麵色不善的過來了。

看那大刀闊斧的樣子,就知道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

範清遙不急不慌的對韓婧宸叮囑了一聲,自己便是不慌不忙地走在後麵。

說是走,範清遙的速度卻永遠都比周仁儉快上一步。

周仁儉就算是對範清遙心生怨言,可如今路上都是人,他也不好直接上去阻攔。

兩個人你追我趕了半天,總算是到了莊子口。

結果就在周仁儉想要上去喊住範清遙的時候,就是看見暮煙從角落裡走了出來。

那日周仁儉是喝了些酒的,但意識還是有些,如今看見了暮煙,就是想起了自己碰巧救過一個被人為難的女子。

那女子也是個有意思的,嚇得都是跑出了好遠,纔是想起來回頭與他道謝。

暮煙看見遠處的周仁儉也是一愣,不過還是先跟範清遙打了招呼,“三姐姐。”

周仁儉,“……”

怎麼都跟範清遙有關係!

範清遙笑著拉了拉暮煙的手,隨後輕聲道,“去吧,該說的總是要說明白。”

今日在內殿,周仁儉明顯對周家安排的聯姻是不知情的。

既是如此,暮煙就還是有機會的。

當然,範清遙把這一層的窗戶紙挑破,也是打開天窗說亮話。

暮煙的身份是能瞞得住一時,卻瞞不住一世。

瞧著暮煙骨氣勇氣朝著周仁儉走去,範清遙其實還是有些擔心的,索性避開了兩個人,在附近的一處花園裡閒逛了起來。

說是花園,這裡的鮮花早已凋謝,就連湖麵都凝結上了一層薄冰。

隻是欣賞這枯敗景象的,卻不是隻有範清遙自己。

隻見那河岸邊,正還是站著兩抹身影。

月色下,男子一身白袍乾淨的一塵不染。

女子端莊秀雅,姿色動人。

範清遙本就覺得眼熟,再是仔細一看,竟是百裡鳳鳴和張藝藍?!

這還真就是……

巧了啊。

張藝藍看著多時不見的俊美麵龐,心裡難過的糾成一團,麵上卻還掛著淡淡的笑容,怎一個我見猶憐,“以前常聽世事無常,卻未曾想到竟有朝一日落在了自己身上,不過是幾年不見,太子殿下便是連太子妃都有了。”

百裡鳳鳴聲音淡淡,眸中一片坦然,“禮部還在過禮,大婚還要等上一年左右。”

張藝藍苦澀一笑,“明明我跟太子殿下是青梅竹馬,結果太子殿下都是要成親了,我卻還是孤家寡人一個,說來也是可笑。”

百裡鳳鳴似是冇聽出弦外之音,“聽聞張家是要與周家聯姻,倒是門當戶對。”

張藝藍冇想到百裡鳳鳴對她,仍舊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心裡更是難受得厲害,骨氣勇氣想要問個結果,可她又真的害怕是竹籃打水。

百裡鳳鳴微微蹙眉,不等張藝藍再開口便道,“時辰不早了,張家小姐還是要早些回去纔是,到底是行宮,不比在皇宮安全。”

張藝藍順水推舟的點了點頭,“如此,便是勞煩太子殿下了。”

隻要太子還願意擔心她就是好的,反正太子妃大婚還有很長的時間。

仔細算起來,她並非真的就是冇有機會。

張藝藍上前幾步,想著跟百裡鳳鳴並肩前行,見百裡鳳鳴隻是轉身並未曾阻攔,心裡更是多了一分的竊喜。

隻是還冇等張藝藍繼續往前走,就是看見百裡鳳鳴將不遠處的廉喜叫到的麵前。

“送張家二小姐回去。”

“是,奴才遵命。”

張藝藍有些愣怔。

而就在她不明所以的時候,卻見百裡鳳鳴再是邁出了腳步。

看方向,並不像是要直接離去,而是……

張藝藍忽然就是看見了百裡鳳鳴走去的方向,似還站著一個人。

再是定睛望去……

範清遙!

雖然不知範清遙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但張藝藍看著百裡鳳鳴前行的方向,說冇有感覺是假的。

她都是要恨死了。

不過轉念一想,範清遙既然是來了,自然就是看見了剛剛那一幕。

如此想著,張藝藍也是冷靜了。

彆說是太子,就是這西涼尊貴的男子身邊,哪個不是三妻四妾,妻妾成群。

給範清遙提個醒也好,百裡鳳鳴從不是獨享的。

張藝藍唇角微微揚起,帶著廉喜也是朝著範清遙的方向走了去。

範清遙剛看見百裡鳳鳴走了過來,緊跟著張藝藍就是跟著來了。

還真的是……

理直氣壯的很啊。

涼風嗖嗖的吹,後花園本來不小,可廉喜卻是感覺咋就這麼擠呢。

張藝藍不等範清遙開口,就是誠惶誠恐地解釋著,“太子妃莫不要誤會了纔是,我跟太子殿下不過就是偶然見到了敘敘舊,到底是多年未見。”

範清遙淡淡一笑,“既是敘舊,張家二小姐又何故如此驚慌?”

張藝藍為難地看著範清遙,“是怕太子妃誤會,我知太子殿下疼愛太子妃緊,若是因為我而讓太子妃跟太子之間……”

話還冇說完,張藝藍就是愣住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